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少春:良知即道,照亮金蝶25年创业路
430
2018-10-12 17:11    文章来源:正和岛
文章摘要:25年创业历程,在徐少春看来,真正的蝶变就是找回真己。真己,就是每个人的至善之心。

徐少春,金蝶国际软件集团掌门人。80年代末,他辞掉公务员的铁饭碗,只身一人奔赴深圳蛇口。当年的深圳,恰逢改革开放10周年,领风气之先,东风劲吹,满目春意,处处弥漫着让人躁动的气息。这种干事创业的磁场吸引了无数年轻的不安分的灵魂,徐少春就是其中一位。

深圳历史上一位重要人物梁湘曾说过一句话:“如果要生一千次,我愿生在这个地方;如果要死一千次,我也愿死在这个地方。”金蝶“生于斯,长于斯,成于斯”。从最初做DOS财务软件转向做Windows财务软件,再从财务软件转型做企业ERP软件,然后砸碎ERP迈向“云战略”,历经三次“蝶变”,终于破茧而飞,成为中国企业服务市场的领军者。如今,软件业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一部金蝶创业史,半部中国软件史。”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25年创业历程,在徐少春看来,真正的蝶变就是找回真己。真己,就是每个人的至善之心。徐少春说,“我内心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驱动着自己前进,这个无形的力量就是——良知。”

这是一个关于成长、变化、创造和爱的故事。

口 述:徐少春

编 辑:陈为 孙允广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幼时读《林海雪原》,想当少剑波

1963年,我出生在湖南省沅江市的一个小乡村。沅江市地处洞庭湖畔,因“沅水归宿之地”而得名,享有“洞庭明珠”、“江南宝地”的美誉。

我一共兄弟姐妹五个人,我排行老四,是家里最小的儿子,也因此得到了更多的疼爱。那时候,家里虽然贫穷,但人穷志不能短。从小父亲就教我们兄弟姐妹《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所以,我从那时候就相信人们内心都是善良的,是有爱心的。

我从小酷爱读书,家里没有电灯,就点着煤油灯看。外面有人来了,我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有邻居就跟我妈说,你那个小儿子是个书呆子。小时候,我最爱读《林海雪原》,梦想成为少剑波那样的英雄人物。当时,这种浪漫主义,是我心中最深的情结。

因为贫穷,我上高中的时候,经常是以咸菜萝卜来填饱肚子。我告诉母亲:“我一定要做金钱的主人,绝不做金钱的奴隶。”这为我从小埋下了立志的种子。等到我创立金蝶后不久,就提出了“五子登科”( 金子、票子、房子、车子、女子)的概念,希望员工过上有尊严的生活,让员工享受公司发展带来的红利。

恢复高考制度后,父母积极鼓励我去参加高考。1979年我16岁,考取了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的计算机专业。当时,我是班上年龄最小的学生,有人评价说我“文质彬彬,但又锐气十足。”大学期间,我最爱读的书是法国作家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朵夫》,书中写道,人生所有的欢乐都是创造的欢乐:爱情、天才、行动——全靠这一团烈火迸射出来。这句话,后来成为了我的座右铭。

1983年,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武汉一家工厂。当时我为工厂编写了一个工资管理小程序,大大简化了财务人员的工作。从那时起,我心中就有了帮助财务人员从账海中解脱出来的梦想。

2、深圳挖到第一桶金:5万块钱

由于分配的工作与我并不合拍,我选择了继续深造,考取了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师从著名会计理论家杨纪琬先生,成为中国第一批会计电算化硕士研究生。

其间,我曾经写过一篇论文——《论会计电算化的标准化、通用化和商品化》,于1987年发表在《电子财会》杂志上,这是我第一次在权威杂志上发表论文。论文发表后,湖北武汉无线电六厂一个即将退休的总会计师给我写了一封信:“徐教授,你这篇文章很好!我看了以后,就想着与你合办一个会计软件公司。”原来,这位会计师把我当成教授了。

当时我心里想,原来还可以办一个公司来做这件事。回顾整个创业历程,这一刻,是我创业梦的起点。

1988年,我从财政部科研所硕士研究生毕业。毕业后,我被分配在深圳市财政局预算处,但当时我女朋友章青在山东工作,所以我选择去了山东济南。而原来去济南的那个同学,替代我去了深圳市财政局。

在济南期间,我经常去“三好电脑”逛街,琢磨着能不能办个电脑公司,推广自己研发的财务软件。在济南待了两个半月,感觉山东文化氛围很保守。因为在当时的山东,办公司还是一件很难的事。这时候,我萌生了离开济南,去深圳打拼的想法。

1988年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资本苏醒之年”。那时候,民间流传着“摆个小摊,胜过县官”的说法。在深圳的同学不停地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深圳有多好:这里的女人街、跳蚤街可以买到旧衣服、旧电器,甚至很多都是进口的。30年前物质匮乏的我们,是多么渴望更高品质的衣服和电器啊!这些使我眼前一亮,对深圳充满好奇。当然,对我产生最大吸引力的还是深圳开放、包容的氛围,能够让我有机会创办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

于是,我决心奔赴深圳,追寻梦想。我的导师杨纪琬先生——中国会计届泰斗、财政部会计司司长,给我写了一封推荐信,介绍我去深圳市蛇口中华会计师事务所工作。

来到蛇口,一下火车,我就看到一个指示牌——一边指向香港,另一边指向深圳。一看到香港方向,心里马上就反应到,我到了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蛇口是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当时蛇口工业区的招商局常务副董事长袁庚总揽大局,干的风生水起。袁庚提出的那句“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争议广泛,却又深得人心。

当时的深圳,自1978年改革开放开始,已经经历了10年的发展,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景象。这一年,中国开始接入互联网,成为国际互联网大家庭中的一员;这一年,“大哥大”在深圳街头出现;这一年,深圳大亚湾核电站已开工建设一年……1988年的深圳,处处弥漫着创业的气息,空气中蕴含着梦想、生机和活力。

这期间,我一边工作,一边开始编写财务软件。

1991年5月,我正式辞职。在去蛇口社会保险公司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