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光动画《杨戬》:水墨、石窟、洛神赋,中式美感背后有中国云计算
8302
2022-09-22 22:26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TO B新势力
文章摘要:从2001年到2010年,《怪物史瑞克》用十年时间完成从从第一部到第四部的上映,除去剧本创作、拍摄的因素,视效创作是限制出片的一个重要因素。

撰文/宇婷

从2001年到2010年,《怪物史瑞克》用十年时间完成从从第一部到第四部的上映,除去剧本创作、拍摄的因素,视效创作是限制出片的一个重要因素。

图片来源:豆瓣

十年以来,动画行业创作大多以“量入为出,有多少资源做多少事”的工作法则,迪士尼的出品量也很难超越3部,这几乎可以称为“梦工厂Shirek定律”。

动画电影涉及到专业的技术挑战:单镜头模型海量(百亿以上),单桢渲染时长、全片渲染时长漫长,全片存储备份等等。

动画渲染的痛点在于计算用量大,存储用量大,业务波动大,以及性能要求高。这是典型的云+HPC业务场景。云计算渲染目前正在支持动画的视效制作发生变革。这其中包括云计算的云节点数量,存储吞吐,节点性能,以及超大规模云存储,对渲染场景进行了支持。

今天,电影动画效果的呈现背后需要解决技术资源的规模和弹性挑战。在影视链条中,大型视效公司和渲染农场可以提供解决方案,但本地生产同样充满自己的挑战,大型视效公司的难处在于资源固定、升级和弹性;渲染农场的挑战是稳定性和多地部署。

云计算目前能够解决的原因是提供了弹性高性能计算能力。这种能力实际上不仅适用于动画制作,还包括石油勘探、气象预报、制造业CAD等场景。

为了解了其最新作品《杨戬》背后的一些技术细节,TO B新势力近日采访了追光动画DT组长黄胜,他分享:“《杨戬》的制作周期比以往任何一部电影制作周期都久,加上剧本创作,总计2年多的时间。在这部影片中,既用到了GPU实时渲染,也用到了大量的CPU渲染。”

“GPU渲染适用于游戏类画面的实时显示,在动画制作中,也会用户预览画面。但动画电影和影视特写更主要应用CPU渲染,调整灯光模版需要整个场次的镜头需要重新渲染,CPU能够支撑逼真度与灯光渲染的效果。”

《杨戬》是继白蛇、青蛇系列之后,追光动画作品中令我印象深刻的一部。开场,朋克的视觉效果与混搭的音乐风格,到白衣少年杨戬与神女婉罗在一曲洛神赋之后的人物对白,再到原神场面充满了莫高窟风格的震撼场域…..追光动画对于中国的新文化、新传说(白蛇、青蛇)、新神榜(哪吒、杨戬)等文化表达张力更近一步。

这部已经突破4亿票房,充满混搭元素的大银幕动画,通过记录天眼受损的杨戬与沉香、申公豹、婉罗等在天界衰败之际的赏银捕手旅程中相遇,寻找真相、蜕变自我的故事。

这是一个当代版的中国古典神话故事。杨戬的形象设计完全打破了过往影视对于“二郎神”的框架。白衣少年,风趣幽默,充满少年感。最令人深刻的是神女婉罗,一首《洛神赋》对曹植诗句的演绎,整支舞蹈采风莫高窟飞天,飘逸仙柔。


邀请你感受下电影对于《洛神赋》的重新演绎。

据了解,在这曲《洛神赋》中,婉罗的呈现技术方案是追光自己打造的方案,飞天舞中舞者身上的飘带和裙摆非重力自然解算,应用了GPU技术。但同时应用了大量云端渲染技术。

《杨戬》整部电影完成了1800条的拍摄和修复,蓬莱仙岛的大场景带来了渲染的压力。全片渲染总时长时3.6亿小时。单镜头最多达到170亿。渲染压力一部分应用了阿里云平台之上。节点数量,在顶峰时支持2000台。

技术支撑了艺术细节创作,比如根据媒体报道:杨戬的口琴既是飞船的钥匙,也是他平时把玩的物件,以表达出他闲适逍遥的性格——口琴的结构是木质和银质拼凑的,银质的部分就来源于传说中他使用的弹弓银弹。

2013年追光动画成立。2014年推出第一步动画小短片,按照每年一部的电影推出。每一部电影背后都基于自己的使命和价值观:在最开始的几年,主要面向家庭主题制作电影。最近几年,主打中国风动画故事。其中《青蛇崛起》获得第34届金鸡奖最佳美术片。

从白蛇和青蛇系列开始,追光在动画中加入大量水墨元素,这成为追光的标志和制作亮点。黄盛提到在技术上确实遇到过挑战,除了软件本身和第三方支持,这些挑战在《杨戬》时完成突破。在采访中,他很骄傲地提到自己的同事负责了白蛇的植被和大场景技术支持,这是白蛇、青蛇系列电影中场景氛围感的重要来源。

除了动画制作,视效大片以及实景影片,比如《你好,李焕英》都涉及到数字内容创作。过去10年,视效的制作需要弹性的制作方式。比如,流浪地球之中最后的一个地球场景是一幅画,这是由于没有渲染的机器。再比如,2008年,张艺谋为筹备奥运开幕式部署了两百台联想的台式机,还需要每周与技术人员进行耗时沟通。

在这一次《杨戬》的制作中,最多支撑了2000台云节点,存储吞吐量达到90GB/s的节点数量,是当下极致带宽场景的体现。在节点性能上,最高达到了192内存52核的高性能机器来完成复杂镜头的渲染。对于CPU存储性能不足和浪费,采用了阿里云CPFS的并行存储文件系统支撑。小批量尝试,在云后端配置资源和伸缩,可以节省资源,在《杨戬》制作团队内部是无感知的。

另外一点的现状变化在于,影视行业是更为典型的生产模式变化的代表。2020年疫情之后,大量公司无法上班,需要远程转移到云上。在这种情况下,影视行业的艺术总监,比如张艺谋的工作效率和酬劳要求极高,云避免了本地部署繁杂的技术沟通工作。



阿里云解决方案(拍摄时坐的位置角度有点斜,sorry)


回到影片本身,《新神榜:杨戬》导演赵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解释:杨戬在沉香劈山之前,就已经知道妹妹早已不在。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帮助沉香劈山,借以让沉香明白亲人会用另一种方式陪伴自己,帮助亲人沉香完成成长,这些情节的本质都是在讲亲情。

其中,劈山过程中的太极图大战恢弘壮丽,最后以水墨晕染结束。影片前半部分采用了3D建模,在此处风格直转。根据百度百科上的信息:制作团队从2020年5月设计概念图开始,总共推翻了20多版设计,为了完成电脑程序化纹理达不到的细节精度,最终采用了20%的程序化纹理和80%的纯手绘叠加的方式,并搜集了30多种投射笔刷,来完成山石、树木转变为二维的效果。影片中杨戬、沉香和婉罗被丢进太极图后化掉的场景,采用了水墨洇开的形式呈现,人物边缘有大量的烟雾及消散的粒子,杨戬身边消散的和环境中的水墨粒子,共有1.3亿之多。



《白蛇:缘起》《白蛇2:青蛇劫起》《新神榜:哪吒重生》再到《新神榜:杨戬》,这几部剧的平均制作周期都超过2年。导演赵霁在复盘创作时向媒体提到:动画有它自己独特的魅力,这种艺术形式可以说是通用的,正因此它才会在世界上有如此广泛的受众基础。每个国家的动画都有自己的风格与特点,创作者也基于自己的成长环境与所处的文化语境来讲故事…中国动画现在依旧处在前期的成长阶段,大家也在找寻表达的核心,寻找自己的风格与节奏。

部分内容致谢《云渲染背后的弹性高性能计算》,阿里云智能高性能计算平台负责人何万青的演讲,《影视行业云一体化制作解决方案》阿里云智能影视行业解决方案架构师郑雯的演讲。

最后送上这首主旋律《听风吟》,在我小时候,喜欢去溪边,多美好,又清晰。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