SAP等死
963
2020-10-27 17:13    文章来源:阿朱
文章摘要:在企业软件时代,美国有Oracle ERP,欧洲有SAP ERP


在企业软件时代,美国有Oracle ERP,欧洲有SAP ERP。SAP ERP发源于德国强大的工业,所以强于生产制造为核心;SAP ERP发源于小国林立的欧洲,所以SAP ERP强于一套软件的国际化特性。而Oracle ERP发源于美国强大的全球产供销研布局,所以Oracle ERP强于供应链为核心;Oracle ERP发源于美国强大的全球产供销研布局,所以Oracle ERP强于全球化特性。一个国际化,一个全球化,嘿嘿嘿。很多人傻傻分不清,老是等同。

而中国,特别擅长模仿,能在现有工业科技框架内,做到自主,这样就可以做到规模最大、成本最低。这是中国作为制造大国以致以后升级到制造强国的特点。中国从制造衣服到制造家电,乃至未来可以自主制造手机芯片(信息时代的瑰宝)、大飞机(工业时代的瑰宝),把美国现在会的重做一次。然后美国以智能新能源汽车为主线,开启下一个新时代:万物智能万物互联时代。这是集工业+IT业+通信业的世界最复杂最集成最顶端的瑰宝。不知道中国这样的大一统特点能产生怎样的特色ERP?我总觉得有这个特色机会。

当然,企业软件时代已经过去。现在是云计算+SaaS的时代。

欧洲这次既没有跟上云计算,也没有跟上SaaS。

SAP的营收,在2000年以后,SAP美国的营收已经高于SAP欧洲营收。所以SAP运营中心,一直分开美国、德国两个大基地。所以,2002年,来自美国的孟鼎铭加入SAP。2010年,SAP向云服务时代转型,孟鼎铭成为SAP CEO。孟鼎铭发挥美国人的通用玩法,通过资本并购,收购了Ariba、Hybris、SuccessFactors、FieldGlass、Concur等一批SaaS公司。注意,这些企业都是美国企业。这是典型的美国、德国划江而治啊。作为咱们吃瓜群众中国人,自古看惯了这个套路,所以咱们自然能明白会发生什么。

果然,2019年底,孟鼎铭离职。孟鼎铭指定的云BG掌门人,也是2010年加入SAP的美国人詹妮佛也随之离职。SAP由1999年一毕业就加入SAP的德国人Christian Klein担任CEO。

Christian是SAP软件BG掌门人,曾经也担任过SAP服务掌门人。大家都知道,SAP的主营收是软件产品License费和产品服务费。

SAP作为一家由企业ERP应用发起的厂商,一直不甘底层使用Oracle数据库。于是,2010年也开始自己搞HANA大数据平台,近几年SAP的营收其实主要是靠HANA在牵引。可惜,HANA只擅长OLAP不擅长OLTP。而且更可惜的是,云数据服务崛起,君不见Snowflake的崛起。

SAP云应用业务掉地上、HANA大数据技术产品掉地上。SAP进入存量市场阶段。

2020年,SAP云业务营收大跌。

2020年,SAP股价大跌。


Otacle和SAP同为ERP厂商双雄,他们具有风向标作用。

Oracle营收比SAP大。毕竟Oracle除了ERP业务以外还有数据库、中间件、服务器业务。

但Oracle在2020年也发生了一件事:Salesforce市值超过了Oracle。

历史一旦翻转,将永不回头。这代表,SaaS商业模式时代真正结束了软件商业模式时代。

虽然Oracle做了很多自救的工作:比如说激进地停止销售软件ERP,只能销售云ERP。比如收购中小企业云ERP:NetSuite。

在云ERP市场,是个按大中小划层的切割市场,如小微云ERP Xero、小型云ERP Intuit、中小型云ERP NetSuite、中型云ERP SAP ByDesign、大型云ERP SAP S/4 HANA。

这不同于Salesforce,以营销云-电子商务云-销售云-客服云-社会化协同云,一套通吃大中小企业。无他,因为这是企业外部经营云,不是企业内部管理云。君不见,可口可乐和小商家都同用一套天猫平台。但显然,可口可乐和小商家不可能同用一套ERP。这就是本质。很多人不知道这个本质。

Oracle身在美国,处于SaaS战争第一线。所以Oracle在今年市值低于Salesforce的时候,大家对SAP还没感到什么。

现在时候到了。

微软转型云,是大家最津津乐道的。你看,并不是只有原生云公司才能成功吧,微软这样的软件时代的巨头,也能转型成功。

所以大家对传统软件巨头向云转型的厂商,仍然抱有高市值期望。

微软转云的舵手是萨提亚。萨提亚在被提升为微软CEO之前,是微软Bing业务的掌门人。Bing是世界上第二大搜索引擎,赚的是广告费。这和微软的软件产品、软件商业模式格格不入。

另外,作为一家纯软件资产、成本、利润的公司,其实对硬件资产与成本是有天然的不了解与厌恶。我有个朋友,过去创业搞智能硬件,开个模需要一个月,改一改模具就需要三个月。这对于软件出身的他对此很不理解。后来他卖了公司,又开始搞自己最熟悉的软件去了。软件人是很难理解硬件模式的。

所以我很佩服微软,软件人居然能服得下硬件重型资产和重型流程模式。微软在搞云计算之前,微软就拥有了Surface电脑、XBOX游戏机、Kinect硬件,后来还并购了诺基亚手机业务。这都是硬件。

除了新增的不动其他人利益的Azure云业务成功以外,萨提亚最成功的是把Office软件改成云订阅商业模式。这才是真正的转型。

Office 365:

在线用户注册

在线支付付款

持续订阅付费服务收费模式

双存储:可本地存储,可云端存储

别看阿里云和新浪云在2009年就开干了,别看七牛、青云、UCloud在2011年就创业了。但中国云计算行业真正百舸争流是在2016年。那一年,AWS和AZure都曲线进入中国,中国IT厂商、互联网商电子商务商零售商、金融和电信厂商,全都进入中国云计算市场,一时妖魔乱舞。然后每年加码跟进。

从2016-2019这三年,中国云计算巨头不断收割中国互联网行业。要知道2016年抖音才成立。

经过3年收割,中国互联网企业,都被中国云巨头收割的七七八八了。中国云巨头从2020-2023这三年开始重兵收割传统企业,这是最难啃的。

先啃和互联网业接近的第三产业服务业。医疗、教育、金融、电信都是服务业。正好2020年全球疫情、医疗、教育的在线化和云化成了核心诉求,第一场传统企业之战完成。接下来,中国的银行机构正在从零售银行要成为开放式银行,这是第二战。

我过去老说,一个事情必须三大战役才能成仁。你看阿里云打了:聚石塔、众安保险、12306。钉钉打了:学习强国、2020在线教育,还差一战。而中国云计算传统市场收割,还差一战,那就是:数字中国。

数字中国,习大大在前不久的福州数字中国大会上发言,已经明确啥叫数字中国。数字中国就两条线,一条线是以中央地方协作为抓手搞垂直拉通中央部委-省厅-市局,一条线是以方便民生网上一键办事为抓手搞横向拉通各局部门,各级大数据局来主抓落地。而这,正是云计算发挥的场景。

其实2020年发生了好几件事,大家没发现:第一件事情是中国工信部下属的信通院发布报告,中国公有云市场份额首次在2019年超过私有云市场份额;第二件事是所有云计算巨头厂商都不约而同聚焦公有云,把私有云交给投资的合作伙伴来搞;第三家事情是华为任正非内部指示:华为停止销售高斯数据库软件,一律改成公有云服务提高。华为不能再走华为业软BU的老路了,虽然华为业软曾经一万多人营收几十亿,但一点用都没有。

我前几天在朋友说说了一个笑话,我说百度吃都吃不上一口热乎的。人家中国云计算巨头都在搞私有云的时候,百度在坚持公有云。等大家发现私有云路数是坑大家都开始坚持公有云了,反而百度开始发力私有云。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