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HHOGene主创谈GPods设计理念:用耳机“播放”光
2555
2023-01-04 13:09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摘要:耳机,是在人身上停留时间较长,最为普及的硬件之一。

耳机,

是在人身上停留时间较长,最为普及的硬件之一。

但它只能够是黑色,或者白色吗?

以及,播放我自己喜欢的音乐时,

我的耳机是否能够配合音乐,和我当天的着装、心情一同变化?

作为一个每天佩戴耳机2小时以上的深度用户,我想拥有一款耳机:

它有足够的待机时常给我安全感;能够有丢失找回功能;并且足够“美”,比如可以变幻颜色。

我过往的采访对象,无招在2021年7月成立了全新的团队:HHOGene,这家坐落在杭州,绝大部分由90后成员组成的创新公司推出的第一款产品,满足了我的想象。

HHO在杭州离西溪湿地不远的一座园区里,富有特色的大会议室被打造成了日式榻榻米的风格,脱下鞋子静静坐下来,窗外的一屏竹篱映入眼帘,鸭黄色的灯光让人放松。 

这里,诞生了国内首款无线蓝牙LED耳机GPods。

这款定价129美金的耳机,今年11月份开始向北美市场出售。据了解,2023年2月后,GPods亦将在国内同步发售。 

如果GPods被记住,首先会是其哪一个特质?

主创团队对我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它是会发光的!”

“像阳光一样,太阳一样,发出你的主张。让你与众不同。”

我们今天对于光的理解和应用,能够发挥到何种程度? 

是否可以让光变成信息传递情感、个性和主张? 

比如,你变成海的颜色、树林的颜色、酒吧的颜色、公司的颜色、沙漠的颜色。甚至,当你穿着上下身不同颜色的衣服时,耳机可以成为渐变色。 

这些颜色,和你融合在一起。 

我不敢说,这种变色的“表达”方式适合于每一个人。但确实在使用了苹果耳机很久之后, 如果你对精微的美感有所追求,打开GPods的耳机盒,当它第一次用闪了闪光的颜色和你say hi的时候,那是心动的感觉。

GPods支持近30万种不同的照明组合。我喜欢它的标语:Dare to shine。在佩戴一段时间后,习惯了耳机会发光,我甚至觉得这种光不是为了向外界展示而“shine”。回归简单,就是因为我自己的喜欢,因为美或者“好看”、“好听”,本来就带有独特的个人风格。而最重要的是,自己首先是否能够沉浸其中并感动自己。 

GPods通过App实现颜色变幻 

GPods功能 

实际上,我想Dare to shine这句话里,Dare这个词很有力量。是否有一款耳机或者事物,能够支撑我们去勇敢的表达自己。我想这是GPods主创理念给我的另一个启发。 

音乐不同,心情不同,耳机不应该发光吗?难道不应该非常勇敢地去表达我们自己的思想吗? 

当然,“表达不同”是否有商业空间?这需要理性地思考。我觉得,有一个例子是,今天苹果已经把手机做到极致,我们仍然需要手机壳——把手机越包越厚,这说明我们对表达有很大的个性化需求。 

这里要补充,GPods还能够实现耳机壳的变化(官网有出售),以及通过拍摄照片自定义耳机发出的光线颜色。 

GPods官网出售的不同耳机壳 

GPods与苹果耳机的重量相当,通过算法去噪来实现了电池重量上的平衡。主创团队告诉我,在Led闪灭的频度上采用了时钟算法,使其能够在听音乐全亮的模式下,使用约15小时。充电器采用了快充模式,十分钟能够充满60%的电量。

今年5月初,HHOGene在Indiegogo上发起众筹活动,不到1.5小时就筹得5万美元。其中,光效和“HHOGene”应用程序令用户印象深刻。第一批用户覆盖了欧美25-35岁左右的学生、音乐、艺术工作者成为第一批主要购买人群。 

之所以在拿到这款耳机后,我非常喜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觉得HHOGene找到了耳机的新特性:对发光给予了个性化的支持。 

耳机的发光能够由用户通过HHOGene的App自己设定,因为每天至少变幻一次光的颜色,我会至少打开App一次。长远看,HHOGene可以接触到自己的用户,作为用户我甚至有意愿在App上分享我自己的风格和颜色设计,其实App相当于帮我记录了一次我的创作。在更远的未来,GPods是否能够根据我这样的用户反向设计、生产和销售产品?

除此之外,GPods耳机采取了hhogene.com官网直销的方式。众筹和海外市场一旦成功,就意味着中国耳机可以卖到超过100美金的价格。足够的收入能够支撑更大的创新。 

最后想说说GPods耳机充电舱的表面凹凸起伏,模仿的是水的流动。HHO整个团队所有人的花名都是用水命名,无招给自己起了个新的名字:三江源。包括公司的名字HHO,也与水密切相关。 

HHOGene的主创团队曾经是阿里旗下钉钉的创造者,在数字化领域服务过接近亿的用户以及超过1700多万家企业。 

一个在国内被鲜明标签上“TO B”的团队,为什么要做一款会发光的蓝牙耳机,主打TO C市场,这是作为TO B记者我最好奇的。 

曾经,我一直认为,关于光、颜色、音乐(以及耳机),这些好奇应该属于TO C或者艺术的范畴,但我没想到HHO帮我打破了这个认知的藩篱。 

我当下的结论是,B和C本质上并没有界限。无论是B还是C,今天都需要在渠道上,直接触达消费者,Online营销成为必须。也因此,国家也不应该成为市场的界限。 

以我对这位曾经专访过多次的采访对象的理解,无招要做的绝对不仅仅是这一款耳机。未来他会把自己对于数字化的理解怎样和这款耳机结合起来?以及HHO在耳机这个已经红海不能再红海之处做到的经验,是否可以获得足够高的利润,这条路本身是否是中国企业可以探索的一道光?

中国高科技企业面对全球市场仍然处于很初期的探索阶段,HHOGene如何从市场和品牌做出示范?‍‍‍‍‍‍‍‍‍‍‍‍‍‍‍‍‍‍‍‍‍‍‍‍‍‍‍‍‍‍‍‍‍‍‍‍‍‍‍‍

除此之外,中国的数字化到底需要什么?内部协同,管理意识提升?上下游产业链之间的效率提升?品牌的提升,市场的拓展带来创新空间? 

Beats、Boss、iPods,传统耳机从一百元到一千多元,翻出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价格,基础都是创新。但是,今天大量的企业内卷,使得多数企业甚至软件制造商重复、低效。 

如果我们进入低纬度的比拼,就会缺失创造力;恶性竞争会夺走利润空间。 

如果没有人敢于主张,我们可能会错失一个时代。但敢于主张,就要对技术、对潮流、对趋势有判断。要敢于找到高利润模式。

HHOGene 仍然秉承了一点无招团队此前的风格——面对消费者。曾经多次采访中,无招总是不自觉地提到走到企业用户之间,去面对企业用户做产品调研。最终,数字化的价值之一是可以实现每个人的个性化,让每个人享受个性化带来的愉悦。愉悦为美。

在杭州再次见到无招和他的团队,他们显然更纯粹,更加安静,也带有一种松弛感。 

在HHO的办公楼里还有一层是近一个二十平米左右的空间,四五只猫在里面自由自在地大摇大摆,灯光依然是温馨的,一朵灯被设计成了白云的形状。一只白色的小猫当天刚刚做了节育手术,他依然在这个王国里上蹿下跳。就连木质的猫舍,都镂空刻着“HHO LOVE”。 

在结束钉钉的工作之后,无招曾在中国走了一圈,大概五万多公里。是真正走了一圈,是坐车,不是坐飞机。孙悟空一个筋斗云十万八千里,也恰好是五万多公里。中国的省市县乡村互联网全部情况,他用自己“无招”式的方式,认真跑遍山东、四川、湖南三省全境,广东省一部分。还不包括去的单点城市,如新疆。 

即将离开HHO办公室的时候,我问了无招,现在的他认为什么是“主张”? 

无招告诉我:“主张是你认为这个世界该有的样子。你可以有自己的主张。你要有自己的主张。”

我很好奇,他现在做的事情和此前他对TO B的观察是否一脉相承? 

“TO B和TO C并没有严格的界限,依然沿用着对用户的观察。保持认真地观察,对市场的观察,对用户的观察。用户的声音是说不出来的,是观察出来的,是那些不自然的不对的细节。”

“应该面向用户定义潜在需求,这就需要产品经理最核心的能力:洞察力和定力。如果不快乐,不苦中作乐,即使有洞察力也不会有定力的。创业者要做有意义的事,要相信并坚持。”

“人也要观察,企业也要观察,企业观察的本质是观察人。只是企业是不同的人组成的,是一群人组成的,你的观察是这一群人有什么样的问题和机会。只是TO B的复杂在于人际关系、组织关系、组织结构。TO C认真做,不同国家文化和层级角度不同也有区别。”

在HHO的官网介绍中,有一句话: 

“HHOGene坚信,每个人的存在都是独一无二的。 

无论你在哪里,都有属于你的“光”。 

像GPods一样,敢于发光。” 

真正理解用户,抵达用户。中国人不是只能做一百元的耳机,中国人也可以做129美元的耳机。 

GPods才刚刚开始。 

GPods海外用户测评截图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