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家制造业如何重回巅峰
2922
2020-01-14 10:09    文章来源:知识自动化 原创:庄珺(zhishipai)
文章摘要:美国创新是在哪里漏气的?

当前,美国国内正大肆鼓吹不利于我国科技创新进一步发展的论调,采取各种明暗手段阻挠、遏制我国在新一代信息通信、核能等高新技术领域的发展,并试图从严控科技人员交流、限制科技企业合作等方面推动中美科技的全面脱钩。我国正面临着严峻的「第二大国陷阱」挑战。

2019 年 6 月,美国的一家非盈利机构 MForesight 公开发布了《重塑美国先进制造业的领导地位》报告(以下简称该报告),基于美国制造业社群内专家访谈的结果,着重指出了美国制造业当前存在的根本性的弱点,以及由这些弱点所带来的可能影响美国长期繁荣和安全的风险点。报告内容由四个章节构成,从美国制造业的现状开始,论述美国创新生态系统中存在的缺漏,分析几个关键产业领域的新兴技术现状,进而提出重塑美国创新生态系统的国家制造业倡议。通过该报告,可以管窥美国制造业领域一些活跃专家学者的心态和主张,了解美国政府可能会在制造业领域采取的针对性举措,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

重塑美国制造业地位的逻辑框架

该报告提出对策主张的基本过程:通过理论分析竖立问题靶标、针对所立靶标提出政策建议、选择具体领域推动建议落地。

该报告试图通过对比美国制造业和竞争国制造业在创新链和产业链上各环节的竞争优势,揭示美国制造业外流的原因,建构起后续对策建议和观点主张的理论基础。理论分析先行,也是面对国际产业竞争的相对不利局面时,美国国内的一贯做法。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与日本等国的集成电路产业竞争中处于下风时,美国国内的反应就是从产业界开始到经济学界形成新思想、新认识,再反馈到产业界和学界形成集聚效应,向政府请愿,最终通过政界采取针对性举措,逐渐扭转了不利局面。其中,保罗·克鲁格曼、劳拉·泰森、约翰·齐斯曼等美国经济学家在 80 年代先后出版著作,在美国兴起「战略贸易理论」,对高技术产业发展中政府角色的争论产生了重要影响,为特定技术领域争取更多政府举措支持提供了支撑。外国的技术力量不仅会对美国的产业竞争格局构成威胁,也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形成危害,这一观念也形成于上世纪 80 年代的中期。

该报告建构起的理论是美国创新生态系统存在缺漏,很大程度上导致了美国制造业的外流。报告将创新链演变成创新环,由基础研究、转化研发、产品创新、工艺创新四个需要资金支持的阶段衔接起发现发明、概念原型验证、试生产和制造等创新的各个环节。在每个关键阶段,分别指出美国目前存在的问题,如:

(1)基础研究,尤其是科学和工程研究,过于依赖亚洲研究生,尤其是中国的研究生;

(2)美国大学与外国机构的合作被过度鼓励,使得外国参与者可以获取研究成果并将其应用到该国生产中;

(3)实验室的概念原型验证缺失资金,让外国公司有机可乘,获得前景良好的技术的优先许可权;

(4)规模化生产需投入巨大资金,并且需要全面的供应链基础,美国目前并不具备。

1.png

图 1:美国的创新循环周期(来源:美国 MForesight 报告)

汇总这四方面因素,报告指出美国制造业从「墙内开花墙外香」到「墙外开花墙外香」的症结,在于美国政府的资金支持绝大部分都局限在提升技术成熟度,而非提升制造成熟度。

基于理论分析的结果,该报告提出扭转美国制造业竞争劣势的举措是提供更具针对性、更大规模的政府资金支持。比如,为美国工科研究生提供助学金和奖学金;为转化研发提供资金;向美国初创企业的商业化规模生产投资;向应用新技术的美国新产品制造商提供政府采购合同等。在与德国、日本、韩国这三个竞争国的政府资金支持力度比较后,报告提出,美国政府要重点在制造业研发和中小企业制造商这两个方面大幅度增加资金支持力度。

该报告基于技术和产业发展趋势,对关键产业领域的电动汽车电池、自动驾驶车辆的传感和控制、柔性电子和半导体封装四个案例进行剖析。在分析中,既指出了美国的代表性初创企业,又再一次重申了面临竞争国从资金投入到专利布局到生产能力等方方面面的压力,为报告的理论分析提供补充佐证,为报告的对策建议提供施策对象。

美国报告的诉求分析

该报告并不是一份孤立的报告,实际上是发布方 MForesight 于 2018 年 6 月发布的《制造业繁荣——为了国家富裕和安全的一项有胆识的战略》报告的扩充版。2019 年报告的分析逻辑和主要主张沿袭了 2018 年报告中的内容。发布方指出,研究并发布扩充版报告是因为 2018 年报告在美国产生巨大反响和讨论,促进了制造业回流美国的进程。

MForesight 是一家依靠专家的非盈利机构,为政策制定者、商业领袖和研究者提供关于制造业趋势和机会的快速响应报告和关键情报。值得注意的是,该机构的主要资助方是直属于美国商务部的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MForesight 自 2015 年 10 月成立以来,积极活跃在美国制造业的方方面面,参与了美国联邦政府的「美国制造」(Manufacturing USA,原为美国国家制造业创新网络 NNMI)计划和「制造业扩展伙伴」计划。因此,围绕制造业提出机遇和挑战是该机构报告的核心内容。为发展美国制造业持续造势,是该机构设立和存续的价值与使命所在。

与上介绍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和日本等围绕集成电路展开的激烈竞争路径有所不同的是,本次美国政界对于打压中国形成了高度共识,而缺乏产业界和经济学界的广泛响应。MForesight 可以视为试图扮演当时克鲁格曼等经济学家的角色,提出理论基础,为政界出台限制举措赢得产业界和学界的支持,提供名义上的「独立」和「来自专家」的有力观点。美国商务部部长威尔伯·罗斯在 2019 年 7 月 9 日的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出口管控与安全年度会议上,围绕出口管制做了讲话,其中,提到私营部门必须担负起责任,保护具有国家安全影响的技术,并指出无论国外市场多么有利可图, 美国企业为进入市场而交易商业秘密、敏感的知识产权和源代码都是错误的。

同时强调,要严防美国先进技术的知识产权流转和外资战略性投资。该报告从理论和案例分析的角度呼应了罗斯的主张,不过举措角度是要求政府提供更多资金支持。

然而,与美国商务部矛头直指中国、俄罗斯等国所不同的是,该报告并没有确凿的数据分析支撑起「中国威胁论」,而是通过模糊处理的方式诱导读者联想。例如,搜罗到的中国相关的研发机构、企业和相关转述通常会在报告中予以突出;没有具体的中国相关的例证,则通过日本、韩国的数据分析以亚洲指代;亚洲也无数据,则通过德国等的数据以竞争国或外国指代。通过这样的处理方式,很容易让读者产生美国制造业的「墙外开花墙外香」的最大获益国是中国的印象。

该报告的分析框架自身存在缺陷。通篇报告只论述了创新链和产业链的情况,而忽略了价值链的分析,即对相关关键领域产业链各国获取的价值分布有意或无意的忽略。通过价值链的分析,可以更全面、更客观的看清在当前产业的全球分工和竞争格局下,究竟是哪国攫取了更多的利益。此外,该报告为了突出强调美国制造业的严峻程度,有意选择性地或扭曲性地论述事实。例如,报告单方面叙述了外国资金和公司参与美国研发产业化的情况,而不提美国资金和公司参与外国研发产业化,并获取巨大利益的事实。

对我们的启示

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对技术的出口管控正向前沿和基础技术延伸。2018 年 11 月 19 日,该局公布的关键技术和产品出口管制框架方案公众征询意见稿中列出了生物技术、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等 14 个技术领域。该报告所剖析的电动汽车电池、自动驾驶车辆的传感和控制、柔性电子和半导体封装尚不在 14 个技术领域的细目中。由此可见,美国具备前端研发优势和基础的高新技术领域是数量可观的。对美国出口管制范围的进一步扩大和延伸,我国科技界和产业界等需有预判和准备。

该报告展露出的对于美国制造业当前的忧虑和未来的希望,是基于美国在技术研发上的巨大投入,以及在基础研究和创新策源上的雄厚力量。虽然报告提出了会破坏全球供应链、产业链和创新生态的主张,但也显示了美国卡住科技创新源头供给的能力和图谋。这就提示我国在新一轮的科技创新发展中,必须加大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的支持力度,务必加强科技创新的体系化能力建设。同时,在各国共识的关键新兴领域,在无法全面对抗美国科技创新体系的现实情况下,必须寻找新兴领域的研发和产业布局可以发力取得独占优势的关键环节,形成非对称的制衡,以保障我国相关产业的发展。

最后,该报告和美国其他智库的报告在智能制造上持相同观点,如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于 2016 年 11 月 30 日发布的《智能制造决策者指南》报告,指出了智能制造的发展将使得劳动力因素在生产成本中的占比大幅下降,使处于成本边界上的制造业更容易扎根到劳动力成本较高的地区。智能制造减少了有效的最小生产规模,使得生产地点贴近客户群变得经济可行,而定制化生产客户群的消费能力意味着需要在高收入国家进行生产制造。面对这一趋势,我国需要坚定不移的落实好《中国制造 2025》,加大智能制造关键技术的研发与应用投入,综合运用多种政策工具鼓励中小企业转型智能制造,培育具有国际视野和技术创新能力的智能制造技术人才团队。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