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互联网——冬天里的一把火
2529
2019-01-25 10:15    文章来源:T媒体 卿云
文章摘要:2018年创投行业感受最深的是寒冬,很多公司不惜流血上市。但同时可以看到工业互联网的火热,这一年是国内全面实施工业互联网的开局之年。

2018年创投行业感受最深的是寒冬,很多公司不惜流血上市。但同时可以看到工业互联网的火热,这一年是国内全面实施工业互联网的开局之年。

2012年GE(通用电气)首次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次年推出了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这位先行者一直以来广受赞誉,被寄予厚望。近两年却负面不断,自去年8月起频传GE将打包出售包括Predix在内的数字资产(GE Digital),这也一度使得工业互联网的前景进入外界质疑的包围圈。直到12月,GE宣布为Predix及其他数字资产成立全资子公司单独运营,靴子落地GE股价应声上涨。

在Predix“水深火热”之际,国内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发展正进入井喷期,没有因为GE一个企业的战略变化而改变。IDC预测,2020年,中国工业互联网市场规模将达到1275亿美元,2015-2020年的年均复合增速约为14.7%。

阿里云等挺进工业互联网

2018年5月腾讯云发布“工业互联网助力平台”,8月,金蝶发布烁金工业互联网平台,阿里云IoT联合工信部赛迪研究院(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重庆南岸区政府,三方重磅发布了“飞象工业互联网平台”,Inspur World 2018大会上,浪潮在云ERP未来的布局规划突出了工业互联网的建设,推出开源工业PaaS平台,由浪潮牵头成立的中国开源工业PaaS联盟正式启动;11月金山云与鞍钢集团联手打造的工业云平台“精钢云”正式落地,阿里云在广东推出飞象工业互联网平台……

对于2018年会有这么多工业互联网平台涌现,业内人士指出主要是政策鼓励的原因。去年Predix开始传出被卖之际,赛迪智库信息化中心工业互联网研究室主任袁晓庆接受《中国电子报》采访时强调“Predix如今所面临的局面说明工业互联网平台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政产学研协同,也验证了我国举国体制推进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和应用推广的路径是正确的、可行的,我们需要毫不动摇地抓住这一战略窗口期,加强工业互联网平台培育。”

举国推动,政策指导。2017年11月,国务院印发《国务院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政策是风向标,2018年从国务院、工信部到地方四处落地开花,2月,工信部研究编制《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7月又印发了《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及推广指南》(下称《指南》)和《工业互联网平台评价方法》。地方上40年前走在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省在工业互联网政策上又一次先行一步,2018年3月20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印发《广东省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实施方案》(下称实施方案)和《广东省支持企业“上云上平台”加快发展工业互联网的若干扶持政策(2018-2020年)》,是为首个出台的工业互联网地方政策,随后其它省份相继跟随。

在规划中,工业互联网建设包括网络、平台、安全,其中网络是基础、平台是核心、安全是保障,作为核心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云计算厂商和云ERP厂商是重度参与者。

据悉金蝶的烁金工业互联网平台便是以工信部去年7月发布的《指南》为依据,由边缘层、PaaS平台层、SaaS应用与工业APP层三大核心部分构成,目前烁金工业互联网的客户开拓还是以金蝶云的制造业客户为核心,主要是配合金蝶产品线一起发展。云计算厂商不少都是与政府合作,比如“飞象工业互联网平台”是阿里云IoT联合工信部赛迪研究院(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重庆南岸共同打造,据悉,飞象平台3年内将接入100万工业设备,5年内将助力重庆4000家制造企业实现“智造”。金山云与鞍钢合作的“鞍钢云”,对金山云而言,利用精钢云将自身工业制造和数字化转型能力转化为服务能力,构建工业智能制造的行业云平台。未来以“云+大数据+AI+IoT”为支撑,结合钢铁上下游、周边企业,组建基于精钢云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工业互联网平台一个探索中的发展路径是从与单个企业合作到行业平台,再到跨行业、跨领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需要各方的合作,需要云计算、大数据、AI、物联网等新技术与业务更好的融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金蝶中国K/3产品事业部总经理张剑云去年8月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指出,“GE旗下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的指导工艺优化实力很强,而我们目前连数据化都还没完成,离那一步还有些远。”

PaaS平台是接下来的发力点

广东省作为中国制造业大省发力工业互联网早,目前在大力推动工业企业“上云上平台”,“上云上平台”只是第一步,广东省的实施方案中指出了分阶段推进,具体来看:

2018年,围绕企业关注的成本、效率、品质等问题,推动相关业务系统上云。通过工业互联网提供模块化、低成本、快部署的工具和手段,重点解决企业信息化部署成本、生产效率、经营成本、产品品质等问题,推动企业广泛“上云上平台”。

2019年,围绕企业内部打破信息孤岛的目标,推动企业的核心业务系统“上云上平台”。通过数据集成共享,实现企业内部互联互通、高效协同、提质增效。

2020年,围绕企业之间的业务数据互联互通,实现产业链、供应链企业协同的目标,推动企业核心业务系统以及生产设备和产品“上云上平台”。通过设备互联、人机互动、数据分析,实现生产资源优化配置、制造能力精准交易,促进供应链企业高效协同。

iWorker工作家是位于深圳市的一家云ERP厂商,从2016年开始关注工业互联网。其联合创始人周全告诉T媒体至少从广东来看目前还是政府牵头,企业深度参与。以广东省为例,继推出实施方案和扶持政策后,去年9月26日广东省工业互联网应用平台正式投入使用,11月广东省工业互联网应用服务平台新版上线并开放首批服务券申请。

图片1.png

(来源:广东省工业互联网应用服务平台

在广东省工业互联网应用服务平台应用服务目录里,供应链协同、进销存及仓储管理、人力资源与绩效管理等都是ERP中的模块,周全认为在工业互联网的建设中,云ERP+MES将是重头戏。因为它是工业互联网的“入口”。

周全觉得各省对于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支持力度都非常大,目标就是将每家零散的信息孤岛的工厂搬到云上,在市场化的前提条件下进行统一管理,进行优胜劣汰,资源分配。

经过一年的发展,工业互联网建设取得了成绩也有很明显的不足,以制造业第一大省广东省为例,去年年底《深圳市工业互联网平台测试评估总结报告》中指出,PaaS层能力尚显不足,一方面部分平台尚未构建PaaS,平台服务聚焦于基于设备连接叠加数据分析的服务和传统工业软件的云化服务,另一方面是部分企业虽然具备PaaS架构,但是PaaS功能尚不完备,提供的模型、微服务、开发工具等种类和数量有限。三是各平台工业APP基础较好,但是仍处于起步阶段,目前各平台均能够为用户提供工业APP服务,但是工业APP的质量水平和服务类型仍需进一步加强。

报告指出下一步要提升平台的服务能力,完善PaaS架构,夯实平台的基础支撑环境,从而支持整个平台的多层能力开放。

周全介绍,在众多参与者中,阿里云更偏于IaaS层数据分析,而云ERP的PaaS平台如iWorker Tools更偏应用层。“我们这边只有生产制造的管理数据,生产的物料数据,包括一些行业数据,(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分析,但是最终消费端的数据不在我们手里,在阿里那边,将供、需端的数据汇总到大数据平台,然后再分配出去。”

根据iWorker工作家的观察,工业企业对于数据比较谨慎。虽然对于上云有了新的认识,周全认为现在工业互联网面临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必须要真的形成工业互联网才能产生让企业看得到的价值,但是如果无法将这些企业加入进来,又无法形成工业互联网。“我觉得两三年内如果有一些样板出来,制造业由于加入了工业互联网,上了这趟快车,给业务带来了帮助,那就好办了。要树立这样的典型,光贴钱是不行的。”目前对于参与到“上云上平台”的工业企业都设立了门槛,实现80%规模以上企业上工业互联网云依然有很大的挑战。需要企业、政府各方继续教育市场,进一步努力才能够做得到。

上公有云还是私有云?

私有云和公有云并没有定论,曾经一度认为私有云不是云计算的AWS在去年推出了私有云版本,在工业互联网领域,2018年11月,先行者GE宣布推出首个私有云版本的Predix,允许用户部署在本地数据中心,同时在边缘侧放入了更多的软件应用,以满足更多用户的使用需求。

但是从政策来看,鼓励企业上公有云。比如广东省的落地政策中,对于采用公有云的企业,给予不低于80%的整体优惠。公有云便于社会资源的优化分配,互联网专家吕建伟在一篇文章中说过,单个企业的内部ERP迁移上云没什么价值,真正的SaaS是网络连接、数据智能。他在同一篇文章中写道:

“下半场的SaaS的核心是智能调度引擎。过去是企业内部人财物资源的调度,靠管理者人为来计划来整合调度。现在是全网络连接,这样的社会级的人财物资源的调度,人的大脑已经无能为力了。必须智能调度引擎。

但只有360度社会化海量数据天天训练,这个智能调度引擎才能够持续进化。

一旦这样的引擎被私有化部署了,对不起,它就停止生长了,它就是三岁小孩智力了,它不再持续进化了。你还想不想私有化部署了?”

不过国内企业尤其是大中型企业有的对于数据更为敏感,去年8月工信部印发的《推动企业上云实施指南(2018-2020年)》,在科学制定部署模式中提到了大型企业逐渐上云的过程,大型企业可建立私有云,部署数据安全要求高的关键信息系统;可将连接客户、供应商、员工的信息系统采用公有云部署,并与私有云共同形成混合云架构。对于数据安全要求高且需对外连接提供服务的信息系统,可考虑采用数据存储于私有云、应用部署于公有云的混合云架构。

从中可以看到对于内外连接、上下游连接的地方鼓励采用公有云,一切为了便于社会资源的调度和最优分配。周全介绍,现在中国制造业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难题是产能过剩,尤其是低端制造业,其实核心是供需不透明不够智能化,工业互联网的建设一方面是解决社会协作问题,另一方面是解决制造业产能过剩问题。

开局之年已经过去,2019年随着5G的发展中国的工业互联网可能会有新的面貌,此外随着AR等新技术的发展工业互联网业将迎来更多的参与者,比如AR厂商亮亮视野去年年底开发的小亮工业平台。工业互联网的价值毋庸置疑,但是前期发展的时候容易夸大,可以肯定的是政策红利将进一步驱动工业互联网在国内的快速发展与落地。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