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系“危局”:欠薪裁员的背后 旗下公司负债近39亿元
1692
2018-06-07 14:45    文章来源:新京报 李云琦
文章摘要:5月25日,星河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办公楼一楼,记者看到,多数工位都已经空置

5月25日,星河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办公楼一楼,记者看到,多数工位都已经空置。

074735_3099012848_1_400_300.jpg

5月25日,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信息路的上地创新大厦,这里是星河系办公的主要场所。

074735_3099012848_2_400_300.jpg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摄

星河系裁员欠薪,*ST天马及实控人徐茂栋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控股股东质押股票爆仓

在陷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ST天马资金遭冻结、被要求提前还款等一系列泥潭的同时,徐茂栋控制的星河系旗下板块又爆发裁员欠薪危机。

5月25日,新京报记者走访星河互联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办公楼发现,大部分的办公场地已经闲置。

星河互联的在职员工告诉记者,公司至今未发4月份的工资,自己已经在仲裁委提请仲裁。有遭“裁员”的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在5月初就因裁员被辞退,但一直没有拿到四月的工资和其他赔偿。也有部分员工在星河系危机下主动离职。

5月27日,星河方面相关人士回应称,“星河是一个产业互联网综合服务提供商,通过控股或参股,旗下有近二百家产业互联网科技创新企业。2018年春节前后,公司对一些业务和表现不理想的控股公司进行了调整,也涉及到一些员工的变动,在调整过程中有一些遗留问题,公司正在积极解决中。”

此前的2016年,徐茂栋控制的星河互联集团在当时的“资本寒冬”下大规模投资创业型公司。2016年10月,徐茂栋控制的喀什星河创业投资以29.37亿元的价格入主上市公司天马股份,不到两年时间,如今的天马股份变成“*ST天马”,公司及徐茂栋涉及违反证券法律法规已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员工称被裁员欠薪,公司回应称在积极解决

吴宏(化名)开始找新工作。4月底,他供职的星河商学院爆出裁员消息。星河商学院是星河系旗下“一站式创业开放平台”的板块之一。据星河互联官网,星河商学院及星河创服、星河空间、星河企服、星河融快等多家星河系旗下创服企业一起为创业团队提供100多项创业服务。

5月25日下午上班时间,记者来到星河互联位于北京海淀区上地信息路的办公楼。一楼的保安告诉记者,前台工作人员因事请假,下午没有来公司。记者进入一楼的办公区发现,内部办公区域的工位设置得较为密集,一些工位上标有员工姓名,但较多工位中都没有员工且工位处于空置的状态。

吴宏介绍,星河互联办公区域都是各个事业部或者部门分块办公,自己曾经所在的星河商学院是被整体砍掉,“星河空间还在运行维护,其他绝大多数的部门和子公司都基本没人了。春节回来之后,全集团转向区块链方向。春节之后陆续有一些部门的人也都离职。原来七八百人的规模,春节之后一两个月大概走了一两百人。”

吴宏称,在春节前,星河系旗下的金融部门星河融快被全部砍掉,成了最早的裁员征兆。吴宏没有拿到赔偿,4月份工资也一直没到账,“平时都是15号发上个月工资,公司方面也没有解释。我知道的有10个人左右,工资和补偿金都没发”。

孙婷(化名)是被“整体砍掉”的星河融快的曾经的员工,被调整至星河互联的其他岗位。据孙婷介绍,除了已经离职的员工,在职员工也没有拿到4月份的工资,公司方面也没有明确的说法,“领导说月底应该有消息,但是也没有说具体情况”。

孙婷表示,现在自己和同事手上没有项目,“每天就是来坐着”。之所以上班时间工位大量空置,除了员工离职外,也有在职员工离开工位外出。孙婷告诉记者,自己因为在公司没有等到发工资的消息,在5月21日就申请了仲裁,随后的5月22日也有部分员工陆续去申请仲裁。

5月25日,是江梅(化名)在星河互联“最后一天班”。在江梅看来,目前是“巴不得你走”。

5月27日,星河方面相关人士回应裁员和欠薪情况称,“星河是一个产业互联网综合服务提供商,通过控股或参股,旗下有近二百家产业互联网科技创新企业。2018年春节前后,公司对一些业务和表现不理想的控股公司进行了调整,也涉及一些员工的变动,在调整过程中有一些遗留问题,公司正在积极解决中。”

超20亿催款背后:星河系用项目出资做担保

欠薪裁员的背后,星河系控制的*ST天马也被拖进“泥潭”。

继2016年10月入主天马股份后,这家上市公司成为星河系及徐茂栋的资本腾挪的平台,直至危机近日引爆。

5月25日晚间,*ST天马公告称,旗下的5支银行账户遭到冻结。*ST天马称,公司正和其他银行沟通确认相关冻结情况,尚未收到法院送达的法律文书,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正常。

此前的5月11日,*ST天马收到两份催款通知,分别是由浙江浙商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浙商证券)、恒天融泽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恒天融泽)两家债权人发出。浙商证券要求*ST天马及担保人喀什星河、上海上海睿鸷等足额支付11.74亿元的转让价款;恒天融泽要求*ST天马等补足9.57亿元的基金出资。

超过20亿元的催款吸引到监管层的高度关注,5月17日深交所对*ST天马发布关注函。

根据浙商证券的催款函,记者发现,在早期星河集团旗下投资的创业公司的出资份额,很多都被拿出来做了担保。浙商证券称,2017年6月,星河系将旗下持有的项目公司的11.98亿元出资质押给浙商证券,用以做担保。2017年5月至7月,还将北京蜂巢天下、北京数字联盟、夹克厨房、猫范、北京易言科技等近30家公司的出资额质押给浙商证券,用以担保。

*ST天马的资金问题早已显现。2017年7月、8月,*ST天马以年化利息率9.511%向机构签署合同,向天诺财富融资3亿元,还计划以9%的贷款利率申请2亿元的委托贷款。2017年9月,盛世圣金向法院申请对徐茂栋、喀什星河价值1.2亿元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11月,盛世圣金提起诉讼,要求徐茂栋等以1.5亿元回购其持有的星河互联0.992%股权。

5月25日晚间的公告称,*ST天马持有的齐重数控装备股份有限公司95.59%股份及博易智软(北京)技术股份有限公司9.1528%股份已经遭到冻结。

针对公司债务,*ST天马在5月25日的问询函回复中称,“如债权方要求公司在一定期限内偿还上述债务,公司不排除将通过出售相关资产、退出基金中的投资等方式偿还。”

*ST天马截止到2018年3月底的资产总额为87.7亿元,负债合计为38.9亿元。

多家机构“踩雷”,徐茂栋、*ST天马遭调查

在*ST天马筹钱的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喀什星河将所持有的*ST天马3.5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29.97%)都已质押,累计被质押及冻结数量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100%。

2017年12月1日,喀什星河向天风证券所质押的2.9亿股*ST天马股权本应到期,喀什星河将赎回股票的时间向后延期了3个月。2018年3月1日,喀什星河向天风证券质押的股权再次到期,但喀什星河并没有解除质押,而是试图再与天风证券谈质押延期。根据5月5日*ST天马公告,这笔质押已经到期,喀什星河尚未履行还款义务。天风证券拟对质押标的进行相关处置,可能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变更。

4月26日,*ST天马收到方正证券通知函。方正证券称,2017年12月13日天马股份收盘价为9.91元,履约保障比例低于警戒线。方正证券按照交易协议的约定及时书面通知喀什星河,但喀什星河没有及时履行补仓义务,已构成对交易协议的违约。方正证券要求喀什星河、*ST天马按照交易所规则进行减持公告。

5月14日,*ST天马收到华融证券书面出具的违约平仓公告的通知函。截至公告日,剩余质押股数为3175万股,剩余待购回初始交易金额1.5亿万元及其对应的利息和违约金尚未偿还。华融证券已经向法院申请拟对质押标的进行相关处置。

5月25日,*ST天马跌5.04%,这已是*ST后连续下跌的第10日。

4月27日,*ST天马、徐茂栋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涉嫌违反证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ST天马及徐茂栋进行立案调查。5月25日晚间,*ST天马公告称该立案调查仍在进行中,如公司存在重大违法行为,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并暂停上市。

随着证监会对徐茂栋和*ST天马的调查,网络上开始出现“徐茂栋跑路”的消息。记者注意到,在2016年至2017年,徐茂栋较常出现在公众视野,还曾在2017年10月陪同青岛市李沧区区委书记一行来考察、11月出席过星河商学院相关活动。

在公开资料中,记者并未能找到徐茂栋2018年以来公开出现的身影。孙婷告诉记者,此前自己经常见到徐茂栋,其也经常来到公司。但调整工作岗位后,自己并未见到徐茂栋,因公司最近情况,近期公司的部分高管都不常看见。

5月27日,新京报记者向星河世界相关人士了解情况,其回应记者称“徐总照常工作,正在配合证监局进行调查”。

■ 背景

徐茂栋的资本腾挪记

陷入欠薪境地的星河互联,早在3年前就达到了110亿元的估值,曾计划卖身给杉杉系控股的上市公司希努尔,最终失败。其后,徐茂栋通过步森股份、*ST天马开始了频繁的资本运作。

星河互联曾拟卖身希努尔

星河互联的实际控制人为徐茂栋,其在2009年创立星河互联。根据星河互联的官网介绍,公司是以联合创业为核心的一站式互联网创业服务开放平台,旗下的创业平台已为30万创业者、500万企业提供了服务。

工商资料显示,徐茂栋主要通过其持股99%的霍尔果斯食乐淘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控制“星河系”,食乐淘持有北京星河世界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星河世界)100%股权。星河世界又持有喀什星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喀什星河)100%股权,喀什星河也控制着*ST天马、星河互联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星河互联)。通过星河世界,徐茂栋再控股或者参股星河系旗下的微创之星、星为信息等公司。

2015年12月,希努尔发布公告称,计划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为对价,向喀什星河等20名交易对方购买其合计持有的星河互联100%的股份,交易价格合计110亿元。

在2009年至2015年10月,星河互联已经陆续投资或创建了艾格拉斯、窝窝、微网通联、蜂巢天下、闪惠等60多家公司。

资料显示,曾经的上市公司巨龙管业(现已更名为艾格拉斯)在2014年5月开始操作收购游戏公司艾格拉斯,计划以25亿元收购艾格拉斯100%股权。根据公告,星河互联对艾格拉斯的整体投资为8188万元,通过退出实现的投资收益达到了9.28亿元。星河互联还通过退出对微网通联的投资,实现收益2.97亿元。2015年,星河互联创立的窝窝还在美股上市。

2016年,希努尔公告,决定终止与星河互联重组事宜。这并没有阻挡徐茂栋的资本运作,其在2016年闪电入主了两家上市公司。

2016年8月,徐茂栋以10亿元资金入主了步森股份。2016年10月,徐茂栋控制的喀什星河以29.37亿元收购了天马创投持有的*ST天马29.97%股权,*ST天马实际控制人变为徐茂栋。

倒手步森股份,通过*ST天马资本运作

2016年11月,步森股份就董事会决议,拟成立北京星河金服,定位是“中小企业金融管家”。为了配合公司金融信息服务的转型,12月,步森股份以1.17亿元的价格收购浙江稠州商业银行。2017年2月,步森股份决定与星河世界一起,计划以自筹资金共同设立西安星河网络小贷有限公司。

2017年11月,徐茂栋将步森股份转让,安见科技以10.66亿元的价格受让睿鸷资产持有的步森股份16%股权,睿鸷资产再将剩余持有的股权委托给安见科技,安见科技控制公司29.86%的投票权。此前步森股份参与的设立西安星河网络小贷等计划也终止执行。

*ST天马也逐步发展了不少星河系的业务。2016年12月,*ST天马宣布成立疏勒县耀灼创业投资、北京星河创服。2017年2月,*ST天马与机构恒天中岩出资设立并购基金星河恒天产业投资中心。

2017年3月,*ST天马决定将原天马股份的重要子公司贵州天马虹山轴承有限公司、北京天马轴承有限公司转让给公司原来的实际控制人。4月,*ST天马计划参股10亿元联合发起设立浙江浙商产融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5月,*ST天马对成立的耀灼创投增资6.4亿元。2017年12月,*ST天马计划出资不超过7.5亿元参与成立广州星河正泽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2018年4月,*ST天马宣布星河正泽计划以7.4亿元收购星河空间100%股权。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liyunqi@xjbnews.com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