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洛可可贾伟,谈与HHO Gene合作、真痛点和 如花
2963
2023-03-04 14:27
文章摘要:在HHO Gene 的 GPods耳机发布会现场,洛可可创新设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贾伟一身休闲装,非常有精气神地坐在HHO Gene创始人无招的左边

采访、撰文|宇婷

在HHO Gene 的 GPods耳机发布会现场,洛可可创新设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贾伟一身休闲装,非常有精气神地坐在HHO Gene创始人无招的左边。

这位宁夏企业家,曾经带着无招一起回到他的老家徒步。那是无招刚刚不做钉钉总裁的时候,也是两个人沟通非常频繁的时期。贾伟觉得无招是一个英雄型的人物,但那个时刻他想带上无招在戈壁的广袤无垠中,感受个人的渺小,和大自然疗愈一切的魅力。

“我自己也经常这样疗愈我自己。”虽然他掌管着集团企业,也囊括了全球多个设计大奖,但生活的磨炼和过往,让贾伟依然真诚且踏实。

“人有的时候会因为自己的强大,变得刚硬和Power。但是Power的另外一面恰恰是脆弱。敬畏自然,因为大自然会给人巨大的冲击,让人觉得自己是渺小的。这种渺小不是觉得自己不好,而是拥有一颗敬畏之心。”

洛可可创始人、董事长贾伟,在2016年,创立了洛客;2018年,创建了水母智能。他曾经因为设计出55度杯,能降温的杯子,被众所周知。也曾在一年之内,遭遇公司大楼失火、家人病重、合伙人贪污等坎坷。

访谈的时候贾伟接了几个工作电话,有和下属商量新的发布会,有关于内部岗位调动。其中一个电话里,他柔和地劝下属:“你不要急,你不要急。”

今年,属于他自己重要的事情之一是“如花在野”展览。这一展览将在7月14日-10月6日,在上海宝龙美术馆举办。

提到“如花”,这个他自己创作的元宇宙IP形象。贾伟会侧过头去,露出小孩子一样的深情。他觉得如花(艺术)可能是伴他人生的另一场浪漫。

商业是跟外面对话,跟客户对话,跟用户对话,跟媒体对话,跟团队对话。如花,是他画出了自己内心的那个“我”,与自己对话。

有人问贾伟,这个女孩是不是他老婆?他女儿?怎么他心中是个女孩呢?

贾伟开玩笑:“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形象,可能是石头、可能是怪物,我心中是这么一个女孩。”

对于这个女孩,他说一点都没有修饰,她的头发代表了岁月,白色的头发代表流逝的时间。

1、为什么要与HHO合作

宇婷:如何评价HHO GPods这款耳机?

贾伟:从功能和情绪价值两个角度进行评价。这款耳机在情绪价值方面表现出色,能够带给人们深层次的愉悦感、被认可感和关注感。在当今市场上,功能性产品已经充斥了市场,而后工业时代已经进入了调动人们情感情趣和对生活热爱的时代。这款耳机通过将声音和色彩结合在一起,已经控制了人的两种感官,同时还是一款佩戴性良好的产品,可以与他人共享,带来他人的愉悦和情感价值。

宇婷:预测下GPods在中国市场会满足哪一个群体的情绪价值?

贾伟:Z时代人群,现在讲究各美其美。有性格、有标识、有态度的群体。

宇婷:对于HHO的合作,未来有什么期望?

贾伟:我非常期待一种数字化思维,它可以通过链接设计、制造和销售这三个板块来为中国的产品提供动力。这种思维可以构建一个平台逻辑,使得这个平台不断涌现出有创新价值的爆款产品。通过数字化技术的应用,我们可以实现生产与销售的无缝连接,从而提高效率和质量。同时,数字化思维还可以为产品设计提供更加精准和个性化的方案,从而提升产品的竞争力。我相信,只有通过数字化思维的创新,我们才能够实现产品的全面升级,让中国的产品走向世界,为消费者带来更好的体验和价值。

宇婷:未来期待这个平台上更具体出现哪类产品?

贾伟:我们真正期望在HHO平台上出现一些品类创新的事情,比如像声光耳机这样全面提供声音和灯光效果的耳机。我认为未来会有更多类似声光耳机这样的产品出现,这将是一种全新的产品品类。我们希望看到HHO平台引领性、全球性的品类创新,而不是单一款式的增多。像55度杯也是一种品类创新,它不是普通的保温杯,而是一种可以降温的杯子,这种新型杯子能够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和使用习惯。

我相信,任何品类级别的产品起步都是百亿级别的产品。虽然款式可能只有一款,但中间可能会有100倍的差距。这是因为新的品类创新可以开创出全新的生活方式、新的功能体系、新的用户痛点和需求,从而得到市场和消费者的高度认可。

宇婷:洛可可在这个合作中扮演什么角色?

贾伟:这中间涉及到了两个层面。第一个是产品定义,需要了解用户,挖掘痛点。品类创新的核心在于找到新的痛点、核心场景,并定义新的用户。一旦找到了新的用户、场景和痛点,就需要运用设计思维将它们变成产品,并构建场景,提供给目标人群。

另一个层面是关于设计和供应链如何结合。在这方面,工业设计不仅仅是简单的出图,还需要涉及到结构、材料、工艺、成本等多个方面的考虑。实际上,这个过程可以分为三个步骤:设计、批量生产和落地。

宇婷:未来,品牌方单通过HHO与洛可可合作,对于品牌方的价值是什么?

贾伟:HHO是一个数字化赋能的整体逻辑,其关键在于数字化思维如何贯穿设计、生产和销售等全过程,并构建起一个闭环的销售端。设计作为产品的一部分,只是HHO整体逻辑的一环。因此,我们需要通过数字化平台逻辑来打通设计、生产和销售等环节,类似于Shein在服装行业中的打通模式。

我们的目标是开创一个新的品类,而不仅仅是专注于低价产品的制造。通过数字化思维,我们希望打造出一个具有创新价值的产品,并通过闭环销售模式,不断提高产品的质量和用户体验,实现品类创新的目标。

2、“开创品类”的商业价值

宇婷:开创一个新品类的价值——这和您以前提到的“产品刚需场景突破”是不是也一脉相承?

贾伟:找到客户未被满足的痛点是关键。我们操盘的案例,比如科大讯飞录音笔、小仙炖和海底捞都是品类创新的典范。我认为中国企业有义务开创新品类,而不是只推出新款式。像乔布斯开创的智能手机、马斯克开创的电动车时代一样,每个行业都有机会进行新品类创新,尤其是中国的设计业已经到达一定高度,制造业发展40年,营销也有了完整的体系。中国可以引领全球做新品类创新。

以前,99%的新品类不是中国人开创的。今天,各个方面都成熟了,需要用创新引领时代,而不是用低价、饱和式供应链。任何一个世界五百强或者行业领先前五,都开创了新品类,比如九阳开创的豆浆机。要成为行业领先者,必须开创新品类。

宇婷:你为什么对开创新品类有深刻的思考?

贾伟:首先,在我创业前的十多年里,很多人会把工业设计看成是外观设计,所做的都只是更换款式。但是,工业设计的核心是思考、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而不仅仅是外观美观。那时,我就期待着有一天,中国企业能够找到我们,让我们为他们开创一个行业性的理念产品。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一直强调品类创新和品类突围的重要性。可以发现,过去八年中卖得最好的产品都是品类创新的,例如55度杯子,它绝对是一个品类创新。因此,品类创新是企业在市场中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

宇婷:洛可可赋予客户的灵魂是什么?是品类创新吗?

贾伟:十年前不是,中国企业需求是换款。今天,就是帮助企业或者用户,解决没有解决的问题,打造新品类新品类的核心是,把这个东西做完美了。

宇婷:如果提炼两三个55度杯子当年成功的关键,建议给GPods,可能是什么

贾伟:第一是真痛点,一个周六日的下午,我和女孩在家里看电视。女儿说爸爸渴了,爷爷去倒了100度的水。女儿拿杯子,杯子上有一个绳子,一下子扣到自己脸上。脸上的皮刷一下裂开。到医院的路上两次哭晕。医生说太严重了。到了医院,我真的觉得自己太羞愧了。父亲老泪纵横觉得是自己的错,

其实不是他的错。

我是一个设计师,我连女儿都保护不了,我给别人做那么多解决问题的设计。

这个痛在我的心中是真痛,而且有了同理心。

当我转烫伤科科室的时候,发现比我女儿严重的人多的多。好多身上都是伤。

然后我发现,中国人爱喝热水和热茶是很危险的。

尤其是对小孩,就几秒钟。我就出现了另外一个心,是慈悲心。我许了愿——让天下的小孩子不被烫。多大的小孩子拿着杯子在手中都不被烫。这是一个真痛,是我的孩子的真痛。三年之后我把这个杯子变成了产品,我送给我的女儿。这个产品一出来,一下子就激起很多人的共鸣。

这样的产品会说话。成为爆款。

它的逻辑是真痛。

设计是找到痛点,好的设计是找到真痛点。解决真痛点。

宇婷:我是一名To B记者,你认为TO B和TO C有区别吗?

贾伟:TO B、TO C本质上都是找到真痛点、真用户、真场景。

我认为做(好)产品是一个求真的过程,当你求真,你就能找到真用户、真场景、真痛点,然后在至善——我做了一个很善良、帮助别人、让社会产生价值的产品。

最后才是唯美和好看、赏心悦目。

真善美是做产品的核心。

那真善美哪个最重要?

一定是求真。

3、艺术与商业、感性与理性的平衡

宇婷:您另外一个身份是艺术家,艺术家需要释放自己的天性,但创始人需要克制自己的人性。您怎么平衡?

贾伟:我觉得艺术和商业的平衡是我一直追求的目标。在我创业18年的过程中,商业是一个理性的过程,它需要年轻创业者从感性走向极致理性。商业不是要丢掉感性,而是要在感性和极致理性的结合中实现商业的目标。商业的基础是极致理性,而艺术则是管理的最高境界。财务、人力效率、商业触达效率都是基于理性的数学数字,商业理性需要尊重数学、公式和人效公式。

在创业的前半部分,我非常浪漫、有情怀、文艺,但是我发现当我一味追求浪漫、感性的时候,公司的业绩就不好了。商业的本质是买卖,买卖的本质是效率,是对数字的敏感,这些都是绝对理性。但如果只有理性而没有感性,你就无法做出一个有信念的商业愿景、使命和价值观的公司。员工看不到你眼中的信念,眼中的光,心中的梦,那么客户也看不到,这些都需要感性。

在2018年的火灾之后,我开始平衡商业和我个人之间的追求。设计是我的所爱,当我把设计变得越来越商业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种责任。以前我觉得我特别热爱设计,后来我觉得我是有责任的热爱,责任在前面。我的艺术就是我的平衡点,它是浪漫、有激情、时尚、柔软、疗愈。现在,我希望我的商业能够兼具感性和理性,有章法、有战略落地的执行力。

我认为今天的人已经不是在追求单一视角的生活,而是要追求多元化的人生。人生是一个章回体,上半段是为数字、规模、事业、商业理想而活,40岁之后,我希望能够为自己活一些东西。这是一种多元追求。

宇婷:您是从创业第几年开始逐渐数字导向和思维?

贾伟:2014年之后。

2014年开始行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到了行业互联网开启的时候,我在思考洛可可设计的数字化会是怎么样呢?我去找了无招。

宇婷:这之后,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化?

贾伟:2016年,我做了洛客,2018年,做了水母智能。我现在有三家公司。

一家是,洛可可以传统公司模式滋养设计师,现在已经19年了。

一家是,洛客,像滴滴一样,有五万个设计师平台的洛客。

一家是,纯粹用AI支撑的水母智能。

2016年到现在,对于我是数字化的7年,包括我现在做的元宇宙,也是新的数字化的概念。这7年对我数字化的洗礼是全方位的洗礼。

而不是钉钉讲的管理数字化。

是把我的设计变成数字化的产品、管理和数字化的交付。

我们是全球唯一一个拥有三种形态的设计集团,变化其实很大。

如果洛可可做以一千个项目,洛客能做一万个项目,水母就能做一百万个项目。

宇婷:客户来找您的时候,三个集团分别对应的客户形态是?

贾伟:我们就是三级金字塔。世界五百强对应的是洛可可。

金字塔的中小客户是洛客,有全球五万多设计师做数字化交付。

金字塔最下面面对微小客户,79元,快速3秒交付,AI制造交付。

客户分层是:大客户——中小——微小。

这背后的变化在于,技术让设计更加普惠,让夫妻老婆店也用得上设计。

宇婷:在去年“如花三生”北京展览之后,你有什么新的感悟?

贾伟:我最大的感悟是我可以平衡了,我的事业和我自己。事业干了18年,已经不是自己,是一群人,合伙人、员工、客户。我的责任真的大于我的热爱,理性大于感性。我一开始创造洛可可就是热爱。

但是今天,热爱更大还是责任更大?我认为后者。我有义务让洛可可更强大、更力量。但是洛可可越强大越有力量,我可能自己越脆弱。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如花是我的“魔”。如果没有如花,我将被理性卷进去,会追求上市追求所谓的财富积累,其实不符合我最初从情怀开始创业的逻辑。

我是因为情怀创业,是因为我爱,我喜欢,创业。一个人最开始创业入场的姿势,决定了很多东西,当然也会改变。

如花带给我的第一是平衡。

有些人都会牺牲,了却在战场上是一种英雄,弥留在亲人的怀里是一种英雄;

如果事业是战场,如花对我来说就是亲人的怀里。

第二,我觉得如花(艺术)可能是我的下半场。

商业是对外面对话,跟客户对话,跟用户对话,跟媒体对话,跟团队对话。一个人只跟外面对话,不懂自己。我做如花,是我画出了自己内心的我。

他们问我是不是你老婆?是你女儿?我说你管我呢?

我心中是个女孩怎么呢?你心中可能是个石头、是个怪物呢?(笑)

我心中是这么一个女孩,我其实在跟我自己对话。

我希望后半生我更多和自己对话。

宇婷:这个女孩,是一点都没有修饰的您自己心中看到的那个女孩?

贾伟:对啊,它没有鼻子没有耳朵,长的也不好看。

宇婷:她的头发代表什么呢?

贾伟:岁月,白色的头发代表岁月,代表时间。

宇婷:如花展览与洛可可、洛客之间是什么关系。

贾伟:我会用商业的逻辑,经营我的艺术。艺术也要传达给更多人。

她的初衷是疗愈我的。着火之后,我的父亲脑梗,我的合伙人贪污,一年之内出现很多事。这之前很顺利,我跌倒低谷,那一年公司亏损也很厉害。

我做了三件事疗愈:去徒步和自然对话,灵修和我自己对话去慈悲自己,第三件事是把我徒步的感受和领袖的感受表达出来,真正创作出来。

找到小时候画画的感觉,这是我自己真正疗愈的方式。

2018、2019年,我的心力很差。现在柔软的东西才是力量,理性、刚性的东西很脆弱,柔软是一种温柔的力量。艺术有的时候是柔软的。

艺术对于我来说前端是疗愈,现在对我是平衡,是新的追求。

在我搞事业的时候我会抛弃所有东西,沉浸进去;在我做事业的时候我会很理性去思考团队、战略、组织、KPI。当然我现在也没有平衡特别好。

我在思考事业、如花和我之间共性是什么?他们的共性是创造。不是简单的敛财。当两个件事都是创造,我就做一件事就行了,我把我的底层价值观变成“我是一个创造者”。

我觉得创造是价值。钱、名利和财富是价值,我觉得创造也是价值。

当你有了这样的价值观,你是画一张画还是组织千军万马,都是没有本质区别的。

宇婷:在艺术创作接收到了反面意见的时候,你会是什么感受

贾伟:首先我会伤心,因为是我流淌的东西,

但是我不会像是艺术家那么执着,设计师有同理心思维。我的身份有设计师身份,有强大的设计师基因,因此我会有同理心。

我会站出来再看,不仅仅是自己的感受,而是用户的感受。

这就是我。

宇婷:你是怎么定位自己的?

贾伟:我一定是设计师,国际获奖最多的设计师。我的第一个身份是设计师,第二个身份是创业者,连续创业者。

第三个身份是艺术家。

这三个身份每一个都去不掉。

章回体人生是你可以变。艺术家是我这两年有的身份。

那就是我,不会因为艺术家的身份,前两个身份就不要了。

4、关于贾伟

宇婷:在做商业决策和创作“如花”的时候,你的思考逻辑一致吗?

贾伟:其实不太一致。商业逻辑要有成本、利润和增长规模思考。艺术逻辑更多是情感,像是流水一样自然流淌的感受。一个是很明确的,像是公式一样;一个是很自然的,像水一样。

我也在想能不能用算的方式创作呢?我现在在做AIGC。我画画会用项目管理的逻辑。

对比大部分艺术家们很执念“流淌”,我会有一个明确的目标。

宇婷:为什么不对呢?

贾伟:我觉得更在乎一个字——创”,我其实愿意去探索一种模式,探索差不多,把孩子生出来,我的另外一个长项是能够组织人来做。

这三个概念。

洛可可我整整跟了12年,放手。

紧接着,洛客4年,放手。

紧接着,水母2年,放手,给到合伙人。

现在我在做我的如花艺术,这没法放手,因为别人无法“流动”出来(笑),这是商业,是自留地。

宇婷:你怎样看待财富?

贾伟:肯定是有追求,但是没有那么极致。

我们这些人可能是对获不获奖,产品是不是被喜欢更在意。

作品是欣赏视角,商品是购买视角。

设计师的先行视角,更多的是“名”“赞赏”“欣赏”“夸奖”。

这些东西对于我的满足感,远远高于金钱。

没办法,这些先来,金钱后到。就像是一个作家,你写的真好,同时书大卖。而不是你的书卖的真好,后面“没了”。

商业买卖,一定是商业先行。

宇婷:你自己的时间怎么分配。‍

贾伟:我更多是一个创造型的人呢。

唉,这么说也不对。‍

现在我的大精力又回到洛可可和洛客。我觉得洛客是我的本。无论数字化和AI是怎样,我们守正出奇。洛可可是守正出奇的正。

如果没有洛可可,我们对设计和商业融合的理解,没法做成洛客和水母。这个过程我更觉得挺奇妙的。

19年的创业,从第12年开始探索数字化,智能化。

我想过,如果我老了,80多岁的时候,我会跟我的孙子讲,爷爷没有枉费,为这个时代做出过贡献。

互联网时代要懂数字化,AI时代要懂算法。洛可可是设计师用身体来力行,像是农民。洛客是用数字化加人,赋能设计师。水母完全是算法和数据驱动。

我觉得我挺幸运的在这么一个大变革时代。设计是一个古老的行业,我把古老的行业数字化、AI化、规模化,挺幸福。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