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吞噬整个世界,非科技企业吞噬创业公司
4765
2016-09-08 16:30
文章摘要:网景创始人、著名风险投资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在 2011 年曾写道,软件正在慢慢吞噬整个世界,颠覆音乐、零售等各个行业。现如今,这些传统行业的企业巨头们正开始吞噬创业公司。 在过去一两年,非科技企业开始不惜血本,在人才和技术方面进行大规模投入,试图进入到一个以数字和数据为中心的世界——我们现在

%e5%b1%8f%e5%b9%95%e5%bf%ab%e7%85%a7-2016-09-08-%e4%b8%8b%e5%8d%885-54-46


网景创始人、著名风险投资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在 2011 年曾写道,软件正在慢慢吞噬整个世界,颠覆音乐、零售等各个行业。现如今,这些传统行业的企业巨头们正开始吞噬创业公司。


在过去一两年,非科技企业开始不惜血本,在人才和技术方面进行大规模投入,试图进入到一个以数字和数据为中心的世界——我们现在就生活和工作在这样的世界里。现在,不再只有谷歌、Facebook 和雅虎这样的科技巨头,争相收购最优秀、最具前途的硅谷创业公司,实际上在零售、健康、农业、金融服务等传统行业,大量公司也纷纷派出他们的企业并购专家,在旧金山湾区及其他地方寻找潜在收购对象。


下面就让我们来盘点几个典型案例。今年早些时候,跨国化学与农业生物技术企业孟山都(Monsanto)以 11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大数据天气科技公司 Climate Corporation;美国保险巨头联合健康集团公司(UnitedHealth Group)斥资数十亿美元收购健康数据分析公司 Humedica;几周前,运动服装零售商 Under Armour 以 1.5 亿美元收购了健康追踪应用开发商 MapMyFitness;


办公用品零售商 Staples 收购了电子商务个性化公司 Runa;在过去的一年中,支付处理巨头 First Data 先后收购了移动顾客忠诚创业公司 Perka 和移动支付创业公司 Clover。此外,零售业巨头 Target 也收购了多家电子商务公司,而福特汽车则收购了车载音乐应用创业企业 Livio。这个名单还很长。


“非科技公司高举收购大旗的主要动机是,他们意识到软件正在吞噬整个世界。”


Exitround 是一家致力于帮助规模尚小的创业公司寻找潜在买家的网站,在今年早些时候上线。该网站发现,非科技企业也纷纷进入并购市场,积极寻找符合自己要求的人才和创业公司。


Exitround 创始人雅各布·穆林斯(Jacob Mullins)说:“这些企业的主要动机是,他们意识到软件正在吞噬整个世界,必须在产品开发中增加软件人才和技术。”穆林斯指出,在并购市场,10%的买家是财富 500 强企业,还有 20%的收购方是上市公司,其中有相当比例的公司是非科技企业。


Exitround 面向大量非科技企业提供一种颇具吸引力的服务,让他们能够提前找到其感兴趣的创业公司。穆林斯表示,越来越多的企业并购部门高管正在市场上寻觅合适的人才。但传统上,收购方与潜在目标接触的方式一般有两个,一是通过口口相传,二是通过投资银行。


不过,越来越多的科技企业和传统企业高管正在造访硅谷,而风险投资公司也在寻求与创业公司进行合作。现如今,众多风险投资公司与传统行业的潜在收购方代表举行例行会议,这些行业涉及健康、零售、金融服务等。


投资公司 NEA 合伙人、风险投资人乔·萨克达(Jon Sakoda)表示:“沃尔玛是最早实施这种战略的传统非科技企业。”沃尔玛在 2011 年收购了社交媒体平台 Kosmix,并在远离其阿肯色州总部的硅谷创建了 Labs 业务部门。为了与网络零售巨头亚马逊竞争,沃尔玛不断收购创业公司和技术,仅在今年就收购了四家创业公司。


早期风险基金 Cowboy Ventures 创始人、著名风投 Kleiner Perkins 合伙人艾琳·李(Aileen Lee)认为,零售行业的大公司会继续收购软件创业公司,以获取相关人才和技术。她解释说:“今年第三季度,许多实体零售商的客流量疲软,他们对电子商务正侵蚀其销售额越来越感到担心。”


艾琳·李还指出,TJ Maxx、Urban Outfitters 等一些传统企业,可以轻而易举拿出 1 亿至 4 亿美元收购创业公司。实际上,今年早些时候,就有报道称 Urban Outfitters 试图收购 NastyGal,后者是一家面向年轻女性的电子商务网站,近来发生迅猛。艾琳·李说:“许多零售企业缺乏电子商务战略,但一些创业公司却能帮助他们拓展消费者群体,覆盖更多年轻用户。”


购物中心运营商 Westfield Lab 旗下技术创新部门高级副总裁戴维·布鲁曼菲尔德(David Blumenfeld)告诉我们,该公司正在评估潜在收购目标,希望能将它们整合到旗下实验室部门。他说:“虽然 Westfield 本身不是科技企业,但我们相信线上购物和线下购物之间没有界限,我们必须融入其中。我们认为,未来若想让消费者在商场购物,科技将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核心。”布鲁曼菲尔德还指出,Westfield 旗下运营的购物中心都有面向 11 亿潜在用户的分销系统,同时还在积极寻找能整合到旗下购物中心的技术。


风险投资公司 Homebrew 联合创始人亨特·沃尔克(Hunter Walk)表示,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他们应该进一步加强与线上顾客的联系,这是一种他们必须探寻的战略。根据这种战略,企业能够与潜在客户建立联系,让他们与自己的平台互动并在上面打发时间。沃尔克说:“目前,对潜在顾客在家中看什么内容,电影院根本不清楚,同时也没有任何的个性化服务。”他认为许多收购的规模低于 2 亿美元。


“如果将来一家床垫厂商收购睡眠应用开发商,那也不足为奇。”


以 Under Armour 为例,除了购买活动,该公司与顾客之间没有太多的直接联系。作为一家服装批发商,Under Armour 往往需要寻找更好的方式与客户互动,该公司计划打造一种新的数字培训体验和移动健康平台,而收购 MapMyFitness 就是为了给实现这一战略目标打基础。


收购此类互动平台应用的其他益处还包括数据收集,这可以帮助大公司提高销量和用户个性化体验。艾琳·李表示:“如果将来一家床垫厂商收购睡眠应用开发商,那也不足为奇。”


萨克达也认为,数据以及挖掘此类数据的技术,是传统企业收购创业公司的主要动机。他说:“迄今为止,这些公司在数据收集和分析方面都处于落后,对客户的所思所想以及具体的定价策略也不清楚。”以孟山都收购 Climate Corporation 为例,这家农业生物技术巨头试图获取大规模气象数据处理和收集技术,用以帮助优化其全球性农业服务。


创业基金 Data Collective 创始人扎克·博格(Zach Bogue)表示:“大公司终于意识到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必须拥抱大数据。现如今,每一家大公司都有海量数据,而找到合理使用这些数据的有效途径,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正因为如此,许多传统企业正在积极寻求收购大数据创业公司。Data Collective 致力于帮助大数据领域的创业公司融资。


对内容所有者和出版商而言,数据同样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美国出版巨头赫斯特(Hearst)新兴技术与新产品开发部门的巴林·纳赫维(Barin Nahvi)表示,该公司正寻求在基于数据的核心技术领域展开更多收购。她说:“我们正考虑如何让赫斯特更像一家科技公司,若想实现这一目标,那就得构建平台和核心能力。如何将数据作为内容的驱动力,是我们正在评估的事情。”


“大公司终于意识到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必须拥抱大数据。”


据纳赫维介绍,视频技术和移动是赫斯特进行战略收购的另外两个重要领域。例如,美国传媒巨头 E.W. Scripps 刚刚收购了 Newsy,试图将服务覆盖那些在平板电脑等移动设备上消费该公司新闻与视频内容的用户。E.W. Scripps 在全美 13 个城市拥有 19 家电视台和报纸。


然,收购硅谷创业公司也是非科技公司面临的一大挑战。成功收购以后,他们还必须想方设法让人才对现状感到满意。这些公司的企业文化与谷歌、Facebook 以及硅谷创业公司的企业文化截然不同,他们面临的真正考验是,能够留住人才,并让他们觉得自己是一个创新团队的一分子。


为此,许多公司创建了“Labs”业务部门,以便让新收购的人才和技术有用武之地。正如我们上面提到的,沃尔玛在收购 Kosmix 以后,创建了自己的实验室部门 WalmartLabs,如今该部门的工程师和其他人员总数已经超过 1200 人。现场音乐巨头 Live Nation 在过去的一年里收购了移动创业公司 Meexo 和另外两家公司,为了物尽其用,他们也创建了实验室部门。


沃尔克解释说,非科技公司不仅是在收购技术,也是在获取人才,他们必须时刻牢记对这些人才的管理与培养。他说:“仅靠增加少量新技术,并不能让一家公司走上新的发展道路。”除此之外,专注于健康领域的种子基金 Rock Health 创始人哈勒蒂克(Halle Tecco)表示,非科技企业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无法成功地转化收购来的技术。


“仅靠增加少量新技术,并不能让一家公司走上新的发展道路。”


Live Nation Labs 产品与技术副总裁伊桑·卡普兰(Ethan Kaplan)表示,该公司之所以创建这个部门,就是为了吸纳新收购的人才和技术。他说,实验室部门旨在让人觉得它更多是一个创业公司,而非企业集团。这种部门没有复杂的等级关系,卡普拉和部门其他人员要努力让新加入的工程师和其他人员有一种不受约束的感觉,没有义务执行严格的发展路线图。


穆林斯指出,对于大多数非科技公司收购方来说,留住人才现已成为他们的第一要务:“大多数这样的公司都希望确保过渡成功,他们会在谈判中努力打消潜在目标的疑虑,就其关心的问题进行协商,如被收购以后在哪里生活,哪一方拥有技术。”


总而言之,非科技大公司正在向硅谷进行渗透,这种趋势让众多创业公司的创始人除了谷歌、雅虎或 Facebook 等传统选择之外,还拥有了其他的退出方式。但是,传统企业在收购科技创业公司以后能否继续取得成功,创始人是否对外部收购感兴趣,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些公司如何探寻和看待创新与企业文化。不过这一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译:皓岳)


翻译:techcrunch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