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S CEO 眼中的未来云计算
901
2018-11-29 14:36    文章来源:T媒体
文章摘要:云计算,Andy Jassy 你怎么看?

在一年一度的AWS re:invent 举办前,AWS CEO Andy Jassy与《福布斯》网站作者、SiliconANGLE Media 的创始人兼CEO John Furrier进行了一场对话。

在这次内容广泛的采访中,当Furrier问及公司的状况时,Jassy显得轻松而自信。

“(人们)对AWS的需求总是永无止境”,Jassy表示到。

对于AWS来说,这又会是一次商业大秀。而对于Jassy,AWS就像他的万亿美元宝贝,但在别人欢庆他们在云计算领域的巨大领先地位时,Jassy却依然镇定自若。尽管AWS在市场上已经有了12年半的历史,但Jassy表示,AWS团队成员从不感到满足或缺乏饥饿感。

image.png

图片来源:ROBERT HOF/SILICONANGLE

“云计算仍然处于第一天,我们还有很多工作可做,”Jassy说道。

AWS云的重塑

如今的AWS似乎正保持着不可阻挡的步伐,而本周的大会将吸引50000+的参会者,并又一次成为一场围绕于云的热点事件。但在增长持续的同时,竞争也在加剧,Jassy深入剖析了AWS如何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推进,从而提高竞争门槛并增加对客户的价值。

“如果你看看AWS今年的创新步伐,就会发现,我们在2018年推出了1800多项重要服务和功能,高于去年的1400项。在那之前的一年是1000项,创新的步伐越来越快。”Jassy这样说道。

客户应用速度同样在加快。今年AWS增加了与各大体育赛事(MLB、f1、Pac-12)、零售商(zulily)、传统技术公司(GoDaddy、Oath、Epic Games、HubSpot和Mobileye)、工业公司(Cox Automotive、Samsung Heavy Industries和Ryan Air)以及政府机构、大学非营利与组织的客户关系。

今年AWS的营收运营率接近270亿美元,同比增长46%。然而,云计算行业目前仍处于早期应用阶段。

AWS cloud及其在IT领域的主导地位为其继续保持在该领域的成功提供了足够筹码。尽管追赶者不曾停下脚步,但它们也或多或少遇到了一些问题,如谷歌在如何进行竞争遇方面到了麻烦,而微软在复制AWS模式时则经济效益不佳,提供的服务也相对有限,而更多的公司放弃了,他们转向去专注于私有云或混合云。

“没有经验压缩算法,”当被问及竞争对手正在进行的模仿游戏时,Jassy回应到。

根据Jassy的说法,AWS的一贯原则就是关注客户的需求,并始终保持着如何对满足这些需求进行“服务”的世界观。在大举进军云计算领域时,AWS强大的管理纪律、细分的团队、数据驱动的运营计划和审查,以及运营方式的不断创新,均为其构建了巨大的竞争优势。“AWS行动迅速,倾听客户意见,在我们已经成功的云计算基础设施之上创造价值。”我们一直在考虑未来的两到五年内的事,”Jassy说到。

在不远的将来,AWS设想新一代开发人员不用去担忧实例、服务器和集群。开发人员将专注于编写软件,或者去购买将自动可用并跨基础设施中所有可以想象到的服务进行连接的Lambda函数。“我们期待一个完全不同的编程模型。所以我们在计算机方面考虑了很多,并在这块非常努力地工作,”Jassy说到。

全新类型的工作负载

对于AWS和云计算行业来说,有许多推动因素正在推动云计算的增长。如今各种规模的企业都认为云计算是安全的,而且在操作上更加便捷,而且其中也有很多计算能力。按照Jassy的说法,“我们正在重新思考如何以一种改变了企业计算应用速度和可接受度的方式来使用计算。”

Jassy继续说道,“虽然EC2实例将永远存在,但是容器和无服务器计算正在被思考为计算的基本单元,它们正在变得越来越小,新类型的工作负载从不同类型的计算能力中受益。”

他表示,AWS比其他供应商拥有更多类型的实例和实例家族。更多客户在运行像容器化微服务和扩展分布式工作负载等类似的程序,而不再考虑服务器、集群或自动性扩展。

2014年,AWS推出了AWS Lambda,从而进入了事件驱动的无服务器计算领域。使用Lambda,开发人员可以定义一个触发器来运行代码,并且它将自动运行和扩展高可用性的代码。

AWS还提供云集成的容器服务,包括Amazon Elastic容器服务和Kubernetes容器的托管。根据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的说法,在云中运行的大多数容器应用程序都是在AWS上运行的。

而在另一方面,众所周知数据库早已成为了另一个激烈的战场。尽管Larry Ellison不断重申Oracle在数据库中的优势,但实际上更多的客户正在转向AWS的数据库产品。今年早些时候,Verizon将AWS指定为他们首选的公有云提供商,并将亚马逊Aurora (AWS的关系数据库引擎)列为这一转变的关键原因。

“顾客只是不想在不必要的情况下支付更多。我们还没有遇到一个企业客户不打算逃离Oracle和SQL Server的情况。而且,我们的Aurora为他们提供了一种选择,它的性能和可用性与商业级数据库一样,但成本只有后者的十分之一,”Jassy说道。

AWS和Jassy在他们认为企业需要的一组新的工作负载上下了很大的赌注。这些新的工作负载不仅将企业当前的工作迁移到云上,而且还将云计算特有的新工作负载迁移到云上。

AWS认为,一刀切的单片数据库时代已经过去,开发人员需要各种各样的数据库,以提供最佳性能、可扩展性、可用性和最低成本的现代应用程序。这包括Amazon Aurora,一个完全与MySQL/PostgreSQL兼容的数据库引擎,它的耐用性和可用性至少与商业级数据库一样强,但成本只有后者的十分之一; 而DynamoDB则提供高度可扩展和完全托管的NoSQL数据库服务; 一个可完全托管的图形数据库服务Amazon Neptune以及其他可选服务。

Jassy阐述说:“企业客户对新的工作负载很感兴趣,而这为我们提供了最广泛、最强大的产品,比如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分析、Edge、无服务器和物联网。企业在数年的时间里一直在考虑迁移问题,对于这些新的工作负载,人们感到非常兴奋,因为它们现在可以开始获取新机会了。”

云端游戏变革者——AI和机器学习

许多人认为云计算不仅会继续存在,而且还将为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等新产品、服务和商业模式提供动力。行业专家、Greylock Partners风险投资家Jerry Chen表示:“机器学习是一种新的SQL。”

不出意外,当被问及在AWS云上进行机器学习的状态时,Jassy很快就回答说,目前在云上进行的绝大多数机器学习项目都是在AWS上进行的。

他说道:“事实上,成千上万的客户正在使用AWS的机器学习服务,包括Cox Automotive、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FINRA、数字地球、Expedia.com、F1、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美国橄榄球联盟、世界银行等等。”

在去年的re: invent大会上,Jassy向大家介绍了Amazon SageMaker,这是一项全面管理服务,它消除了机器学习过程中的那些繁琐工作。AWS希望SageMaker能够承担这项任务,也让更多的企业和开发人员能够进行机器学习。

“你可以想象,在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领域,我们正在研究人们想要的所有东西。不过,目前的ML和AI依然非常早期,”Jassy说道。

他继续补充到,“自推出SageMaker以来的一年里,我们进行了快速迭代,为该服务发布了200多个主要新特性和功能。由于这种创新的速度,以及它帮助我们的客户在他们的机器学习旅程中取得了快速进展,我们看到像Intuit、21世纪福克斯、GE Healthcare和NFL这样的大组织正在把它作为机器学习开发的基准。”

企业本地的AWS堆栈?

几年前,Jassy坚信所有工作负载都将迁移到公共云,但这需要时间,他说一些工作负载将比其他工作负载迁移得更快。在过去的几年里,AWS提供了Amazon Virtual Private Cloud(Amazon VPC)、AWS Direct Connect和Amazon Storage Gateway 等服务,以方便那些希望与AWS一起运行其本地数据中心的客户。

“当我们想到混合时,我们想到的是本地数据中心和云,而云就是AWS。我们相信,我们正处于一个真正重大的转型之中,大多数公司将不会拥有自己的数据中心,而当它们拥有数据中心时,它们的足迹将比现在小得多,”Jassy说道。

2017年,AWS与VMware合作在AWS上引入VMware Cloud,使绝大多数使用VMware上虚拟化的公司能够通过使用VMware工具来管理AWS上的基础设施。今年早些时候,AWS在VMware上发布了Amazon Relational Database Service (Amazon RDS),该服务可以让客户在基于VMware的环境中轻松地建立、操作和扩展数据库。解决方案可在本地运行,并在云中进行管理。

“我们与VMware的关系非常具有战略性。我们的技术团队在开发方面高度一致,在市场准入方面也保持同步。AWS上的VMware Cloud与我们的客户产生了共鸣,我们对目前的势头感到兴奋。”

数据中心的云计算能力巩固了云计算已保持强势的观点。Wikibon Research在几年前的首份云计算报告中就预测到了这一点(免费无需注册)。Wikibon的分析师还证实了一个事实,即企业正在改变路线,以适应云环境中运行业务流程,这改变了它们运营基础设施和开发应用程序的方式。

除了VMware的解决方案外,AWS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推出本地服务。与此同时,微软Azure发布了Azure stack,它旨在吸引那些使用它进行远程办公和边缘计算的潜在客户。然而,Jassy认为目前的方法行不通,基于VMware的成功以及客户的要求,他认为这是一个成熟的创新领域。

据Jassy说,“目前的本地提供的能力不足,也没有看到很大的吸引力。它们提供了一组有限的功能,这些功能在云中永远不会同步可用,而且还要求客户使用不同的工具来管理云和本地版本,并承担管理硬件和软件的重任。”

Jassy分享了他们的混合愿景,“我们从客户那里一直听到的就是,对于他们现有的本地数据中心,他们还没有准备好进行退休,他们希望能够尽可能无缝地运行它们,就像他们在云中运行AWS一样。他们想要使用相同的API、相同的工具、相同的硬件和功能,以跨越本地和云。”

当被直接问及是否会有AWS cloud用于本地时,Jassy回答到,“如果我们要做一些本地服务, 并具有计算或存储或其他一些功能, 我们会试图进行重新定义,因为我们不认为当前的模式会为客户带来一个很好的体验,或者是给予他们很多推动, 对如何让它具有更好的体验我们有别的想法。”

边缘计算

分析人士预测,企业正在为边缘计算或物联网制定长期计划和战略。预计这些新的物联网计划将采用一个云架构,用以构成一个完整的物联网混合云解决方案,它能够管理、存储、处理、保护和删除95%的今日边缘数据,以及99%的未来边缘数据。

对于此,Jassy的观点是:很多端点都可以成为边缘,大的边缘就是数据中心,而小一些的边缘可以是世界上任意位置的一个端点。“”他说道。

“作为许多端点,你可以调用边缘。大边是数据中心,小边可以是世界上没有连接的某个位置。“随着世界推移,当人们讨论混合云并战网未来10到15年时,许多本地产品将成为边缘,其中很多都是设备端的”。

过去,该行业的分析师认为,更多的边缘设备在某种程度上对云计算产生不利影响。Wikibon分析师Dave Vellante不则同意这种看法,他认为这其实是云计算的一个巨大机遇。Vellante说到:“云计算将有很多支持边缘的产品,与其他没有更大产品集的云计算相比,它将具有显著的优势。”

Jassy对此表示同意,并解释了为什么边缘将成为云计算的一个巨大机遇。“因为现在的大多数边缘位置要么是设备,要么是数据中心,它们占用的空间更小,可用的计算和存储空间也会少得可以忽略,所以所有繁重的计算和分析都将在云端完成。而你将要做的是在你负担不起往返云计算或者根本没有进行连接的地方采取行动。”Jassy解释道。

客户们也承认,在计算量较大的工作负载分析与存储、应用程序构建以及机器学习中,云非常有用。

Jassy认为,大脑将在云端,而计算的动作将在边缘。“大脑将处于云端,但推理、预测和动作都必须在设备或边缘本身完成,延迟必须很低。客户将会想要一种混合型的实施,让他们在那里做他们需要的计算和存储,但也可以无缝连接到云的其余部分。”

随着混合技术不断改变现有格局,AWS希望继续为使用计算和边缘物联网的新工作负载添加真正的可编程基础设施服务。剩下的唯一问题就是AWS将如何建立其连接来对接网络的边缘,从而实现无缝云、本地和物联网边缘连接的愿景。

来源:Forbes

作者:John Furrier

翻译与编辑:张飞逸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