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中国徐传陞:要找对自己的投资跑道
2049
2017-09-29 10:32    文章来源:投资人说 徐传陞
文章摘要:找到一个独角兽的创始人是一个万里挑一的过程。

1999年第一波互联网浪潮兴起的时候,我在IBM软件部管理着200多个人。当时,我觉得互联网好像一切以免费为主,是非常带动眼球的。


在互联网泡沫时期融到第一桶金

2000年2月,我加入了一家VC开始学习如何做一个投资人,2000年3月18号,互联网泡沫破了,当时感觉非常悲催的。从2000年3、4月份我就跟另外两个合伙人到处融钱,用了大概十个月的时间,最终非常辛苦地融了三千三百万美金。

2002年底,我开始关注一些搜索、互联网商业模式等行业。所以在2003年的时候,就参与投资了百度的B轮和阿里巴巴的C轮。

那个时候,我们跟今天在中国做到「大成」的创始人们有非常多直接的交流和对话,比如和李彦宏讨论互联网的商业模式。

这对于我们最早开始做VC的这帮人来说,也有很多启发。当你对行业有一个敏锐度的时候,是可以看到一些机会的。从2003年开始,我在市场上摸索了两年多之后,开始进入一个比较顺利的阶段。

我们基金陆陆续续投了百度、阿里巴巴,然后投了分众,瑞声科技的A轮。


做投资要选好自己的跑道 有所为有所不为

我一直觉得做投资并不是说投资人有多牛,而是说商业契机来临的时候,你有没有足够好的眼光和运气搭上顺风车。

2005年我们投了几家好公司,包括阿里巴巴、百度、瑞声科技,还有分众传媒,四家公司全都上市了。

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比较「钝悟」的人,学东西比较慢,但比较坚持。一路走来,我觉得在投资方向的选择上很幸运,碰到了一些好的机会。

做投资我自己一直秉承的观念,就是在每个要投的行业里面,你必须深刻地去了解机会是什么。很核心的一点就是选好自己的跑道,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因为我们每个人的精力都有限,所以还是要选好自己的战场。


提早布局给被投企业多一点空间

投资基金管理也是一门生意,真正融到钱的人最终都是要投资的。一个早期投资机构想要持续发展,一定要能提前发现和抢到潜力领域、项目。

行业里面确实也会有一些跟风,所以我们选择低调做事。现在经纬做投资几乎都不做任何战略战术的PR了,传递更多的都是基金层面的核心价值观。

做投资其实是比较独的,真正在早期投资能获得成功的人其实都需要具备独立思维,提早布局、给投过的企业多一两年的空间。当然要这么去做有时候也比较反人性,因为毕竟你投资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公司,憋着一两年不说也挺苦的。


经纬中国的投资策略

经纬开始成立时就是要做一个不太一样的VC:

第一,独立思维,不随波逐流;

第二,一切以创业者为主。

当你跟创始人有冲突的时候,你是不是以他为主,我觉得说起来很容易做出来非常难。

其实做VC跟价值投资并不冲突,我们的核心是拥抱变化。作为早期的VC,变化一定是最核心的。

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我可以简单讲一些例子,比如单车,其实单车需求一直是存在的,麦肯锡做过调查,每天中国有三亿次的单车出行需求,可是为什么去年才开始爆火?

一个核心因素就是过去单车是没有智能的。如果一个完全智能化的单车,你扫一个码能启动,能支付、又能定位、又能分发,它实际上就完成了闭环。


投资就是投人 创业者要有开放的思维

我看了这么多早期企业创始人,发现真是什么性格都有,风格非常不一样。

我觉得几个核心,一个是非常具有开放思维。我非常喜欢这种创始人,就是在沟通的时候他本身有很强的主见,当你跟他提出一些建议的时候,他会去深思熟虑,吸取各个产业的观点跟知识面,考虑之后,决定同意或者不同意你的观点。

在创业这种非常多变化的环境里面,需要执着,也需要一些变通性,因时而变。

创业者、创业家其实都是最有勇气的人,妥协的勇气也是一个大局观。当年傅盛是猎豹大股东,猎豹与金山毒霸合并以后,他变成小股东,这对创始人来说是一个非常痛苦的选择,可是它可以加速猎豹的发展。他思考了很久,最终选择了走这条路。

找到一个独角兽的创始人真的是万里挑一的过程,是非常不容易的。


如何打造极具战斗力的投资团队

每一家基金,它本身有自己的一个文化跟底蕴,经纬在业界属于大部队的打法,整个投资团队有30多个人。

我们想要在所有的行业里面都找到最优秀的公司,我们现在有七个合伙人,对特定领域有专注也有交叉,包括交易平台、企业服务、互联网金融、移动医疗、新技术、文化社区、消费升级、教育等。我们的打法有点像是组建了一个五到六人的特工队,每支队伍有一两个资深的合伙人带队。

对于搭建投资团队,清华北大的同学在我们这里是占的比例不大,我们比较倾向于找有情商以及足够智商,非常玩命努力的年轻人,然后给他们非常多的空间。我们的分析师都是第一时间出去跟创始人去交流的,有很大的自主空间。

投资一直有很多争议性,年轻人是不是应该做投资,能不能做好投资?投资是一个跟人性打交道,看局势看趋势看变革,对产品要了解,一个年轻人是不是有足够的能力去hold得住?

这个争议一直是存在的,只能说从经纬过去十年的经验,我们相信年轻人是可以做投资的。

他们需要引导,做早期投资是个学徒制,从完全不懂到刚刚懂些皮毛到懂得投资,这个积累需要时间也非常辛苦。

我看到优秀的年轻投资同事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就是在即使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他还能坚持自己的观点,并且能够去推动一个正确的投资决定。这个特性是可遇不可求的。

做早期投资,还是要多学习、多读书。不管你选择哪一个行业,你都应该尽可能地在自己的领域里面做到多读书,多跟人家交流。不要闭门造车,也需要建立综合的学科知识体系,也要跟身边有多学科背景的人多交流。

尤其是你在接触自己不熟悉的行业时,你花三到五天时间做一些背景了解,然后能够找到行业里最优秀的人才去交流、去学习。我觉得学习对我来讲是个快乐的事情,这个对早期投资人应该是比较重要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