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 Oracle 联盟:蜜月虽甜 警惕分手之患
2612
2019-06-14 17:21    文章来源:T媒体
文章摘要:当然,二者联合对于彼此肯定有很大的好处,但是,这对客户而言毕竟是有利有弊。

天下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巨头之间,竟久必合,合久必竞。

曾经不共戴天的微软和Oracle在2013年就云服务合作达成协议,这令外界着实吃了一惊。当时间继续推进到6年后的6月5日双方宣布强强联合,整合云计算服务时,外界更多关注的则是其目的何在,震惊之意已消失殆尽。

笔者翻看了一下网上的评论,更多的是倾向于战队“二者联手对抗云巨头亚马逊”的观点。

0.png

当然,不排除这一原因,而且其占比或许还很大。不过,深入研究,笔者发现,其背后或许更大的驱动力是诱人的利益。

这不,前脚二者刚刚喜结连理,后脚亚马逊AWS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Andy Jassy)就开始diss:微软甲骨文的云计算技术价格昂贵、高度封闭。

一方面或许是想泼泼冷水:你们牵手了,我看不顺,diss一下过过嘴瘾。

另一方面,要知道AWS与微软、甲骨文和其他公司正在争夺国防部的云计算服务合同,该合同价值100亿美元,为期10年。而经过层层筛选,亚马逊和微软成为国防部“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JEDI)合同的最后两家竞标公司。当然,坦然接受现实那不是Oracle创始人埃里森的风格,这不,去年12月,Oracle 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参与投标过程的国防部官员与亚马逊存在密切联系。今年4月,一名法官在7月初提出口头裁决,要求国防部不能在7月19日之前授予合同。

眼看靴子最早下个月将要落地,各方当然使尽浑身解数确保其落在自家门前。而此节骨眼上,拥有共同“敌人”AWS的微软和Oracle进行结盟就显得目的非常明显了:举二者之合力将AWS推出去。

结果如何,吃瓜群众们且拭目以待吧!

八卦了爱恨情仇,下面我们正经地分析一下二者联合对于行业及企业客户的影响,毕竟作为全球软件领域的老大老二,他们的一举一动牵涉更多的还是给他们付费的客户。

尽管甲骨文和微软达成完全的云互联协议还为时尚早,但 CIO 们现在就可以开始着手梳理其对云战略的影响了。

根据早期的分析,二者之间的联盟可以帮助解决很多决定现今云战略的技术约束,使得CIO们将更多重点放在业务标准上面。另一方面,它还可以打开新的折现机会,使得PaaS对于敏捷工作流来说更具实用性,并支持新的数据库考虑事项。不过,CIO们也需警惕这两家巨头合作所带来的新形式的复杂性和供应商锁定问题。

Oracle与微软最初的协议内容是连接来自每个合作伙伴的一个云区域,简化安全控制,并使在Azure上运行Oracle企业应用程序变得更容易。但是,业内专家预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合作关系将扩展到其他数据中心,从而带来更加深刻的技术和业务集成,重新定义云市场。

“现在这一举动给了那些正在考虑从AWS迁移走或者想要保证其他市场领导者(比如Azure)与或者(比AWS)强的CIO们安慰,”全球战略和管理咨询公司A.T. Kearney的数字化转型负责人 Joshua Swartz 表示。

对于Oracle的客户来说,该协议验证了Oracle加快企业进入云计算的承诺。信息服务集团(ISG)技术分析师 Blair Hanley Frank 表示:“这一举措表明,Oracle 愿意在更广泛的领域开展合作,以更好地服务于当今混合云世界的客户。”他指出,未来,Oracle 可能会决定与其他云提供商(如AWS和谷歌)达成类似的协议。但他表示,鉴于 Oracle 与谷歌和 AWS 关系紧张,Oracle 首先与微软合作的决定是有道理的。

行业专家表示,鉴于企业对云的需求,Oracle 需要找到一种方法,为其现有企业客户提供更容易迁移到云的路径。IT分析公司企业战略集团(ESG)发现,在任何新的应用程序部署中,采用云优先方式的企业都比去年增长了10%。此外,接受调查的大多数企业正在推出主要的混合云计划。

ESG高级分析师 Mark Bowker 表示:“每个人都在把云消费模式视为扩展其IT和业务足迹的一种手段。”但 Oracle 没有微软那样的全球足迹,微软也没有 Oracle 通过其广泛的 ERP、CRM 和 HR 应用程序组合所带来的企业应用程序专业知识。

Bowker 表示,Oracle 微软联盟将立即简化将工作负载从本地数据中心转移到云的过程,使更多的企业能够利用云计算消费模型。企业将需要实现其他技术和服务来动态地跨云移动工作负载。

分析师表示,总体而言,这笔交易似乎对两家供应商及其联合客户都有利。

Constellation Research分析师 Holger Mueller 表示:“企业得到了它们想要的东西——它们可以以最高效的方式运行甲骨文的数据库,并利用Azure做所有它们想做的事情。”

业务标准而非IT约束来驱动云决策

思科云解决方案业务开发高级主管David Cope表示,Oracle与微软协议的早期好处之一是,它将为企业提供更多的工作负载放置和管理选项,而无需担心重新架构它们。

Cope说:“现在可以越来越多地根据业务标准做出这些决定,包括价格、性能、延迟和对云服务的访问,而不是IT约束。”

Cope认为,与其他许多云合作伙伴相比,微软和 Oracle 在现有企业应用程序和客户方面的强大基础赋予了合作更大的吸引力。它将以 Oracle 在JD Edwards EnterpriseOne、E-Business Suite、PeopleSoft、Oracle Retail和Hyperion的成功,以及微软在生产力软件、CRM 和项目规划方面的领先地位为基础。连接后的功能应该使企业更容易消费更多的云服务,从而在不中断业务的情况下推进业务。

Cope说:“虽然早期的云计算很大程度上是由削减成本驱动的,但今天,企业正在使用云计算进行创新。”

新的数据库方面的考虑

随着合作关系的扩大,这也为CIO们重新考虑数据库的选择提供了良机。微软和 Oracle 都在开发数据管理生态系统,这可能会吸引CIO。一些人认为微软更适合开发人员,而另一些人则认为 Oracle 的自治技术可以降低高性能应用程序的管理成本。

SentryOne(提供软件,帮助微软数据专业人士更好地优化他们的微软数据平台) 首席执行官 Bob Potter 表示,CIO 们应该对 Oracle 作为纯粹数据库供应商的未来感到担忧。“Oracle 企业应用程序将继续在 Oracle DBMS(数据库管理系统)上运行,但微软应该是所有内部构建的IT应用程序的首选数据平台,”他说,因为它更容易管理和开发应用程序。

不过,ISG 的 Frank 则反驳说:“这种合作关系还可能促使组织采用 Oracle 自治数据库,目前该数据库仅在 Oracle 云硬件上运行。”

在过去的数据库大战中,有两个不同的阵营:Microsoft SQL Server和Oracle。内容管理平台Egnyte 的联合创始人、运营副总裁兼首席安全官 Kris Lahiri 表示:“但这一联盟似乎表明云是一个极好的调平器。”

他说,CIO 可以选择在 Azure 中使用分析工具,并利用 Oracle 优越的数据库功能,这对双方都是双赢的。

此外,AWS 拥有各种主要数据库,而当时微软只有SQL,这些数据库给 Microsoft SQL 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混合云服务提供商Unitas的云架构副总裁 Chris Smith 说。尽管Azure也支持其他数据库,但微软在SQL方面的优势最大。Smith说:“与Oracle的合作给微软Azure带来的好处是,其可以强调支持SQL和Oracle的能力。”

警惕新的复杂性

数据仓库虚拟化提供商 AtScale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 Matt Baird 表示,从长远来看,这种合作关系可能有助于改善混合应用程序的IT管理,但仍有很多工作需要做。

CIO 在跨云扩展应用程序时,应该注意到管理安全性和遵从性配置的复杂性。Baird 表示,他看到许多企业今天仍然手工进行这些配置更改,而且很多时候,这些更改没有被安全和法规遵循管理工具检测到,使得企业很容易受到网络攻击或违反法规。随着企业尝试跨云移动工作负载,事情可能只会变得更加复杂,而由于复杂性的增加可能会打开新的安全漏洞。

此外,从 Oracle 与微软的云协议中获得全部经济利益可能需要时间。Baird 认为,企业将无法将数据从一个云转移到更便宜的云,以节省成本。他们或许可以将实例移动到云上运行,从而更好地访问其他应用程序或工具,但是增强的敏捷性则需要付出额外的代价。

Baird说:“对于普通员工来说——让你的IT组织工作起来——这两种云之间的差异会让很多事情变得更困难,而不是更少。”CIO 们应该询问这种伙伴关系是否能满足他们降低复杂性和增加安全性的独特需求。

开放生态系统的曙光

Egnyte 的 Lahiri 说:“这次合作最大的收获是对开放生态系统概念的默认。”

主要供应商现在认识到并接受一种最佳策略:客户可以自由地运行工作负载、应用程序和功能,并以最佳方式满足他们的需求。虽然供应商可能希望捕获客户的所有业务,但他们认识到,最终,服务客户的需求是最大限度地提高他们在交易中的份额的最佳方法。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微软已经与Adobe、索尼、SAP以及现在的 Oracle 达成了合作。Unitas 的Smith说:“CIO 们应该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微软正在做的事情上。”随着微软加入其他大公司的行列,它同时也在提高自己在云计算领域的市场份额,以及为大客户提供更好交易的可能性。

Smith 说,CIO 们应该看看这种新的合作关系将如何通过将更多的 Oracle 工作负载转移到云计算上,使他们能够利用微软的流量折扣。有一个单一的管理点和捆绑成本节约的能力为客户研究他们还可以在微软的投资组合中使用什么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动机。

他还提到,通过将云计算的使用放在微软的保护伞下,为客户增加了选择。他们现在就可以访问Oracle、SAP、Adobe和任何他们想要继续添加的合作伙伴。他预计,CIO 们可能会通过整合微软平台上的更多服务,从这些合作伙伴产品中获得更大的折扣。

更加自信的 Oracle 迁移

二者的联盟证实了将在第三方公共云中运行遗留Oracle应用程序作为维护本地数据中心或更新主机托管合同替代方案的商业案例和策略,美国最大的专注于 Oracle 迁移和托管服务提供商之一的 Apps Associates 高级副总裁 Bill Saltys 表示。自2012年以来,Apps Associates 一直在提供从          Oracle 到 AWS 的迁移和管理服务。

Saltys说:“联盟还使负责 Oracle 足迹的 CIO 和 IT 决策者能够更加自信地推进他们的数字化转型计划和云战略的执行。”

该联盟还可以厘清 CIO关于将Oracle工作负载迁移到云上的决策。尽管 Apps Associates 在过去七年中成功地将许多 Oracle 客户迁移到 AWS,但 Saltys 发现,如果许多 Oracle 客户在第三方公共云中运行 Oracle 环境,那么他们的生存能力和遵从性都存在问题。“在许多方面,这种联盟即使不能消除这些问题和恐惧,也能将其最小化。”

简化与 HIPAA 兼容的 PaaS

医疗云服务 ClearDATA 的首席技术官 Matt Ferrari 表示,CIO 们还应该寻找机会,将微软的PaaS 功能与 Oracle 的数据库结合起来使用,尤其是在符合《健康保险可移植性和问责法》(Health Insurance mo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 HIPAA)的工作负载方面。这将使 CIO 能够使用符合 HIPAA 标准的 Azure 服务来推动创新,同时可能采用 PaaS 服务来降低传统基础设施的成本。

Azure 还在其云平台上发布了数百个符合 HIPAA 标准的新特性。

此外,微软拥有一个深厚的第三方应用市场——重要的是,在安全和合规领域——这将使 CIO 和IT决策者能够接触到新的供应商。更大范围的玩家应该反过来推动更具竞争力的供应商投标,并在企业方面制定更好的战略预算。

细节决定成败

CIO 们应谨慎行事,直到这两位合伙人充实其合作关系。

Hazelcast 负责场景解决方案架构的副总裁和北美地区CTO的 John DesJardins 说:“一定要清楚地了解,这将如何影响你的协议和灵活性,以便能够长期运行企业系统。”

他说,验证 Oracle 微软联盟对网络、安全、存储和性能的体系结构影响,并编写合同以确保这些选择如宣传的那样有效,这一点也很重要。如果有需要的话,采用云原生方法(使用容器移动工作负载)和自动化DevOps实践还可以更容易地迁移到其他云上。

混合云工具提供商RackWare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 Todd Matters 表示:“二者的联盟有利于宣传,但对于企业客户来说,重要的是避免被任何特定的云或服务所束缚,即使是在使用多个供应商的情况下。”其中的一个担忧是,在两个云提供商上构建基础设施可能比在一个提供商上构建服务更难展开。

Gartner分析师 Ed Anderson 说:“我不觉得这里有太多的工程要求。一般来说,他们使用的是预先设定好的端点。”

就目前而言,微软和 Oracle 之间的合作关系仅仅是一个网络连接——具有一些共享的身份和访问管理功能——CIO 们应该关注如果该连接突然终止会发生什么。机器人过程自动化供应商 Pliant.io 首席执行官 Vess Bakalov 表示:“如果一方或双方都不再认为联盟是有利的,那么联盟可以很快结束,而这将使那些致力于围绕该联盟进行架构和工程设计的客户陷入困境。”

同床异梦,也许不是

Constellation的Mueller称,甲骨文和微软非常适合这类合作关系,因为它们在大型企业客户中占据着根深蒂固的地位,而AWS或谷歌无法宣称这一点。

Oracle在SaaS应用程序方面取得了成功,但是它的PaaS,尤其是IaaS业务一直难以获得市场份额。据报道,甲骨文最近裁员的目标是其第一代IaaS和OCI,这带来了网络和存储方面的进步,以及裸机实例等选项。

这种合作关系可能会使Oracle失去在OCI的SaaS工作负载带来的收入从而转嫁到Azure上。但最终,甲骨文可能会为其应用程序开发与数据库类似的自治功能,并将其限制在OCI上,Mueller 说。

与此同时,微软Azure在公共云防御方面一直是处于追随AWS步伐的状态,但其也已实现了稳步增长。Oracle作为继微软之后的另一家根基稳固的企业IT供应商,二者几乎没有重大重叠,所以,与 Oracle 的合作只会强化微软的用例。

目前还没有关于Oracle和谷歌云互操作性协议的消息,但是考虑到Oracle和AWS高层之间的公开diss,与AWS达成协议的可能性似乎不大。Oracle 董事长兼首席技术官拉里•埃里森曾表示,甲骨文的数据库在公司云计算平台上的运行速度要比AWS快得多,而AWS首席执行官雅西则大力宣传亚马逊的消费者部门将从甲骨文的数据库中迁移出去,并将Redshift等AWS服务定位为甲骨文数据库客户的一个可行选择。

尽管如此,多年来,许多关键的Oracle软件产品已经可以在AWS上使用并获得认证,尽管不是完全托管的服务。

所以,巨头之间的分分合合,破朔迷离,谁又能说的准呢?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