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Lark对标海外Slack而非企业微信?
4946
2019-03-08 10:11    文章来源:T媒体 卿云
文章摘要:Good luck,Lark!

昨日早间“字节跳动亏损12亿”上了百度热搜,人们对这家估值750亿美元的小巨头有了更多的认知。

外媒报道,“今日头条”运营商字节跳动在2017年略有盈利,2018年发布短视频应用TikTok后却亏损12亿美元。而且字节跳动的国际化扩张喜忧参半,根据最新数据TikTok在印度市场广受欢迎,在美国遇冷。

C端不利,B端补齐。外媒援引知情人士表示,“字节跳动正在为美国和其他海外市场秘密打造一款工作协作和生产率应用程序Lark。”

虽然字节跳动拒绝对Lark的业务拓展计划置评,但是从外媒的报道中可以看到其志在国外市场而非国内。

Lark对标Slack而非企业微信

Lark的存在并不是什么秘密,2018年上半年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2017年11月初开始在全公司推行一款内部孵化的名叫Lark的即时通讯产品,当时有业内人士分析不排除其将来进入企业IM市场的可能,并且字节跳动还投资了石墨文档这一协作平台。

这些年国内的IM市场不缺巨头身影,腾讯的企业微信从一开始的不温不火到现在慢慢有了起色,美团也推出了大象IM产品,而阿里的钉钉也能满足企业IM的需求。在企业IM领域也不乏融云、环信、容联云通讯这样的创业公司,竞争激烈,但是多年的发展仍然没有跑出一家Slack这样的公司。

市场在机会就在,东边不亮也许西边亮。字节跳动推出Lark却对海外市场情有独钟,一名字节跳动前员工对外媒表示,该公司不希望将企业业务限制在国内市场,因为许多国内企业仍不愿在生产率工具上花钱。该前员工表示“在中国的软件即服务市场,你几乎赚不到什么钱。”

这名前员工的言论是否代表字节跳动高层的真实想法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去海外成熟的企业级市场淘金可能面临的挑战更大,将与Slack、Facebook、微软、谷歌等正面相抗。“考虑到从谷歌到Facebook等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公司在向企业市场扩张时遇到的困难,此举可能是字节跳动迄今为止风险最大的举动。”外媒如是评价。

根据外媒的报道,Lark具有即时消息、文档编辑和日程安排等功能,现在中国市场许多字节跳动的商业合作伙伴都在使用,外部开发人员还可以为其开发应用程序。目前字节跳动还未决定何时开始向海外用户推销Lark。但知情人士说,公司已经在新加坡成立了一家名为Lark Technologies的子公司,并在硅谷开设了美国办事处。该公司还招聘了有企业业务经验的高管。例如最近聘请了曾在GE数字集团、思科和SAP工作过的理查德吴(Richard Wu)负责推销企业业务。

微信图片_20190308094534.jpg

(Lark界面)

Lark对标的是国外的Slack而非国内的企业微信等。这种差异化的打法能否真能如意弥补其在C端国际化扩张的不足还未可知,但是种种迹象表明了字节跳动发力企业级市场出海发展的决心。据外媒援引一位知情人士指出字节跳动计划在今年年底前将Lark团队的规模扩大一倍,达到1000人。

加速国际化加大ToB投入

在去年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张一鸣首次以字节跳动创始人、CEO的身份出席,首次对外披露了字节跳动全球化的战略细节:技术出海,为全球用户提供统一的产品体验,针对不同市场采取符合当地需求的本土化运营策略,建设全球创作与交流平台。此前字节跳动还是以“今日头条”这个品牌示人的时候,张一鸣在与清华管学院院长钱颖一教授对话时表示在心里定了一个小目标,今日头条未来有超过一半的用户来自海外。从2018年起算,计划三年内实现这个目标。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T媒体很多民营企业成长到一定规模想要出海的时候,会将内部的一些管理系统换成Oracle、Workday、SAP这样的国际化系统。而字节跳动内部使用了大量国际化的系统,随着对国际化系统的应用逐渐成熟,对于出海也是大有裨益。

此外,在字节跳动官网搜索发现仍然在招聘ToB方向的相关人才。

111.png

笃定出海,发力B端。Lark将是其在B端走向海外的第一步,能否春雷一声动四海?相信大多数人希望国内的企业级软件能够走向海外,但是海外更加成熟竞争更加充分的企业级市场,不那么好混,尤其在Slack所在的领域,有前车之鉴。

可能的挑战

我们先讲一下Facebook的推出办公通讯软件Workplace所遇到的挑战,Lark也有可能会遇到。

2016年10月Facebook向外部推出了自已办公通讯软件Workplace,其项目全球主管Julien Codorniou曾豪言表示:“我们意在为用户提供新型的、舒适的办公协作环境。Facebook 已经成功连接了世界,如果办公室场景没有连接,那就不能算是真正的连接。”

但彼时同类产品群雄割据,前有Slack和微软收购的Yammer,有人甚至怀疑Workplace会沦为鸡肋。不过也有乐观者认为认为Facebook社交霸主得天独厚的优势会助力Workplace赢在起跑线上。

初期Workplace并没有获得市场的太多认可,C端的顺风扬不动B端的帆。后来与第三方的集成以及分层定价策略使Workplace出现了转机。2017年4月份,Facebook 宣布与Salesforce、Dropbox和Microsoft Office等公司进行了一系列集成 ,使第三方软件更易于在Workplace内共享信息进行协作,10月份左右还宣布与视频会议公司BlueJeans进行集成 。

2017年9月Workplace从微软 Yammer那里撬走了维珍航空这样的标杆客户,维珍航空首席信息官兼技术高级副总裁Don Langford对Yammer的评价是员工使用率太差 。当时摆在公司面面前有两条路,要么继续改造Yammer,要么寻找一款新的企业沟通协作软件取而代之。

对于维珍航空而言,Workplace的分层定价策略也有超强的吸引力,前1000名活跃用户高级服务费每位3美元,接下来的9000名活跃用户每位2美元,此后每位用户1美元。

维珍航空最终选择了Workplace,在当年11月份就已经超额完成65%使用率的目标,能取得如此高的使用率,Langford认为Workplace的真正优势是与Facebook有相同的界面和操作流程,“使用Workplace可以让我们的员工从Facebook无缝迁移过来,减少了大量的培训成本。

除了维珍航空外,Workplace还成功签下了星巴克、三角洲、Lyft,Spotify,喜力,沃尔玛等

后来有分析称Workplace能够利用用户对Facebook使用习惯无缝迁移,背后是Workplace已经有大量的集成可以满足企业的需求。而集成也是Slack的一大优势。

字节跳动出海的种子选手Lark将要面临的挑战可能就是,某些区域C端未稳发力B端无东风可借,而且字节跳动海外发展的C端产品多是短视频,短视频的使用习惯能否迁移到办公上来值得商榷,另一方面是集成的挑战,还有中外文化差异等所带来的挑战。

当然我们希望字节跳动在企业级市场能够四海开花,Good luck,Lark!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