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品胜赵国成,中国做硬件的企业需要沉下心来,需要数字化
3307
2023-03-22 11:58
文章摘要:“他一定要去做他喜欢的事情。”

采访、撰文/宇婷

“他一定要去做他喜欢的事情。”

赵国成提到无招对于智能硬件场景的观察、定义和前瞻,以及同时具备数字化的思维时,神采奕奕。这是一场由HHOGene举办的发布会,创始人无招和他的合作伙伴品胜创始人赵国成第一次联手亮相。

赵国成被称为中国的“充电宝之父”,充电宝这个名字以及后期普及与其创立的品胜密切相连,并且这是一家不做代工,而是从0到1树立制造业品牌的企业。

“做制造挣钱更简单的轻松一点,因为你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做到把你满意的东西交付给你就OK。但做品牌很有乐趣。也需要有一些情怀。”赵国成认为。

无招创立HHO后,自我评价——生产HHOGPods耳机是一场外行领导内行的创业行动。而这场行动中,能够将软件、数字化的基因,和制造、供应链、品牌结合起来,关键的男一号就是赵国成。

赵国成对无招的欣赏甚至呈现出某种浪漫主义。

比如,这么铁的关系,他没有一次让无招给自己的充电事业提过建议。“他想做的东西,我去研究一下有没有价值,我有没有赚钱的潜力,我决定要不要去干这个事情。”

赵国成觉得,这不是义气,反而是真正的商业。无论是出海,还是新的品类创造,让无招把自己擅长的东西落地,会发挥出最大的价值。无招展现出一种赵国成一直在寻找的,能够在国内制造业大胆、发掘稀缺好产品的气质。

以及——“较真”。

“当然我不是说他达到乔布斯的高度,但他的心路历程,那种坚持、那种劲,有点像乔布斯。”

“他数字化的思维,他的洞察力,他有穿透性,他可以看得比较远的东西,就像同样的人,他视力比我们看得远。第二,他很坚持。”

无招带给赵国成更远的路径和创新激情,赵国成带给无招某种战略信心和供应链底气。他们会一起给中国制造业品牌带来什么呢?

谈GPods耳机——“它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产品“

宇婷:参加了第一场HHO发布会,你的感悟是什么?

赵国成:本身这个事情呢,我是因为私人朋友的身份介入。但是介入以后我觉得HHO主导的这一款产品非常打动我的。品胜是传统企业里面的品牌型的企业,不是纯以代工为主的。我们其实在成长的过程中发现较好的产品是非常稀缺的,而这方面HHO这么大胆的,虽然不能叫革命性的,但是也是开创性非常强的一种产品,对我们的吸引力是蛮大的。

宇婷:你被称为“充电宝之父”,这个Title准确吗?喜欢被人这么称呼么?

赵国成:喜欢谈不上,但是准确是没问题的。因为充电宝确实就是我发明的,严格说,因为当时赞助南极登山探险队,连「充电宝」这个名字也是我们起的。

但是相关的知识产权保护,缺乏一定的意识,以及当时的大环境,还没有像今天充电宝这么大销售量。 因为那个时候手机是很省电的,充一次可以用两三天,以诺基亚为主的,还有一些续航时间更长。

但是我就坚信,未来有一天,人们的数码生活会越来越丰富。用电多的产品,它的出现会是一个必然。后来智能手机爆发,我们发展地比较快,充电宝其实应该算是我们比较典型的一个“微创新”,是产品的“定义”上的一个创新,最后就赢得了一个企业的大的发展。

我们做出了第一个叫充电宝的产品,2007年开始面向市场。

宇婷:中间等待爆发,经历了多长时间?

赵国成:2010年,充电宝才开始爆发,因为2008、2009年苹果手机上市,进入中国市场是在2011 年,当时是联通引进,才开始爆发。

宇婷:您认为HHOGene GPods是否和当时充电宝是有一点像的。也许他开创了一个新的品类,但可能它也需要时间?

赵国成:我觉得这个类比是可以的,但是它的创新性是超过当年的充电宝。

宇婷:为什么这么说?

赵国成:我只是一个品类的大胆尝试。外挂电池本身没有技术壁垒。HHO相对在工艺、在制造上还是有很多开创性的创新。发光这一点上,里面做了大量的开创性创新。

宇婷:你可以举个例子吗?关于这种开创性的创新。

赵国成:譬如GPods的灯,它实际上通过智能化的程序只让灯亮了 1/ 3 ,单耳续航时间最高到5个小时。这种改善我觉得意义是非常大的。

宇婷:大家称您为合作过程中间的“翻译者”角色,觉得这个评价中肯吗?

赵国成:不太准确,其实什么角色我们也不太介意,但是这个“翻译”其实在某种意义上在前期是起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前期合作中,就像是两个星球在对话,互相听不懂。

无招的团队是用互联网的概念做一个硬件产品,但实际做硬件产品的纯硬件制造商生产需要有确定信息,是从用户的场景和体验倒推产品应该长的样子。实际上我们不单单是翻译,可能在核心的创新上是给到HHO信心。

(2022年)2 月份我们才正式进入HHO项目组。我当时就觉得HHOGPods耳机能够做出来,是个很好的创意,所以当时应该是给了他们很强的信心,但确实只是辅助的,我觉得这个东西做下去就是有市场。

第二,这个花费也是值得的。我们的角色可能不简单是个翻译的问题,是在决策的关键环节产生影响。

宇婷:能抽象描述一下,品胜它在整个的HHOGene的战略里扮演什么角色?

赵国成:因为我们本身是以品牌为导向,不做代工,所以我们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是不计成本地帮他们把它做出来。开创性的东西,它未来在用户心目中的那种口碑,或者是那种好评、美誉,是通过传统的产品难以获得的。

品胜和HHO的关系,“翻译”是一个最基本的,因为其实他们正常的沟通都是不出问题的。除此之外,应该是在战略决策上给了他们信心和科学的依据。

宇婷:您对这个产品可以在消费者心中达到美誉度的信心来自于哪?

赵国成:它的独一无二,它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产品。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甚至你没有去过的美景,一些很稀奇古怪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去了解它?就是因为独一无二,但你过目难忘。

这就是这个产品的价值。

定价策略是商业手段,是另外一回事,是纯战术的。品胜可能每年做几百款产品,也没有几款能够被大家记住,但这是一款一定会被大家记住的产品,这就是它的价值。

宇婷:您觉得品胜过往的产品中有没有独一无二的?

赵国成:少,除了充电宝,我们之前还做了很多开创性的产品,但是可能(没有)这种前瞻性。无招做这款产品,它是从数字化的角度出发,据于此未来我们可以合作很多数字化的硬件产品。现在这个阶段,苹果手机也是个也是很好的案例。一定要基于数字化的前景去开发、去构思这个产品,未来才会有足够的创新性和比较好的美誉度。

宇婷:回看品胜的商业逻辑。 2014 年的时候您曾经预见了移动电源的市场,在 2012 年的时候,品胜还做过当日达,包括这次与HHO合作。商业布局的底层动力是什么?

赵国成:与HHO合作的最大共赢点可能是出海。品胜一直在国内是较为头部的品牌,像无招这种顶级的人才在我们公司内部是没有的,我们在相当长一段时间达成共识,可以有持续的创新性的产品输出,这个我比较感兴趣。但输出以后是不是都在中国国内,在出海这一块,我们其实跟无招有比较大的规划,我们配合他。

谈行业与合作——硬件的企业需要沉下心来做这些事情

宇婷:你对无招团队的风格评价,可以用几个词概括一下?

赵国成:实际上通过这个产品,我们互相看到了做事的人品,风格,实力。这是一个对对方有比较全方位认识的好机会。我们未来的合作会比更多、更深。

无招团队在产品上是有颠覆式创新的。在工艺上,比如说光电的干扰问题,因为

就是有光就是会有干扰,但是我就是要有光也要有电。就跟苹果以前做智能手机有些遇到问题性质是类似的,最后就带来制造工艺和设计理念的一种革命性的变化。所以实际上我是觉得它这个特质,可能在智能硬件领域、整个领域我觉得是非常罕见,我是非常赞赏,非常青睐的。

宇婷:这种罕见的细节是指?

赵国成:我就看他们基于用户体验的反复测试,譬如说这个光匀不匀,透不透,怎么饱满......很多企业会最后选择折中方案,否则时间会拖得很长,时间长了不成本很高吗,有这么多人都要发薪水。这种坚持还是不容易,是要有一定的情怀和梦想才能去达成的。

包括他们做猫的智能设备,是养猫养狗的在公司,跟猫一起生活,去观察这些。很多做硬件的企业,他做不到这么沉下心来做这些事情。

或者做得下来的人,他也不懂数字化,但是无招是兼具的,所以我很震惊,因为早期我做产品也是这个态度,但是我们那时候互联网不行,所以我们也没有数字化的能力和基因。但是我觉得他的方向是对的,高度认同。

宇婷:你个人对于用户的观察来自于哪?来自于你的性格吗?

赵国成:我也甚至会让我家的保姆去跟那些跳广场舞的大妈问看能不能卖得掉充电宝。我说我的成本价是多少,你卖的钱就归你,她都能卖得掉。

销售没有难度,一定是切中用户痛点。我是经常干这样的事情,你了解用户,你真的要到用户中去了解。

要对购买力人群,深度地了解。有时候甚至反问,你们希望这个产品长什么样子。

但是,我们都是基于现有的产品,你有没有发现。无招是开创性的,你看他设计那款耳机,他是看到大楼的灯得出的灵感,这种人才是非常罕见。

宇婷:现在跟HHO合作的业务对于品胜来说意味着什么?

赵国成:首先,我们更多是通过这个合作,互相对双方有更深的了解,而且这个产品本身赚钱,我认为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也会有收益。同时未来我们会在新的项目中会更加深度地合作。

无招的数字化思维,他的洞察力,他有穿透性,他可以看得比较远的东西,就像同样的人,他视力比我们看得远。第二,他很坚持。

其次,做品牌很难的,品牌哪有什么说销售全部交给别人的。但是我在销售上或者定价上,或者是品牌产品力上是要有足够强大的一个基础才可以,所以我们也在寻求突破。

宇婷:作为一个创始人,企业家,当你在做跟HHO这种合作的战略决策的时候,你需要前期投入。你决定做和不做,背后有哪些原因和逻辑?

赵国成: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可以带给我们那种“视线”。通过跟HHO合作,我们的整个研发团队的人感觉就像上一个台阶,我站在更高的地方来看我们这个行业,这个价值有多大,这不是钱可以衡量的。

以前我自己是没有这个能力的,我就爬不到那么高。现在因为是结伴,他也熟路,就直接带上去了。我觉得对我们的研发团队去克服一些工艺上的困难也好,或者一些产品的创新也好,他们更有信心和底气,同时也能够看到未来发展的路径,他可以看得更清晰。

宇婷:你提到的一点是中国的制造业企业普遍面临很难出圈,或者是很难跨界创新。

赵国成:普遍。所以无招的价值是很大的。

宇婷:未来,在您心里如何思考HHO?

赵国成:他其实在做一些更大的、要改变的世界的事情。智能硬件这一块,我会成为他的一个,应该是不可获缺的、重要的商业伙伴,同时一定是有创意的。智能硬件想象空间非常大。比如说我们可以把这个耳机做成一款手机型的装备,不一定人人都有,但是人人都想有,这个是可以预期的,这个目标是可以去奋斗一下的。

谈对数字化——“各行业都会享受数字化带来的便利”

宇婷:在合作之后,对于数字化和出海,您有哪些新的认知?

赵国成:就觉得这个给了我很大的信心。一个是因为我们以前传统的出海,错过了黄金期,早几年亚马逊在国内市场很好,但没有这方面人才,错失了良机。传统的线下一直在受电商的影响,逐步收缩,减小份额。

你面临的开发成本仍然非常高,但是收益在递减。包括拼多多,我觉得对中国的企业出海可能是一个新的路径。而且通过数字化的硬件去打头阵,我做出的东西你全世界都没有,只有我们才有。这个可能不就可以让出海变得相对更容易一些,或者是前景更光明。

宇婷:数字化的理念加进来,改变了什么?

赵国成:如果没有数字化在光的颜色无限呈现的可能性方面,对个人情感和生活态度的一种表达是没法实现的。

你得找到它的需求,把它数字化以后再去满足。

我为什么有梦想,也是时代发展的趋势让我们有这个想法,各行各业都在数字化,人们日常生活中越来越多地会得到因为数字化带来的便利,有数字化能力的企业或者产品,肯定会拔得头筹,或者是前期会容易红利。以后就会越来越顺应时代。

宇婷:这个理念是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要坚定的,一定要把数字化融入到制造的产品上。

赵国成:应该是2016年前后,开始讲“云”iCloud的时候。

宇婷:在这四五年中,你会因为要实现数字化有过焦虑吗?

赵国成:有,走老路会相对来说比较艰难,没有太多的突破空间。

宇婷:复盘您最成功的经验包括充电宝、充电线等等,有哪些是可以迁移到HHO?

赵国成:现在我们重点就是,我们觉得已知的东西不重要。赛道选择很重要。比如宠物赛道。

数码设备已经过了温饱阶段,是改善型的需求。但是对于宠物来说,温饱需求都没有做到。

宇婷:要在赛道上选择一个真正有用户场景、有用户需求的产品。

赵国成:新兴的,有广泛需求和长期需求的。

宇婷:你提到要帮无招实现梦想,想问问你自己现在的梦想是什么?

赵国成:我们作为一个品牌企业,做那种较好的产品也是我的梦想,无招的梦想也是我的梦想,只是他的梦想跟我重叠的部分,就会有我的贡献或者收益在里面。没有重叠的那部分可能就是他的。你说他数字化出海这些,我们也会受益。

宇婷:2023年,您自己对于自己的公司有一些战略的想法和进化的方向吗?

赵国成:发力新能源,HHO这块纯粹是新增的板块,我们放在更长远的角度,没有太急功近利地想一定要怎么着,更想的是不断地把无招的梦想变为现实。品胜。重点肯定会是新能源(户外和家用储能电源)。

宇婷:你觉得中国制造业如果真的想做出高利润,被消费者接触的产品,甚至能出海,本质上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赵国成:数字化,只有这个问题,目前来看。否则你做纯工业的产品,印度马上干掉你,你拼人工拼不过的。

宇婷:所以供应链是必须要解决的,也是跟成本密切相关。但真正区分化以及让产品有生命力,有竞争力是数字化。

赵国成:是。

对数字化出海的这种战略还是高度重视,可能未来的数字化产品的创新能力,或者产品出海应该要有宏大的布局。我们跟无招的合作,跟 HHO的合作,给他战略的落地提供了一个现实的路径。

宇婷:而且这个场景还有最好是开创性的场景。

赵国成:对,包括定制。其实每个人都希望有那种独一无二的东西。我们耳机以后希望这样,开始让他定制壳体这些。你必须靠数字化能力来解决。订单的生成,到做回传,再到履约,全程你都得数字化。包括什么仓储的管理,电子泵,还有设备的配套、运作。以前这些每一个点也都在数字化,但是它中间的联系是断掉的,都是孤岛。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