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cle在云市场虚张声势,掩饰其在数据库的绝望
2014
2018-03-08 16:35    文章来源:云头条
文章摘要:对于昔日的企业应用软件而言,Oracle 是很出色的数据库,可是它并不适合现代的大数据应用软件。

        对于昔日的企业应用软件而言,Oracle 是很出色的数据库,可是它并不适合现代的大数据应用软件。

66372-20180207132512420-590068625.jpg

  Oracle 通常并不表达其暗自崇拜的对象,但这家公司关注亚马逊网络服务(AWS)的程度却到了路人皆知的地步。无论在 OpenWorld 大会上、分析师简报会上,还是在 Twitter 上,Oracle 都似乎不会谈论 AWS 之外的任何对象。两年前,Oracle 竭力宣称“AWS 比 Oracle 落后 20 年”,尽管 Gartner 的数据明明显示,AWS 获得的 IaaS 收入是 Oracle 的 80 倍,PaaS 收入是它的 10 倍。最近,Oracle 主席拉里·埃利森(Larry Ellison)正处于“罐子嫌锅黑”的时刻,讥笑亚马逊 Redshift“不灵活又昂贵”。

  就在不久前,Oracle 的数据库一把手安迪·门德尔松(Andy Mendelsohn)还抨击 AWS 数据库弱不禁风,无力处理企业工作负载。门德尔松声称,如果你只是想运行“性能尚可的小型部门数据库”,AWS 勉强可以。但是“如果你想运行最庞大、最繁重的企业工作负载,它们就无法在亚马逊上运行。”这真是无稽之谈;AWS 有众多企业公开表示拥抱 AWS 数据库,以满足最关键的业务需求。但也许 Oracle 仍拼命想要相信这番论调。

  的确,Oracle 需要真是这种情况,因为正如 Gartner 的分析师默弗·阿德里安(Merv Adrian)告诉我的那样,竞争对手的数据库正开始重创 Oracle,而 AWS 无疑构成了最大的威胁。只可惜实际情况不是 Oracle 所想的那样。

Oracle 的数据库业务每况愈下

  鉴于数据在过去十年发生了巨大变化,最初对 Oracle 的数据库霸主地位构成最大威胁的似乎来自 NoSQL 群体。几十年来,传统的关系型数据库(将数据排列成井然有序的行和列)为我们提供了良好的服务。随着数据的数量、种类和速度发生变化(即所谓的大数据的三V),久负盛名的关系型数据库管理系统(RDBMS)似乎过时了。

  也许是这样,但这并不意味着企业就能纷纷告别 RDBMS,改而使用 NoSQL 所提供的灵活模式。正如阿德里安所说的那样:“如果某家公司围绕某种特定工具在模式设计、物理数据布置和网络架构等方面投入了资源,这套系统就无法轻松地平移(lifted and shifted),这就是 Gartner 所谓的‘纠缠’(entanglement)。尽管“推倒重来”这个方案听起来不赖,但一旦企业将众多系统连接到某个特定的数据库,替换该数据库可能还意味着替换其中的一些或好多互连系统。

  而这么做实在太痛苦了。阿德里安总结道:“传统 DBMS 的最大阻力在于用户惰性。”

  但是针对新的应用软件,小至 NoSQL 数据库、大至云数据库面临势头越来越猛的大好时期。2011 年,Oracle、微软、IBM、SAP 和天睿(Teradata)这五大数据库开发商占有多达 91% 的 DBMS 收入。到 2016 年,这个数字下降到了 86.9%。虽然这似乎称不是急剧下降,但数据库市场价值大约 340 亿美元。下跌几个百分点关系甚大,毕竟它牵涉大笔现金。

  阿德里安特别指出,至于 Oracle,自 2013 年以来它的市场份额每年都在逐渐下滑。是的,其份额如今仍然在 40% 左右,这大约是第二名微软的两倍。但区别在于,微软的份额在这同一时期每年都在增长。哦,还有 AWS 呢?阿德里安特别指出,AWS“在高歌猛进”,而“IBM 在急剧下滑。”

  不,我们不会看到 Oracle 的数据库收入急剧下滑这一幕。但这可能不是由于其客户仍然忠诚于这只数据库领头羊。相反,他们可能只是继续为实际上不使用的东西付费。Rimini Street 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多达 74% 的 Oracle 客户运行的数据库实例不再得到正式支持,而一半 Oracle 客户并不确信自己在为什么东西付费。这些客户可能在为缩水版支持支付全额的维护费用(这意味着他们花了钱,却得不到应有的更新、修复程序或安全提醒)。

新的应用软件,NoSQL 和 AWS 出尽风头

  阿德里安强调,至于那些新的应用软件,非云 NoSQL 在抢占相当大一块业务。MarkLogic 和 MongoDB 等非关系型数据库现在每年创收 2.68 亿美元,这个数字在以中间两位数“强劲地增长”。如果加上 Hadoop 开发商,这个非关系型数据库的数字将猛增至 15 亿美元,即占 DBMS 市场的 4.5%。阿德里安认为,换句话说,非关系型数据库“达到了逃逸速度”。

  然而,这不足以使 Oracle 感到害怕。虽然非关系型开发商当中规模最大、增长最快的厂商:Cloudera 有几年每年增长率可达到 40%,但仍需要好多年才能达到 10 亿美元大关。这个增长率相当高,但 Cloudera 不是 AWS,高歌猛进的是 AWS。

  这就是为什么 Oracle 害怕 AWS,这种害怕是有道理的。

  Ovum 的分析师托尼·贝尔(Tony Baer)称 Oracle 的云战略是“Cloud 2.0”。尽管很晚才进入云市场,但是 Oracle 现在希望我们相信它能够从 AWS、微软 Azure 及其他巨头的错误当中汲取教训,并一举赶超它们。这完全纯属扯淡。不仅 Oracle 不适合切实构建下一代云数据库,因为它在大规模运行云应用软件方面毫无经验(不像亚马逊、微软和谷歌已把这种经验融入到各自的基因中),而且 Oracle 的云投入无论数量还是速度都要比 AWS 落后好多数据中心和好多年,而不是落后几个月。

  与此同时,AWS 的数据库产品是其增长速度最快的服务。客户采用的 AWS 数据库大多用于新的应用软件(新应用软件的增长速度远超以 Oracle 为主的老式应用软件)。但是,AWS 首席执行官安迪·杰西(Andy Jassy)还宣布迁移的数据库有 50000 多套,大部分是从 Oracle 迁移出去的。

  对于昔日的企业应用软件而言,Oracle 是很出色的数据库,可是它并不适合现代的大数据应用软件。针对这些新的应用软件,亚马逊将继续吞噬 Oracle 的市场份额,每次吞噬 10 亿美元。这将促使 Oracle 更全神贯注地盯着 AWS,但是一味盯着对手似乎解决不了问题。

本文作者:Matt Asay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