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情况下 不能放弃云计算! | David Hansson
3608
2023-10-30 22:19
文章摘要:在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撰写的关于离开云计算的思考中,他特别在开盘提到了两个情况是不能离开云计算的

撰文: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综合编辑:宇婷 @ TO B新势力、B Impact主理人

在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撰写的关于离开云计算的思考中,他特别在开盘提到了两个情况是不能离开云计算的。一种是流量极低;一种是复杂不均衡。而真正的大模型时代,一旦用上真正的 AI 大模型,可能不均衡的,只有用公共云,才能效益最大化。‍‍‍‍‍‍‍‍‍‍‍‍‍

王坚博士曾经在书中举了一个很细节的例子。一本翻译成中文的书叫做《数据分析竞争法》,书的英文名字是: Competing on Analytics,而不是Competing on Analysis,区别在于,Analytics是指分析学,这是一套分析方法,涵盖了数据怎么得来,怎么分析,怎么使用的整个过程。以媒体为例,分析数据,是你去分析读者喜欢什么样的视角效果,加以改进,但这是传统的数据分析。在线的数据时代的分析是,用户看到的是实时的匹配其喜好的实时内容。这是在线的数据分析。前者的分析停留在用数据反映用户,在线更重要的是给用户反馈。在线是未来。云计算的终局是数据在线。‍

当然我们承认并不是所有企业级客户的当下都适合使用云计算,经济和效率是最重要的。比如,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写的文章。作为37signals的联合所有者和首席技术官,创建了Basecamp和HEY。创建了Ruby on Rails。著有REWORK,It Doesn't Have to Be Crazy at Work 和 REMOTE。赛车手。反垄断倡导者与大型科技垄断公司抗争。

37signals是一家私人控股的网络应用公司,曾被《连线》杂志评出2008年十大最值得关注创业公司。37Signals在web应用业界可谓是鼎鼎大名了,不仅仅有BaseCamp、Highrise、Backpack、Campfire等知名产品,同时还衍生出一本Web创业公司的经典书籍《Getting Real》、《ReWork》(成为Amazon书店排行榜第一名)。

宇婷认为,云计算是未来的趋势,特别是在国内,所以我整理了这篇文章的原文翻译。‍‍‍‍‍‍‍

真正的公有云最终是一种价格普惠到人人皆可使用的服务,以及打破了中国企业之间彼此不信任彼此的产品,让大、中小创业公司皆愿意使用的服务。特别是今天还很弱小但处于某个角落在创新的中小企业。

作为To B自媒体,我的一个工作也是见证中国软件企业上云。中国软件一直做不起来,核心是缺乏与用户互动、持续交互,基础软件上云才有发展产品的机会。对比美国,云计算对中国软件业的改变更大。

云计算时代的进展,包含了,我们所有人对于公有云、数据在线、数据规模的迭代认知。

包含了,厂商们在技术和商业模式上的进化。

也包含了曲折,与国际厂商的利润差距、软件安全问题、远程需求降低削弱云服务使用量、客户不确定性等等。

更包含了AI时代的新机遇,比如在IaaS和PaaS服务基础上形成新的model as a service模式;比如钉钉等在软件交互层面的智能化。

我们每一个人在技术和时代的潮流面前,都是一朵小水花。既理想主义也充满质疑。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有着反垄断的价值观,并且所从事的工作与“下云”有关,但他仍旧中立地写到在什么情况下是不能“下云”的。所以这个上云和下云的决定权,要真正的企业级客户自己判断。

本文无广告。感谢 Notion 翻译。‍‍

这是关于未来的思考。

以下为翻译:‍‍‍‍‍‍‍‍‍‍‍‍‍‍

Basecamp在云端上已经运行了超过十年的时间,在两年前推出的HEY也一直在云端运行。我们曾在亚马逊和谷歌的云端上运行过,也曾在裸机虚拟机和Kubernetes上运行过。我们见识了云端所能提供的一切,并尝试了其中大部分。现在是时候得出结论了:对于像我们这样具有稳定增长的中型公司来说,租用计算机(大部分情况下)不划算。降低复杂性所带来的节省从未实现。因此,我们正在制定离开云端的计划。

云端在两个极端情况下表现出色,而我们只与其中一个极端相关。第一个极端是当您的应用程序非常简单且流量很低,通过使用完全托管的服务来降低复杂性确实能够节省成本。这是Heroku铺就的道路,也是Render等其他服务商所追随的道路。当您没有客户时,这是一个绝佳的起点,即使在您开始拥有一些客户后,它仍能推动您的业务发展。(然后,一旦使用量激增,账单飙升到天际线上时,您可能会面临一个好问题,但这是一个合理的权衡。)

第二个极端是当您的负载非常不规则时。当您的使用量出现剧烈波动或巨大峰值时。当基线只是您最大需求的一小部分时。或者当您不知道您需要十台服务器还是一百台时。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什么比云端更好了,就像我们在推出HEY时学到的那样,突然有30万用户在三周内注册尝试我们的服务,而我们的预测是六个月内有3万用户。

但是这两个条件都不适用于我们今天。对于Basecamp来说从来都不适用。然而,通过继续在云端运营,我们正在支付一些时候几乎荒谬的高额费用,以便应对可能出现的情况。这就像在您不住在断层附近的地方为地震保险支付您房屋价值的四分之一一样。是的,当发生地震时,如果两个州之外的地震震开地面,使您的房屋基础破裂,您可能会很高兴拥有地震保险,但这并不感觉成比例,对吗?

让我们以HEY为例。我们每年为来自亚马逊的数据库(RDS)和搜索(ES)服务支付超过50万美元。是的,当您为数以万计的客户处理电子邮件时,确实有大量数据需要分析和存储,但我仍然认为这相当荒谬。您知道使用每年50万美元的预算可以购买多少强大的服务器吗?

而云端一直以来的论点是:当然,您必须管理这些机器!云端要简单得多!节省下来的成本都将体现在劳动力成本上!但事实并非如此。任何认为在云端运行像HEY或Basecamp这样的重要服务是“简单”的人显然从未尝试过。有些事情更简单,其他事情更复杂,但总的来说,我还没有听说过我们这样规模的组织能够显著缩小运营团队,只是因为他们转向了云端。

然而,这确实是一次出色的营销策略。使用“您也不运行自己的发电厂,对吗?”或“基础设施服务真的是您的核心竞争力吗?”等类比进行推销。然后,再涂上一层厚厚的新鲜涂料,云端就发出了如此耀眼的光芒,只有保守派才会考虑在其阴影下运行自己的服务器。

与此同时,尤其是亚马逊正在以非常高的利润出租服务器。尽管在未来的容量和新服务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AWS的利润率几乎达到30%(在622亿美元的收入中获得185亿美元的利润)。现在,“该公司表示计划将其服务器的使用寿命从四年延长到五年,将网络设备的使用寿命从五年延长到六年”,这个利润率注定会飙升。

这没问题!从别人那里租用计算机肯定是很昂贵的。但从来没有以这些术语来展示。云端被宣传为按需计算,听起来充满未来感和酷炫,并不像一种平凡的“租用计算机”那么的实际,尽管它主要就是这样。

但这不仅仅是成本问题。这还涉及我们希望在未来经营的互联网类型。在我看来,这个被分散的奇迹现在主要在少数几家大型公司拥有的计算机上运行,这实在是相当悲哀。如果AWS的主要区域之一出现故障,似乎一半以上的互联网将随之宕机。这不是DARPA设计的目标!

因此,我认为我们在37signals有责任与主流背道而驰。我们的商业模式与拥有硬件并在多年内摊销非常相容。我们的增长趋势基本可预测。我们拥有专业人员,他们可以像管理亚马逊或谷歌的机器一样发挥他们的才能。我认为还有很多其他公司也处于类似的境地。

但在我们更广泛地驶向成本更低、去中心化的海岸之前,我们需要将集体讨论的舵转向远离关于运行自己的发电厂的云服务营销胡说八道。直到最近,每个人都在运行自己的服务器,而且云端所带来的工具进展在您自己的机器上也是可用的。不要让根深蒂固的云端利益让您相信运行您自己的设置太复杂了。每个人,连他们的狗都这样做,以使互联网能够扬帆起航,而且自那时以来,事情只变得更容易了。

是时候驱散云雾,让互联网照耀出来了。想了解更多关于我们离开云端的方式、原因和时间?请查看REWORK播客的离开云端一集,我在该集中与我们的运营总监Eron和主持人Kimberly一起讨论了所有这些内容。(感兴趣的中国读者可以自己跳转这一播客)

原文链接:

 https://world.hey.com/dhh/why-we-re-leaving-the-cloud-654b47e0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