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倒一星,SaaS没有无辜者
2498
2020-02-13 13:17    文章来源:吴勇
文章摘要: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中年穷

导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中年穷。

今天惨淡的钉钉,在苹果、华为、OPPO、1+等各大手机厂商的应用商店里荣获了1星下士的荣誉,而获得这样的赞誉离不开疫情期间无法上课的各类教育界人士的共同努力,特别要感谢在这次集体狂欢中背得一手好锅的“小学生”们,看了1星评论之后,突然被现在小学生的语文、写作能力深深折服。浸淫文字多年的段子手们在“小学生”们的评论下显得知识是多么的匮乏、修辞是多么的苍白。

timg.jpg

“小学生”们的语言表达能力已经如网络鬼畜一般登峰造极:

图片1.png图片2.png图片3.png图片4.png 

从评论和打星当中,已经深深地感受到了反讽、通感、借代、互文等语文中考、高考的知识点在肆意践踏本人残存不多的文学素养。由衷感叹,这届小学生好厉害。

通过这场纵贯教育局、互联网厂商、老师、学生、社交平台共同搭建的热点话题舞台,身为一个企业IT圈的从业者,突然发现,大多数IT从业者可能只是在自己生存的圈子当中土嗨,其实击溃IT厂商的不只是自己的天真,也有可能是某些用户的无鞋。我们生活的土壤对IT的认知依旧是大面积的浅薄和无知。

中国企业IT软件的孱弱

从历史积累经验来看,中国企业IT从财务电算化打开蒙昧以来,满打满算不过39年。云计算从概念引入中国到超过10%的企业应用,也才仅仅15年。

在IT商业专利方面,根据IFI Claims统计,2019年中国仅有华为一家公司排名进入前十,位列第10名,而华为的大多数专利更是集中在芯片、手机、AI人工智能领域,在企业级IT领域的专利较少。中国企业中排名第二的是京东方,其企业IT服务的相关专利比华为更少。

在人才储备方面,中国高校每年毕业800多万人,向企业级IT服务领域输入的相应人才数量不足10万。

同场竞技下,在传统IT服务领域,去IOE依然道阻且长;在云服务领域,仅有互联网公司为主的服务商能与国外品牌一较长短;在SaaS领域,以CRM为例,排名TOP级的国内服务商一年的确认收入,也就是Salesforce在华的两个大单合同款。

在客观条件上,经验不足、人才匮乏、创新技术短缺,正面战场竞争力薄弱都是中国企业IT服务摆在明面上的短板。

疫情对SaaS ISV可能并不友好

同时,在这个特殊时期,大量的企业软件厂商并不比餐饮、娱乐服务、KTV等行业更好过。一些业内砖家乐观认为——疫情对于SaaS圈来说,是一场东风,因为只能在家办公,导致一些厂商的客户短期内激增3-5倍,即便随着疫情的消退,留存下来的客户数量也远大于往年同期。

但事实果真如此?

怕不见得,短期内客户数量激增是一个刺激表象,并不代表忠诚客户数量一定会增长,反而因为抗疫责任,大量的SaaS公司真是舍生忘死的推出3个月-3年不等的免费策略,一方面是企业IT圈自发的社会责任感,另一方面也不排除想在危机中抓住机会的商业嗅觉。在这样的大浪潮下,会变成什么样?

客户激增意味着对底层云资源消耗的大幅提升,即便底层云服务商如阿里、腾讯在疫情期间都做出了相应的费用降低和减免策略,但是大量终端客户的应用一定会逼迫SaaS服务商供应商对云的大幅扩容,而这种扩容的单价降低但容量巨涨令这些SaaS公司的云支出相比往年同期更胜,一些SaaS厂商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不可能无休止扩容,因此出现了“诶,怎么又开始卡了“”不是说升级过服务么,怎么还这么卡?“等等网络留言。

SaaS厂商要生存下去,这个阶段控制现金流是最重要财务手段。天真的免费企业用户们真的以为是能像打王者荣耀一样延迟5-10ms?如何去解决卡的问题,说起来也简单,云基础服务商、网络运营商彻底免费,在流浪地球里叫做饱和式救援,但在经济学上,这是最蠢的做法,相当于风险集中,合理的风险分散是金字塔向下。所以基础云肯定不会免费,在有限资源下,免费用户又会挤占收费用户的云资源,为了保障SaaS的可用性,厂商们很有可能在这个特殊时期牺牲应用体验,当前IT所要保障的第一要素不是体验好,而是可用。这个道理供应商懂,但免费用户懂么?

卡在所难免,SaaS厂商们又不能将这波免费客户服务关停,这种妥协的方案其实是无奈之举。而大概率情况下,这些免费用户会在疫情结束后(甚至等不到结束)便扬长而去,这样的客户对SaaS供应商来说是所谓的高颜值用户么?这样的用户有何忠诚度可言?还想着疫情结束后把他们转化为付费客户,更大可能是还没趟过这次难管,人家甩手就是一个一星好评,让你下架再也不见。

疫情对SaaS产业的变革倒是可能有一些促进

回到SaaS产业本身来看,要持续的为在家办公提供服务,这种耗下去的能力(在考虑到多数SaaS销售业务目前展开困难的条件下),许多ISV能否活过Q1/Q2都是问题,此时能够活下来就必须得有钱。

通过近期的调研,发现不站队的ISV们现在真是咬着牙往前硬挺,时间拖得越久生存的几率越低,因为他们很难像滴滴、小米那样,还能从银行贷出款来发工资。

大概率能够劫后余生的企业特质:

① 提供基础云服务并且业务大量在线的互联网公司:腾讯、阿里、运营商,特别是腾讯这家游戏业务极其发达的公司,短期内业务受疫情影响并不惨烈,大量网络、存储、计算等服务自给自足以外还有富余提供赈灾,并且一直在2B市场郁郁不得志的情况下,此次更是招揽了许多赛道当中受影响非常严重的知名ISV,如果说这次疫情是股市的一次腰斩,那么腾讯抄的一手好底。

② 疫情之前就获得大量融资,手握大量现金,被VC们提前设好结界的幸运儿们。但这类企业也并不是特别好过,虽然能挺过这次疫情,但也会伤筋动骨,拓然业务的钱现在只能被动发工资,并且还得缩减开支,为做好最坏的打算,一些公司已经开始着手开人、降薪或延迟发薪。

③ 榜上大腿的ISV,首先能被大腿看上,一定是产品、服务、团队、业务领域比较优秀,已经经过层层筛选,在各方面发育比较好。虽然业务也受到极大的创伤,但挺过去不是问题,并且挺过去之后可能还会发现一些对手被不可抗力直接抹掉,那么跟着大腿接下来就是进行人头的收割。

④ 传统企业IT巨头,这类企业树大根深,绝对能够靠着以前积累的大型、超大型客户安然度过,但这次疫情也几乎给转型云端不成功的他们敲响了警钟。

能够活下来的企业级IT服务商,基本上按照比例来说,互联网相关的公司已经占据半壁江山,这跟我之前预测2020年SaaS产业的洗牌加速到来有一定的不谋而合。互联网公司为SaaS带来的最重要影响是,能够将企业IT服务真正带入互联网,而不是传统的本地化、局域网、内网+VPN等伪互联网形态,而SaaS也才能够真正发挥其在线的优势,是源于对数据、对业务、对流程等快速的在线响应的硬核互联网,而不是仅仅停留在表象上的“在线“。

疫情对互联网公司的洗礼,先是从量上对它们进行了教育,再则是量变引发的质变上令它们对中国企业级IT的诉求有更直观、更快速的理解。对SaaS产业来说,这一波疫情可能就是互联网公司敲开企业市场大门的真钥匙。

4.感谢教育界对互联网公司的一星好评

原来以为互联网公司如果做企业IT服务如果会输的话,应该会输给经验、人才、流量至上论等等,但是这次的一星好评来的真是恰到好处,互联网公司还有可能输的就是对企业用户(企业终端用户)的不理解。

都在说5G来了以后,AI来了以后,工作与生活的边界会更加模糊,那么是否也意味着人身份的模糊,那么在提供企业级IT服务时,将最终使用者体验、感受、反馈的要素加入到服务、产品设计序列中也是必要的工作。

但是、很重要的但是:

这届学生真心对体系化IT的了解太少,或许你们吃鸡玩的贼6,王者荣耀已经段位王者,但也请在应用IT的时候多一些思考和探究;这届老师的IT基础也不怎么样,拿着免费的IT工具做培训赚钱,还一顿吐槽卡卡卡卡,在这里告诉你两个解决办法,要么花钱升级企业版,要么自己搭建网络环境(这个太复杂,恐怕这种培训老师也不懂)。

等你们长大,就要开始像我们一样接受你们那个时代的“钉钉、企业微信、飞书、welink“等轮番洗礼,社畜的美好生活在几年后向你招手。最后,读书真的很重要。

图片5.png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标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