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茅”跌落神坛,用友瓶颈重重,王文京能否乘“云”而上?
4375
2022-09-06 15:57    文章来源:财视传媒
文章摘要:2016年,用友网络董事长、总裁王文京提出用友实施以“企业互联网服务”为主体业务的3.0战略,大刀阔斧向云服务转型

2016年,用友网络董事长、总裁王文京提出用友实施以“企业互联网服务”为主体业务的3.0战略,大刀阔斧向云服务转型。手握大型企业客户,积极“云”转型的用友,市值一度接近2000亿元,曾是当之无愧的“云茅”。

然而近几年,用友却不断走下坡路——业绩深陷泥潭,股价一路下跌,就连其视为主攻方向的云服务,累计付费客户也呈锐减趋势。

时值中年的用友,还能否乘“云”而上,解开重重困局?

营收停滞不前,半年报首次现“亏损”

2022年8月19日晚间,用友网络发布半年报。报告显示,用友网络今年上半年的营收为35.37亿元,同比增长1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2.56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2.15亿元。

这是用友网络近五年来首次半年报亏损。而这只是其业绩压力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

用友网络在公告里表示,同比出现亏损主要是由于去年同期处置畅捷通支付等子公司股权产生的投资收益等的影响,今年同期没有该类收益。事实上,用友网络近几年盈利承压,亏损一直被非经常性损益所掩盖。“鹰眼预警”显示,用友网络近年盈利十分波动,且盈利质量较差。根据Wind数据,2020年至2022年半年报,其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0.43%、-34.9%、-318.31%。

营收增速放缓,期间费用增长,也让用友的盈利能力下滑明显。

从营收规模上看,用友网络已经连续三年停滞在85亿元附近。年报显示,2019年至2021年,用友网络营业收入分别为85.10亿元、85.25亿元、89.32亿元,对应营收增速分别为10.5%、0.2%、4.73%,较2016-2018年放缓明显。

除自身原因外,受疫情及不确定性因素影响,不少企业遭遇财务经营问题,导致公司部分业务的商务洽谈及签约延迟、项目实施交付滞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司的收入增速。

此外,随着玩家数量增多,SaaS赛道竞争加剧。

在ERP市场,用友长期“占领”着国内大型企业。但现在这样的格局正面临着重重考验。老对手金蝶创始人徐少春曾表示,金蝶在大企业市场上,将全面进攻重点突破,特别是抓住国产化替代的这个历史性机遇,尽可能占领高端市场上过去国外厂商占领的份额。

为抢抓大型企业市场的数智化与信创国产化机遇,用友持续增加销售费用、管理费用与研发投入。2021年,用友网络的销售费用为20.2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1.7%;管理费用10.72亿元,同比增长11.3%;研发费用为17.04亿元,同比增长16.2%。这让净利润进一步承压。

增收不增利,云服务累计付费客户锐减

截至2022年半年报末,公司云服务收入为22.99亿元,同比增长52.6%,占营业收入的65.0%。然而在良好的占比表现背后,是用友网络主动剥离北京畅捷通支付技术有限公司、深圳前海用友力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主动收缩软件业务,导致软件业务收入的占比明显下降。

截至2022年半年报报告期末,公司新增云服务付费客户数为 6.62 万家,云服务累计付费客户数为50.45万家;而去年同期,用友云新增云服务付费客户6.57万家,云服务累计付费客户数为66.73万家。可以看出,相比去年,用友云服务新增客户增速几乎停滞,而云服务累计付费客户则大幅锐减,同比下降32%。

其次,作为SaaS企业业绩增长的前瞻性指标,用友的预收款金额增长也并不乐观。2022年半年报报告期末,用友预收款金额为21.88亿元,较期初预收款的增速仅为6%。

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认为,从转型到重点突出云业务并未给用友网络带来实际的增长。

从客户结构来看,公司发展战略与客户需求存在一定的矛盾。

在云服务方面,大型企业客户为用友网络贡献了大部分的营收。在选择上云时,出于数据安全、体量与应用要求的考虑,大公司客户往往更偏爱安全与定制化程度更高的私有云或者以私有云为主的混合云。然而,根据公司年报,用友网络的发展方针是优先发展公有云订阅业务,引导私有云客户按订阅方式付费。

艾瑞咨询表示,真正健康的SaaS厂商结构中,中型客户的比例不应低于六成,它们与稳定合作的大型客户一起贡献厂商营收的绝大部分。可见,用友的客户结构亟待改善。

过分依赖大客户,势必对公司云业务的长期发展不利。

高位套牢“顶流”,股市信任度下降

说起今年股市的大事件,用友“割韭菜”资本市场“顶流”可以算得上是其中之一。

来源:用友网络《2020年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

2022年1月,用友网络定增,引来机构的热捧。从定增结果来看,获配方可谓是明星云集,包括高瓴、高毅、葛卫东、易方达、万家等内资明星资本,也有GIC、摩根大通、开域资本、UBSAG、摩根士丹利等国际投资巨头。

但此后,股价在经过短暂的上涨后便“一泻千里”,甚至一度腰斩。

截至2022年3月31日,用友网络机构股东总数已由2021年年末的434家下降至57家。

有媒体报道称,用友网络在明知去年底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不佳的情况下,仍然给出了上述机构大幅高于实际的业绩指引,以致上述机构损失惨重。

据相关媒体引用“接近用友网络的市场人士”的说法称,用友网络在2021年初对主营业务“云服务与软件”给出的全年营收同比增长的市场指引是25%。在2021年12月对定增参与方进行路演时,用友网络给出的说法仍然是主营业务收入增长20%。而用友网络2021年年报显示,其云服务与软件业务收入为86.41亿元,同比增长15.7%,真实业绩情况要低于该“业绩指引”的预期目标。

5月30日,用友网络对市场上关于“不切实际的业绩指引”的说法予以否认,发文称:“没有给过机构方任何业绩承诺。”对此,阿尔法工场研究院直接称其为“渣男言论”。每日经济新闻评论,“业绩承诺”和“业绩指引”完全不是一回事,用友网络这种否认有混淆概念之嫌。

作为损失最为惨重的机构,高瓴资本对参与用友的定增三缄其口,表示因合规限制,不便对上市公司做评论。

牛散葛卫东是定增中唯一的个人投资者,获配626万股,获配近2亿元。但在参与定增后,他又很快进行了两次减持,粗略估计市值近10亿元。这是他自2017年进入公司前十大股东之列后首次密集大举减持。

此次定增引起的多方质疑,无疑会影响用友以后发布公告的可信度。同时,主业增长停滞、股价的萎靡表现加之股东的退场,大大削弱了二级市场投资者对用友网络的信心。

在市值风云APP里的吾股排名中,用友网络已从2020年(含)之前排名近500名的行业龙头,掉至2000名左右。

另一方面,用友网络似乎在通过分拆子公司上市的方式谋求新的出路,但前景仍需观望。

2022年3月,用友网络拆分出的用友汽车,成功登陆科创板。但在上市过程中,其在科创属性、研发能力与核心技术人员变动等方面均受质疑。同样的,用友金融也在2021年9月申请北交所上市后经历三轮问询中,暴露出现金流量净额大幅下滑、同业竞争、研发人员大幅下降等问题。除此之外,用友网络分拆出且正在IPO的公司还包括新道科技。

这不免引发外界猜想——用友非但没有集中主力突破主营业务增长瓶颈,反而把资本运作、打造一个千亿级别的“用友系”作为了重点?

面对诸多质疑与发展困境,在数智化浪潮叠加国产化和全球化的机遇下,一直作为国内软件企业老大哥的用友,能否重整旗鼓再出发,带领中国企业级SaaS产业破局,为中国软件市场打上一针强心剂?业界期待用友的答卷。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标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