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Anthos,谷歌旨在成为容器生态中的VMware?
2022
2019-04-15 17:59    文章来源:T媒体
文章摘要:谷歌的企业云服务野望会成功吗?

在最近结束的Cloud Next大会上,Google宣布推出Anthos,这是一个企业混合和多云平台。

虽然在会议上,谷歌发布的各类公告超过了100个,但Anthos最终脱颖而出,因为它的出现标志着谷歌正式进入企业数据中心,它也是主流公有云供应商带来的首批官方多云平台之一。

从CEO Sundar Pichai到云计算主管Thomas Kurian再到技术基础设施副总裁Urs Hölzle,Anthos均被称为下一代技术,显然,谷歌的高层领导团队都对Anthos感到自豪。

Anthos与其他公有云服务不同。 它不仅仅是一个产品,而是一个伞形多元化服务品牌,其与应用程序现代化,云迁移,混合云和多云管理等主题相结合。

虽然在Cloud Next大会上,谷歌对Anthos进行了各种宣传,也公布了一些一般可用性,但Anthos的公告依然令人困惑,因为说明文档文字不详,并且该服务也未与自主服务控制台完全集成。总之,除了混合连接和多云应用程序部署之外,外界对谷歌的这项新技术知之甚少。

以下是对Anthos未来图景的进行的一个推测。

构建模块

Anthos的核心是目前最流行的开源项目之一:Kubernetes,其构建在Google Kubernetes Engine (GKE)基础之上的。该产品是在谷歌云平台上提供的托管容器服务,而其他一些关键技术也增强了Kubernetes的能力。

让我们来仔细看看Anthos的核心构建模块:

1)Google Kubernetes Engine,这是Anthos进行中心指挥的控制中心。客户使用GKE控制平面来管理在谷歌的云、内部数据中心和其他云平台上运行的分布式基础设施。

2) GKE On-prem,谷歌提供了一个与GKE一致的基于kubernetes的软件平台。客户可以将其部署到任何兼容的硬件上,而谷歌负责管理平台。从升级Kubernetes版本到应用最新补丁,谷歌将把它当作GKE的逻辑扩展。需要注意的是,GKE on -prem作为一个虚拟设备运行在VMware vSphere 6.5之上。而对其他管理程序(如Hyper-V和KVM)的支持正在创建中。

3) Istio,该技术支持跨平台的联邦网络管理。Istio会充当服务网格,以连接跨数据中心、GCP和其他云部署的应用程序的各个组件。它可与VMware NSX、Cisco ACI等软件定义的网络无缝集成,当然还有谷歌自己的Andromeda。在F5等网络设备上已有投资的客户可以将Istio与负载平衡器和防火墙集成在一起。

4) Velostrata,谷歌于2018年收购来的云迁移技术,它可为Kubernetes公司提供云迁移技术支持。Velostrata提供了两个重要的功能——本地物理/虚拟机数据流,以在GCE实例中创建副本,和将现有的虚拟机转换为Kubernetes应用程序(pod)。这是业界第一个由谷歌构建的物理到Kubernetes (P2K)迁移工具。这个功能可以在Anthos迁移时使用,目前还处于beta测试阶段。

5) Anthos配置管理(Anthos Config Management),Kubernetes是一个可扩展的策略驱动平台。由于Anthos的客户将不得不处理运行在各种环境中的多个Kubernetes部署,因此谷歌试图通过Anthos简化配置管理。通过部署构件、配置设置、网络策略、秘密和密码,Anthos配置管理可以维护配置并将其应用于一个或多个集群。可以将此技术视为与策略和配置相关的所有内容的版本控制的、安全的中央存储库。

6)Stackdriver,它为Anthos基础设施和应用程序带来了可观察性。客户可以跟踪Anthos中运行的集群的状态以及部署在每个托管集群中的应用程序的运行状况。它会起到集中监视、日志记录、跟踪和可观察性平台的作用。

7) GCP Cloud Interconnect,没有企业数据中心和云基础设施之间的高速连接,任何混合云平台都不完整。当数据中心与云连接时, Cloud Interconnect可以提供高达100Gbps的速度。客户还可以使用Equinix、NTT Communications、软银等公司提供的电信网络,将数据中心扩展到GCP。

8) GCP Marketplace,谷歌创建了一个可以在Kubernetes上运行的ISV和开源应用程序的列表。客户可以通过单击安装程序在Anthos中部署Cassandra数据库和GitLab等应用程序。最终,谷歌可能会提供一个由内部IT维护的私有应用程序目录。

综上,可以看到谷歌的产品管理团队为Anthos的服务做了大量的工作。

绿地(Greenfield)VS棕地(brownfield)的应用

Anthos的核心主题是应用程序现代化。谷歌设想了一个所有企业应用程序都运行在Kubernetes上的未来。为此,它投资了Velostrata等技术,以将虚拟机就地升级为容器。

谷歌为VMware vRealize构建了一个插件,从而将现有的虚拟机转换为Kubernetes Pods。即使是PostgreSQL和MySQL这样的有状态工作负载,也可以在Kubernetes中作为状态集迁移和部署。

在典型的谷歌风格中,它会淡化本地虚拟机向云虚拟机的迁移过程。但Velostrata最初的产品都是关于虚拟机的。运行传统业务线应用程序(如SAP、Oracle Financials和Peoplesoft)的客户可以继续在本地虚拟机中运行它们,或者选择将它们迁移到Compute Engine上。从技术上来说,Anthos可以在Kubernetes中运行的虚拟机和容器化应用程序之间提供互操作性。

在具体使用Anthos中,谷歌希望在Kubernetes中使用所有目的基于微服务的应用程序(绿地,greenfield),同时将现有的虚拟机 (棕地,brownfield)迁移到容器中。运行在非x86架构和遗留应用程序中的应用将继续在物理或虚拟机中运行。

广泛的行业合作

谷歌经常因缺乏与其他行业参与者的进行合作而饱受批评。但怀着打败的微软和亚马逊的雄心壮志,谷歌目前正在加强与生态系统中成熟参与者进行合作。这一举措无疑将有助于谷歌将其定位为企业玩家。

所以,若要想在Anthos身上取得成功,谷歌必须通过现有的企业参与者来推动其栈。它正在寻找与微软(Microsoft)和亚马逊(Amazon)携手推出混合云的伙伴。

如思科正在将HyperFlex、ACI、SD-WAN和Stealthwatch Cloud扩展到Anthos,以交付经过验证的软件定义的网络功能。VMware正在为VeloCloud的Pivotal Kubernetes Service (PKS)和SD-WAN添加Anthos支持。它还将其流行的SDN NSX与运行在Anthos中的Istio集成在一起。

在发布时,Anthos已经取得了超过12个ISV的支持,从Citrix到NetApp再到MongoDB,有很多平台供应商将他们的软件与Anthos集成在一起。

Kubernetes的“圈地运动”

作为Kubernetes的创始人,谷歌对容器管理有所了解。当Docker开始吸引开发人员时,谷歌意识到这是开始推出Kubernetes的最佳时机。该公司还迅速在公有云计算领域推出了业内首个托管的Kubernetes。尽管Kubernetes提供了十几种托管服务,但GKE仍然是运行微服务的最佳平台。

凭借对Kubernetes的理解和大量投资,谷歌希望在容器和微服务的“美丽新世界”中占有一席之地。它希望企业能够从虚拟机跨越到Kubernetes,以运行该公司各类的现代应用程序。

Anthos是谷歌的一个大胆举措。它摒弃了竞争对手用来吸引企业的混合云陈词滥调,不过依然具有一定风险。Anthos必然会被拿来与微软Azure Stack以及由VMware和Outposts组成的AWS混合故事进行比较。谷歌与其他产品的根本区别在于其技术基础深深植根于容器和Kubernetes。

谷歌希望利用其在Kubernetes和云原生生态系统中的优势地位。通过Anthos,谷歌的目标是成为容器生态系统中的VMware。它所做的正是VMware所做的,将其管理程序和软件定义的基础设施推向企业。

但微软也在容器和Kubernetes上加大了筹码。通过在旗舰的公有云服务中引入了私有云,微软模糊了Azure和Azure Stack之间的界限。在Azure Kubernetes Services上,微软完全有可能走向与谷歌相同的道路。去观察微软如何在Azure Stacke利用Kubernetes将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如果一切都对谷歌有利,Anthos最终将成为运行企业工作负载的首选平台。

企业就绪表态

让Cisco和VMware的高管与Thomas Kurian一起登台,是谷歌的一项表态,表明其已经为企业做好了准备。这无疑增加了企业客户投资GCP和Anthos的信心。

Kubernetes被认为是一个高度技术化、极客化的平台,吸引着开发者和运营商。有了Anthos,谷歌将改变人们对Kubernetes的看法。它将平台变成了一个可行的、可靠的、企业级的混合云平台。

在Thomas Kurian掌舵后,谷歌将目光投向了企业。如果谷歌充分利用伙伴关系,并继续与关键行业参与者合作,它将与Anthos一起撼动企业基础设施市场。

云原生生态系统的巨大机遇

Anthos增加了云原生生态系统的信心。正如本文前面提到的,谷歌正试图成为Kubernetes的VMware。但与VMware确立自己作为企业领导者的地位时相比,市场动态是非常不同的。

最显著的区别是开源软件。谷歌正在一个软件不再是关键区别的环境中进行竞争。

为了在Anthos取得成功,谷歌必须依赖于社区和生态系统。这为新兴的初创企业提供了途径,它们可以提供使云计算原生计算栈完整化的利基产品。像Tigera, Portworx, Robin, Confluent, Cloudbees这样的初创公司将会从Anthos push中获得巨大的收益。

服务提供商和系统集成商也在为Anthos上的机会做准备。从各类小型公司到埃森哲(Accenture)和Cognizant等全球性战略咨询公司,谷歌的混合营销策略将转化为数百万美元的服务机会。

而随着谷歌向企业宣传和销售Kubernetes,许多新兴企业将乘势而上,把自己的议程推向企业。

因此,谷歌对Anthos的巨大押注将有利于行业、开源社区和云原生生态系统加速Kubernetes的应用。

来源:https://www.forbes.com/sites/janakirammsv/2019/04/14/everything-you-want-to-know-about-anthos-googles-hybrid-and-multi-cloud-platform/#280bc00a5b66

作者:Janakiram MSV

翻译:张飞逸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