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联通到申通,传统IT正在被抛弃
1835
2020-01-06 10:38    文章来源:银杏财经 原创: 金羽银杏(threemornings)
文章摘要:对企业而言,上云已不是yes or no的选择。

2008 年 5 月 4 日,一年一度的 interop 技术贸易展在拉斯维加斯拉开序幕。展会上到处都是闪烁着的显示器和观众的嘈杂声,来自微软、英特尔、IBM 等公司的员工穿着笔挺的西装,正在展位上卖力地展示着他们最新推出的产品。

在展会的另一角,有这样一家公司,展位冷清,门可罗雀。只有一位工作人员参展,他的着装不带公司标识,介绍也鲜有人问津,他看着别人展位上的热火朝天,意识早已陷入了自己的思考。

这个人正是来自 AWS 的云计算行业专家 James Maguire,谁也无法预料,当时他在现场介绍的云计算项目,会在几年之后颠覆市场价值 3 万亿美元的全球 IT 行业。

同年,马云从微软亚洲研究院挖来王坚,为阿里巴巴解决「脑力」问题。从代码到芯片,从自用到开放,阿里云十余年的艰难创业,不止为自己赢来了卓绝的市场地位和新入选的院士王坚,更为自己守来了云计算全面取代传统 IT 的新时代。

第1则

-THE FIRST-

半个月前,宇宙第一行工商银行联手阿里「上云」的新闻刷了屏。原因在于金融业务对信息科技抱有巨大需求,又对数据安全极度敏感,对云计算厂商而言,这既是「必争之地」又是「硬骨头」。

金融作为国家经济运转的基石,自身的基石首先就是传统的 IT 基础设施,即通常所说的 IOE。以工商银行「上云」为信号,我们可以认为,各行各业全面上云已是必然,传统 IT 丢失的地盘绝不止于互联网领域。

近日,斥百亿巨资完成入股的申通与阿里再度加紧了联系,申通快递对外宣布:已经成为全国首个全面上云的快递企业, 目前包括订单平台、巴枪系统在内的核心业务系统已稳定运行在阿里云上,云上日处理订单量近 3000 万。

2.png

申通技术总架构师易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讲到:「申通选择全面上云,不仅是在变革基础架构,更是一场研发模式的变革」。

申通此前一直是以传统 IOE 架构基础上构建的 IDC 系统运行。从业务表现能力来看,高速增长导致数据量膨胀已经使系统无法支撑,比如订单系统只能保留 3~6 个月的数据查询,对历史数据都无法进行在线搜索。从更深层次来看,目前基于传统架构的数据孤岛效应明显,导致很多信息不能共享,申通整个业务模式创新都受到了阻碍。

对于整个快递业而言,目前整个行业竞争激烈,如何借助数据技术和 IoT 等技术提升效率,已经成为各大快递企业的核心议题。

除开申通快递以外,近日还有不少企业例如:银泰百货、亚运会、贝因美等系列乳业都陆续传出和阿里云达成合作的消息。窥一斑而览全豹,他们都不是互联网企业,而这一系列传统企业抛弃传统 IT,拥抱云计算的背后,是一场云计算与传统 IT 业的赛道争夺战。

在云计算出现以前,对于大多数企业而言,硬件自行采购以及 IDC 机房租用,是最主要的两种 IT 基础设施构建方式。可以说只要有信息处理的企业在此前都绕不开三个公司:IBM、甲骨文 Oracle 和 EMC。

IBM 提供小型机服务器,甲骨文提供集中式数据处理库,EMC 提供高端储存。企业既受益于此,又受限于此,它们三位一体,几乎以垄断的姿态在全球各大市场上混得风生水起。

市场需求给了 IOE 先于他人的话语权,让它们与各大企业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就拿甲骨文来说,当时其在国际市场上的消费惯例是,客户购买产品后,每年必须上交 22% 的服务费,以供它们进行软件系统维护和升级。

在云计算泛起零星火点的 2008 年,甲骨文风头正盛,其营收超越了 IBM 成为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而在中国市场,它正因为上述规定引起了国内企业的广泛不满。

当时中国联通所有与业务相关的系统,包括计费、结算、缴费、分析、CRM 等都构架在 Oracle 数据库上,可称得上是性命相托。面对联通有意采纳甲骨文的新产品,对方却要他们先交齐这些年欠下的服务费,即罚款 6000 万,再谈产品升级的问题。

面对记者关于「是否担心大额罚款导致联通将数据迁移至其他平台」的发文,一位甲骨文前员工回答,「不会,如果迁移,显然他们的成本会更高,风险也更大」。

究其根本是,联通为了自身业务和数据的安全,根本难以割舍甲骨文的数据库服务。Oracle 甚至 IOE 在电讯行业的垄断地位难以被撼动,可谓是垄断行业被技术垄断扼住了喉咙。

同在 2008 年,阿里巴巴也发现了自身的发展没有陷入业务或政策困境,而是正受限于 IT 设施。于是阿里在国内率先扛起了反「IOE」的大旗,在内部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去 IOE 化运动,第二年阿里云宣告成立。

对于阿里巴巴而言,当年发起的这项清扫运动,可能只是内部对于数据架构与技术革新一次「无意之举」,但从整个行业而言,就此埋下了企业全面上云的燎原火种。

天下苦 IOE 久矣,风头正盛的甲骨文,给联通开出 6000 万罚单的甲骨文,并没有意识到由盛转衰的拐点已悄然出现。时至今日,无论是互联网还是传统行业,电讯还是金融,联通还是申通,都在积极拥抱云计算,传统 IT 在其猛烈进攻下节节败退。

第2则

-THE SECOND-

对于云计算行业应该做什么,阿里显然有自己的看法。

如今,阿里云的能力已凝结成「四张王牌」——飞天云操作系统、飞天大数据平台、阿里巴巴双中台和智联网 AIoT。阿里巴巴逐渐从一家单纯的云基础设施提供商,向云上智能化提供商转型,完成了从个人网盘式「云」服务,到产业级云计算的跨度飞跃。

3.png

根据最新的 IDC 报告显示,云计算在全球 IT 基础设施目前占比已经超过 50%,云计算超过传统数据中心成为市场主导者。根据 Gartner 预计,全球公有云服务市场在 2020 年将增长 17%,达到 2664 亿美元。

而反观此前传统的 IT 企业,2019 年 5 月,甲骨文开始在中国大范围裁员,裁员的对象正是开发人员。作为一家以软件开发著称的国际巨头,此举基本印证着其在市场上止不住的衰落。而早已被戴尔并购的 EMC 和营收连续 5 个季度同比下滑的 IBM,境况也不必多说。

两相对比之下,我们可以发现,传统 IT 式微已经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目前企业 IT 已经不能跟上最新的技术步伐,安全性和兼容性成了他们前进路上最大的绊脚石。而反观整个云计算,却在行业的需求下,发展得如火如荼。

云计算其不仅仅是降低成本这么简单,更多的是一种思维方式的转变。去 IOE 化说白了就是用互联网的服务模式,去颠覆传统 IT 行业的商业模式,用买计算替代了买计算机。云计算革的就是传统 IT 厂商的命。

IOE 时代厂商需要购买大量的软件,而在云计算时代,大家都在云平台上,需要什么服务,就可以直接分割给你。这其中涉及的大背景是,阿里决定要把自身所有技术和能力向外输出,这远远超过了传统 IT 所能提供的软件服务。

云计算有一个宏观特特征——通用目的技术,与专用目的技术对立。从字面上来看,就是云计算可以适用于许多领域,而非局限于某一特殊领域。

用数据衡量,一个人需要一台很小的电脑,只有一个 CPU,一个 G 的内存,微不足道的宽带,但市场上不能提供。因为没有人会为了满足这样一项这样小的需求,而专门设计和生产一类新产品。而在一个云计算平台上,他需要多大,就可以给他「切割」多少。

用服务衡量,云计算能提供的早已超越了计算本身,而是各类商业服务。例如阿里云,它是一个商业操作系统,第一要义是它的理念,第二就是能力。阿里中台将整个集团的商业要素和能力,沉淀出了一块块积木,通过阿里云向全社会开放。

在阿里云的网站上,抽象的积木全部被做成实实在在的产品。阿里巴巴所用的技术,跟平台上提供的产品完全一样,客户在第一时间就可以用到跟阿里巴巴一模一样的底层。阿里对商业的解决方案,可以触达每一个行业。

而身处快节奏时代的阿里云,依旧在推陈出新的路上。本月 19 日,阿里云宣布再次升级企业服务:从域名注册,到企业工商注册、OA 办公系统、工商财税等 100 多项企业服务尽在囊中。

4.png

阿里巴巴总裁靖捷在接受采访时谈到:「马克思主义哲学概括「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放到企业服务领域,借用过来就是「企业是一切消费者关系的总和」。企业有需要的话,阿里就去设计开发。当能力形成之后,更多的商家就可以通过合作来获得,并把不同的能力合作起来,最终获得新客的增长。虽然每个客户的解决方案可能不同,但内核一致。」

譬如你开了一家花店,是否要用阿里巴巴的商业操作系统,用哪些能力,都可以根据自身需求为自己量身打造一个方案,最终开出一家能灵活处理数据,管理和运营都更具效率的花店。

从技术的角度来看,企业上云可以获得稳定高效、安全经济的云服务,目前用云可比传统 IT 节省一半以上成本,提升 10 倍以上稳定性和 50 倍的安全性。从企业商业价值的角度看,企业上云更大的意义在于是企业转型的起点。

第3则

-THE THIRD-

前不久,Google 的两大创始人退居幕后,接任职位的是印度裔 CEO Pichal。其实坊间早有争议称:目前硅谷企业中,印度裔高管的人数早已超过华裔人数。

并不是华裔高管的能力不行,而是随着国内互联网发展,数量多体量大的中国科技企业,早有能力容纳下这些人才,甚至吸收国外科学家加入其中。

此前,美国 NBC 就曾报道过,因中国海归回国创业导致美国人才流失的现象。目前国外获得学位中约 80% 选择回国,且 15% 都加入了科技互联网行业,其中搜索人才声势最浩大的就有阿里。

目前在全球知名科技公司中,阿里巴巴是唯一一家光研发人员就占了员工总数一半以上的科技企业。根据之前普华永道的报告显示,截止 2018 年,阿里巴巴研发投入已经连续三年位列中国上市企业之首。

人才上的投入,带来了技术上的红利,去年一年阿里巴巴发布了 4000 多篇国际论文,并囊括了多个国际赛事的冠军。今年 9 月的 2019 杭州·云栖大会上,阿里云推出了全球最强的 AI 芯片——含光 800。

5.png

在测试中,含光 800 推理性能高达 78563 IPS,是英伟达同类最强产品的 4 倍。AI 分为训练和推理两个过程,并借由芯片达到效果,目前含光 800 已经应用在阿里巴巴的视频图像识别、分类、搜索等领域,并将这些 AI 能力通过智能云向外部开放。

如同阿里云一般,得益于技术和人才的贡献,云计算行业在计算资源以及软硬件方面的提升,早已超越传统 IT 行业。对企业而言,在 AI 时代能带来更多价值的显然是云计算而不是传统 IT。

甚至对企业而言,上云已不是 yes or no 的选择,而是考虑迁移重构以适配云端,让云计算更好地服务于生产经营,是 where and how 的抉择。这也是类似亚马逊 AWS 和阿里云这类,由实际业务孕育而出、趟雷无数的云计算服务提供商,市场份额优势的由来。

传统连锁超市大润发,也在今年 7 月宣布要将所有 IT 系统迁移至阿里云,并启动中台建设。其目的在于将产品信息和交易信息的数据整合处理、精密分析,以指导在业务上的决策。

第4则

-THE FOURTH-

「企业上云」现在已经不是一句口号了,而是大多数行业正在进行中的状态。

随着技术的发展,云计算逐渐消除了人类与技术的界限。在计算资源从数据中心向云计算平台转移的过程中,技术高墙被无形瓦解,「新世界」的建构正在形成。一切久经考验的商业手段、成本高昂的新技术、方便经营的企业服务,都能被每个企业直接获得。

过去五年我们看到了云计算的飞速发展,从 12306 到城市大脑,从人工智能到工业互联网,世界在云上产生了无数创新和无限可能。目前拐点已至,全面上云的浪潮正在形成,传统 IT 的消亡只是时间问题。

作为下一代商业基础设施,云计算市场的博弈才刚刚开始。下一步应考虑,怎样提供 IT 以外更多的价值,即从单纯的云上算力提供商,进化为云上服务提供商。

云计算,不仅为企业减包袱,更要送企业上青云。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