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发布“飞聊” 难逃复制版“微信”?
2742
2019-05-21 09:57    文章来源:T媒体
文章摘要:似乎社交产品终难逃微信的魔咒。

520,521,不止于网络情人节,更多的是营销者的“发圈”节。而这一天,互联网巨头们似乎也特别钟爱,借此对用户“表情达意”。

据多家网络媒体报道,在5月20日凌晨,一款由字节跳动孵化已久的社交应用软件“飞聊flipchat”正式在App Store悄然上线。

据悉,目前该应用在安卓市场上并没有上线,只可以通过浏览器下载。苹果APP Store搜索“飞聊”并不能直接找到该应用,以关键词“飞聊兴趣”搜索才可以找到。iOS用户还可通过扫码跳转App Store 的方式下载该应用。

第一批尝鲜者表示,飞聊的使用方法与微信相类似,不支持社交账号登陆,只支持手机号注册。相较于微信,飞聊的特色是新增了“兴趣小组”功能,类似于QQ的“兴趣部落”,以信息流列表展示,用起来则与微博较为相似。

此外,为了迎合当下年轻消费者的社交习惯,该APP还内置了特效相机包括美颜滤镜相机、丰富的贴纸和配乐。

微信图片_20190520105625.jpg

对于该款产品的定位,字节跳动官方的回复是,飞聊是字节跳动在社交领域的一次探索和尝试。它是一款开放社交产品,是即时通讯软件和兴趣爱好社区的集合,致力于帮助用户发现同好。希望飞聊能够连接起拥有共同爱好的朋友,让大家的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和有趣。

不过,不同于西瓜视频、微头条等字节跳动旗下其他产品,飞聊则是以独立APP的形式存在,不会内嵌在今日头条APP内。

社交产品“大锅烩” 区别于下一个微信?

作为增加用户粘性的必要工具之一,社交应用成为众多互联网参与者的必争之地。无论是阿里巴巴之前的“来往”,锤子科技的“子弹短信”,亦或是后来上线的多闪,聊天宝,马桶MT等等 ,都试图挑战腾讯在社交领域的地位。然而,处之泰然的“微信,QQ”却始终扮演着“千凿万击还坚韧”的俯视者角色。

或许,正如马化腾所言“打败微信的不会是下一个微信”。而众多前赴后继的社交产品之所以相继战死,可能真的是因为它们无法绕过微信这个圈子。

当然,为了打破微信熟人社交的模式,这些已经或者说正在走向折戟之路的社交产品多多少少都会在宣传点上区别于微信。但是主打陌生人社交的也并不在少数,比如陌陌,探探等。所以,想要完全与微信区别开来,背道而驰在社交领域开辟新径,貌似也并没有那么容易。

纯粹的熟人、陌生人社交似乎都无法脱颖而出了,既然如此,那“就在夹缝中求生存”。

其实,早在去年年底今日头条收购“飞聊”的英文域名“flipchat.cn”打算进军社交领域之时,就有很多人对于飞聊未来的形态展示做了很多的预测分析,其中科技自媒体“罗超频道”创始人罗超就曾这样分析:结合字节跳动的用户和平台属性来看,飞聊有可能类似instagram一样,做基于兴趣和内容的社交;对标陌陌和探探的陌生人社交,两者都有可能,而且说不定会是一个结合版。

现在看来,飞聊更倾向于其所猜测的两种社交形态的结合版。

笔者抱着体验的心态扫描了微信好友分享的飞聊二维码名片,发现其实飞聊的很多细节功能,像是QQ,即刻,子弹短信,微信,微博等产品的一罐子精品功能组合。比如在发送语音的时候,就有三个选项:同时发送语音和文字,仅发送语音,仅发送文字。

微信图片_20190520150911.png

体验下来,总体感觉对小编吸引力并不大,跟微信的功能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而且,要将原来在微信上积累的社交人脉迁移出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必要。其实,说起来,还是用户使用习惯问题,市场被微信教育多年,人们的社交习惯似乎也已经固化。毕竟,熟人社交的粘性是陌生人社交无法取代的。

而且,小编从飞聊的体验中感受到微信的影子其实并不奇怪。此前就有媒体报道,有消息人士透露,今日头条在孵化飞聊时,微信前几号员工已被其“挖角”。

当然,习惯于类似instagram社交方式的用户或许对飞聊的兴趣更大。

社交梦不灭 字节跳动B端C端齐发力

一直想在社交领域占据一席之地的字节跳动,可谓是动作连连!

2018年上半年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2017年11月初开始在全公司推行一款内部孵化的名叫Lark的即时通讯产品,当时有业内人士分析不排除其将来进入企业IM市场的可能,并且字节跳动之前还投资了石墨文档这一协作平台。

不过,为了避免在国内跟企业微信,钉钉等企业级社交应用正面交锋,今日头条最终将Lark布局到了海外市场。

对此,一名字节跳动前员工对外媒表示,该公司不希望将企业业务限制在国内市场,因为许多国内企业仍不愿在生产率工具上花钱,“在中国的软件即服务市场,你几乎赚不到什么钱。”

具体是出于什么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去海外成熟的企业级市场淘金可能面临的挑战更大,将与Slack、Facebook、微软、谷歌等正面相抗。“考虑到从谷歌到Facebook等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公司在向企业市场扩张时遇到的困难,此举可能是字节跳动迄今为止风险最大的举动。”外媒如是评价。

除此之外,在C端,该公司于2017年4月,在今日头条APP更新了一个流量入口——微头条,一款UGC产品,定位为社交媒体产品。该产品有着与微博相似的界面和功能,即用户通过微头条发布短内容,与其他用户互动,建立关系或获取粉丝,让时评一度认为,微头条是今日头条对微博的一次公然挑战。

不过,尽管前期的宣传和明星大咖的造势让该产品获得了短暂的流量爆发,但其后期的表现却不尽人意,颇有“高开低走”之意。《螳螂财经》发文指出,作为社交媒体产品,微头条并没有在承接社会话题上起到多大的作用,反而有被微博强压一头的隐恨。

今年1月还推出了“基于亲密关系的视频社交产品”多闪。期间,通过“发随拍,分1亿”及明星入驻等活动(类似于微头条的宣传套路)获得了大批的用户下载量,不过,随着风头慢慢降下来,人们发现最终还是会回到熟悉的社交场景,“多闪”不闪。

飞聊是字节跳动在社交场景上的又一次尝试。尽管刚刚正式推出,但作为超级社交流量入口的微信似乎并没有给它留有足够触达用户的时间。

社交路上 今日头条很“头疼”

在圆梦社交的路上,“头腾大战”真的很让张一鸣头疼!

2018年5月30日下午,随着今日头条对一篇题为《新华社: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的文章进行全网推送,“头腾大战”正式拉开帷幕。

此后,双方之间的战火似乎就没有停止过。2019年1月15日,多闪刚发布不久,该产品下载链接就被微信屏蔽,用户需复制链接到浏览器下载。

两个月后,3月19日,多闪小助手发布通知提示用户:“根据腾讯公司强烈要求,您在微信QQ上的账户信息,包括头像、昵称的权益属于腾讯公司,如果您多闪的头像昵称与微信QQ一致,需要修改在多闪或微信/QQ上的头像昵称。如果昵称是真名,我们觉得可以保留 。感谢您的支持!”

近日,腾讯公司更是向天津滨海新区法院提交申请,认为通过微信/QQ开放平台注册登录抖音的用户,其用户头像/昵称等数据是腾讯开展经营活动、进行商业竞争的核心资源。

滨海新区法院据此下达诉讼禁令,根据禁令,如果相关用户不尽快更新头像/昵称,将无法使用抖音登录多闪,抖音的其他功能和服务也将受到限制。

这一次,腾讯方面似乎又采取了相同的措施。

有网友反映,凌晨上线的飞聊在大约半小时后便已疑似遭到微信屏蔽。用户点击飞聊相关分享链接后,会直接显示“网页存在安全风险,被多人投诉,为维护绿色上网环境,已停止访问”。

随后,微信方面又修改了封禁文案,目前,用户在微信内点击飞聊官网和二维码好友邀请及分享口令,提示语已经改为:“如需浏览,请长按网址复制后使用浏览器访问”。

而且,用户在其微信朋友圈发布飞聊二维码名片相关动态则只能是自己可见。

图片1.png

其实,无论是头条屡次进军社交领域,还是腾讯屡次的封杀,究其原因他们它们争的是流量,是用户的注意力。

据QuestMobile 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 2018 上半年度报告,中国移动互联网五大派系(腾讯系、今日头条系、百度系、阿里系、新浪系)占据总时长超过 75% ,其中今日头条系独立 APP 用户使用时长已经位居第二,仅次于腾讯。

毕竟能抓住用户才是产品的核心所在,“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也不是好士兵”嘛!

赶在520这天正式推出,飞聊这是要表白用户的节奏啊,我们也期待“大力出奇迹”的张一鸣能带领字节跳动续圆社交梦。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