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石资本张维:看清赛道不等于成功,要投活生生的企业
4970
2017-01-06 13:28
文章摘要:“如果是各方面条件都合格,一个优秀的企业,从你投资那一天到你能退出,最快最快,如果想实现IPO也要4年,你投完一年之后报上去,排队至少两年,还要解禁一年,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

演讲人:张维

基石资本董事长、管理合伙人张维分享了对于投资逻辑、估值的看法。

QQ图片20170106132735.png

如何做好投资人?做好投资人的需要具备什么?这是一个很值得探讨的话题。

张维认为,做一个好的投资人,要看两点,第一看,投资如何理解企业的成长?

大家知道企业如果想在中国想上市、想退出都是很难的,每家企业都想IPO其实是不容易的。如果是各方面条件都合格,一个优秀的企业,从你投资那一天到你能退出,最快最快,如果想实现IPO也要4年,你投完一年之后报上去,排队至少两年,还要解禁一年,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

要想获得丰厚的回报最快4年,为什么要通过IPO获得最快的回报?

张维指出,我有一个比方,不同的投资方式回报差异是巨大的,能够独立IPO如果回报是10倍,换股上市只有3倍,被大股东收购1倍不到,这个在投资回报上差异是巨大的,这是我们如何看待企业的成长性,因为成长性可以对抗所谓政策的不确定性。

投资人除了要理解企业的成长之外,还要考虑什么呢?

张维表示,投资人要学会理解估值,了解企业企业究竟值多少钱?

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没想明白投资人很容易对投资没感觉。

张维表示,如果洞视企业的成长性,我们通常看企业的因素,大部分投资人只看到左边,我们更多人看右边,左边肯定也很重要,这是你的一个基本功。

投资人必须对企业的通常产业周期、产业竞争结构、企业的核心能力、财务指标做出分析和调研,更难调研的是企业的组织体系,企业家的行为。大家通常会认为这些因素是比较抽象的,比较难以分析。

组织体系建设来说,更大程度上体现了企业的长期发展的价值。像华为这样的公司在20多年前请全世界各大管理公司做咨询,管理体系肯定是很厉害的,否则不能够管理20万知识分子,8万人持有股权。你可以理解为已经建立一个组织架构和组织体系,这个组织体系用迈克尔伯特的话来讲,在各方面实现了协调配置,这些企业拥有了更大的潜力。

从企业家的精神来说,张维给企业家精神作了一个总结,认为企业家要具备以下几条精神:

第一条,大部分企业家都具备,即:勤奋、执着;

第二条,很多企业家不具备,即:能够固住手中的资源,奋力拼搏、打破常规,新的业务不能通过压强爆发出来;

第三条,更少人具备,所谓企业家指有胸怀和有抱负的,有抱负是指不是金钱导向,是用事业导向,是有产业理想的。有胸怀是指愿意分享的,像任正非只拿百分之一点几的股权。如果一个企业人才队伍很重要,团队很重要,自己占据绝大多数股权就是骗人也自欺欺人的话。

   所以投资人通过联系多角度的观察和持续分析组织体系和企业家精神,是投资人在企业长期投资实践中发现的最核心最宝贵的因素。

  此外,张维还提到了估值对投资人、投资市场有一定影响。那么到底有什么影响呢?

估值与投资回报是天壤之别的

张维认为,资本市场的不同特性对估值的影响巨大,对投资收益率影响甚至是颠覆性的。我曾经遇到一个在香港做管理的机构,他说很多人为了LV的包包打七折专门飞到香港买包,他说为什么不来香港买企业?很多企业在香港和LV一模一样打了五折为什么不来买?我就跟这位朋友讲,你这个看法,做营销还可以,但如果做投资是完全错误的。

因为A股、美股、港股是巨大的,是长期的,大部分A股估值在全球处于较高的水平。中国A股是散户投资者结构,中国的监管体系也不支持这种完全的市场化,这导致了中小企业板和创业板长期高估,我不是说大盘股。

所以这几种方式,能不能独立IPO,能不能在中国A股上市,你都会认识到这估值是有回报,回报是有差异的,但你的认识是不坚定。因为我们经常听到这个企业在国内上市,也可以在香港上市,可以独立IPO,也可以大股东收购。

然而,从投资角度来讲,如果你的认知对这个问题是含糊的,而不是像我们这样坚定的,尖锐的,你在投资回报上一定是有天壤之别的。

我用一个数字来证明世界不同市场的估值差异,我比较了一下美国和香港,以及中国A股不同指数的估值。

在去年的时候,我们大概换手率最高的创业板一年到12倍,香港市场不到1倍,大部分年份我们换手率在8-9倍,美国企业大概在1.5倍到2倍,香港很多企业在1倍,大家知道换手率本身是流动性,流动性代表了溢价,溢价代表了估值,这些因素都是背后的一些逻辑,如果你看不到这些逻辑就看不到估值的巨大差异,你的投资是含糊的而不是尖锐的。

那什么是投资逻辑呢?为什么投资逻辑影响投资人的投资呢?

  不投行业、不投冷冰冰的数据,投的是活生生的企业

  真正的投资逻辑是,投资人不投资行业,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企业,不是一个冷冰冰的数据,这是投资的一个核心问题。

张维举了一个例子,巴西的经济负增长,通货膨胀严重,也吸引了全世界的投资人。因为不管是什么样的经济状况,他人均GDP达到80001万美元的时候,中产阶级消费也起来了,全世界的投资人看上的是消费、医疗、服务、体育等这些消费和服务领域。

对中国也是这样,看到胡润排行榜的数字,中国8.9万亿万富翁,预期5年之后中国拥有18万亿万富翁,不管经济怎么增长,亿万富翁的增长速度是快的,每年增加2万人。

我们不期待宏观经济的好坏,也不期待改造一个团队和创始人,大家经常听说这个企业缺一个市场总监,缺一个合适的总经理,通常这种企业抓瞎了。一个企业有最重要的团队基因,不是随便嫁接和空降的,我们也不期待企业商业模式的改造。

你以为所有像我们这类投资人肯定是以退出为前提的投资,你自己觉得十年之后找方向最好自己跟自己玩。

我们也不期待所谓风口,所以我们觉得我们在自己熟知的领域做一些精耕细作,把自己的能力布局在自己能把握的赛道上来,让我们看出这些跑出一半赛程选手的动作和行为,分析他的组织体系和企业家精神进行投资。

  张维最后指出,本质上我们并不投资宏观经济也不投资赛道,看清赛道不等于成功,因为赛道必须有载体,载体是指个体的企业与人,我们投资的是活生生的企业和杰出的企业家团队。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