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运营商做社交难成马化腾的对手?
4843
2019-01-08 10:14    文章来源:商业人物 安美宣
文章摘要:每一代移动通讯技术更迭,财大气粗的运营商都试图在即时通讯市场扳回一局。

每一代移动通讯技术更迭,财大气粗的运营商都试图在即时通讯市场扳回一局。

2G到3G交替之时,中国移动推出飞信,以排山倒海之势碾压新兴的互联网公司,什么网易啊,什么腾讯啊,都被踩在脚底摩擦,最后也只有自己能毁灭得了自己。

4G时代,中国电信联合网易成立易信,与阿里巴巴的来往、腾讯的微信一决雌雄,败下阵来。

5G时代眼看着到来,中国移动飞信又飞回来了,改名“和飞信”,投入8400万加持,定下一个小目标:就代替“微信+钉钉”吧。或许在运营商眼中,只要能抢到船票,说不定日后就能干票大的。

2000年中国移动正式从电信剥离,此后迎来所向披靡的时代。

独立几个月后推出增值业务——移动梦网,意外地拯救了中国互联网,从中受益的互联网公司,腾讯是,网易也算一个。移动提出的“二八分账”,即运营商分二成,互联网内容提供商分八成,这是从海量用户群开展收费的发端。

网易是投入梦网怀抱的第一个门户。2000年网易在纳斯纳克上市,2001年因股价跌得惨不忍睹,灰心丧气的丁磊与广东移动签订了合作协议。丁磊后来说,“广东移动找我谈‘移动梦网’的合作时,大家心里其实都没有底,好比一个溺水的人,能胡乱抓住一根稻草也是好的,没有想到的是,这跟稻草居然长成了一根大树枝。”

在中国移动年底举办研讨会上,知名度颇高的丁磊是被当作合作典范,被邀请到台上拿着话筒演讲,讲话内容大概是“中国Internet的勃兴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和网民的热爱”。当时还默默无闻的马化腾,坐在台下,但其实他才是真正闷声发大财的那个人。相对于新闻门户网站,作为即时通信工具的QQ对用户有更强的绑定性,被使用的概率也更为频繁。

2004年,腾讯在香港上市,成为第一家登陆香港主板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但马化腾看起来没有多么高兴。因为那一年,QQ遭到了即时通讯市场的集体围剿,正处在水深火热当中。不过值得高兴的是,腾讯上市第二年,收购博大,作为“陪嫁”的张小龙踏进腾讯,这为日后腾讯称霸即时通讯市场埋下伏笔,不过那是后话了。

第一个公开围剿QQ的是和马化腾同年同月生的兄弟丁磊。他出现在北京国际俱乐部酒店,高调为网易泡泡做推广。顺便还带来一个爆炸性的武器——类似于Skype的即时语音沟通工具,“语音质量达到了GSM的质量,下一个版本的语音通信质量会超过电话的通信质量……只要政策许可就可推出。”其实就是微信的雏形。吴晓波说,“若非遭到国有的电信运营商的蛮横阻挠,微信将早出生7年,这个机会应该属于丁磊。”

第二个公开围剿QQ的是听到名号就腿肚子发抖的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和丁磊在同一间酒店,比尔盖茨宣布将加大MSN在中国的研发和推广力度。后来还有千万人起来围剿QQ,雅虎通、新浪UC,中国电信推出的VIM……一时间,全国出现了200多款类似的产品。

枪打出头鸟,后来行业老大QQ和老二网易泡泡成功地引起了电信企业的集体警惕,信产部明确规定:“除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能够在部分地区进行电脑到电话方式的网络电话商用外,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得从事这项业务。“

在政策排挤之下,寄生于梦网的内容服务出现了集体血崩,各家慌乱纷飞,作鸟兽散。最为坚决的是丁磊,网易及早撤出,躲进了网络游戏的避风港。

紧接着中国移动上线飞信,以排山倒海之势碾压一众的互联网公司,腾讯、网易都被踩在脚底摩擦。中国移动向腾讯提出两个强制条款:一、飞信与QQ合并;二、整个QQ体系与飞信“互联互通”,二选一。就在终止合作的最后一天,腾讯不得已在香港发布公告,同意移动QQ与飞信合并。其业务将逐步过渡到飞信平台,过渡期的产品被称为“飞信QQ”。

历时两年,中国移动对腾讯的清逐行动中,腾讯赖以获利之本的无限增值业务遭受空前打击。往后余年,马化腾都对拥有入口级产品的企业都十分警惕,教训大抵也来源于此。

好在事前马化腾对QQ进行了拆分:移动QQ和手机QQ。移动QQ虽与飞信合并,但手机QQ算是彻底摆脱了对中国移动的依赖。

2007年圣诞节晚会,腾讯员工表演了一个隐喻的小品,地主的傻儿子企图强娶喜儿,最后喜儿家里凭借家资殷实、财大气粗,拒掉了这桩不对等的婚事。台下腾讯高管咧嘴开怀大笑。

image.png

而飞信在此后的几年中,迎来了发展的巅峰时期。

飞信的绝大多数用户聚集在中国移动“动感地带”品牌下,按年龄算集中在85后到95后之间。周杰伦是动感地带近10年的品牌代言人,也是在周杰伦最辉煌的10年。

中国移动董事长兼总裁王建宙曾专程飞台湾去与周杰伦签代言合同,正赶上2009年台湾发生水灾。王建宙一下飞机就有人问“这次来台湾最关心什么?”王建宙说“最关心的是台湾的水灾救灾情况,不是业界合作谈判进度”,当下捐出1000万人民币,表示只要台湾有需要,中国移动可以随时提供。和台湾水灾发生时间差不多,四川地震,中国移动只出动了10台急讯车支持灾区通讯。

动感地带也确实从与周杰伦合作中获益良多,从2003年开始签约合作,往后的7年时间里,平均每1.5分钟就发展1个客户,迅速积累了过亿用户群。

那时候高校的学生会、歌友会、街舞大赛、社团活动都少不了动感地带的支持,并且出手阔绰。刚上大学的学子,褪去了高中生的稚气,走进大学校门第一眼就能看到火红的横幅写着“动感地带欢迎新生入学”。当时10个学生里有9个用的就是动感地带。

但社交中的高富帅,社团最活跃的积极份子,异地恋的男女朋友们渐渐发现,500条、1000条短信远远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加上当时国际大牌手机都在推动手机上网。当时出现了一些可以使用流量代替发微信的应用,他们开始小心翼翼地用JAVA和塞班安装商这些应用,使用流量登入然后再发短信。想起来那是何等的fashion。大学校园走一走,手里攥着山寨机放《香水有毒》才是那个时代鲜明的特征。

飞信的横空出世可以用“惊为天人”来形容。在短信1毛钱、流量5块钱只有30M的年代,免流量、免费发短信太具诱惑力。飞信注册用户最高时达到5亿,高峰时拥有高达9000万的活跃用户。

流量方面飞信也低于手机QQ,飞信高度粘性用户24小时挂机,每月预算流量50M。手机QQ更加比不了的是,无论对方是否联网,飞信的消息都可以送达。

飞信的成功因为是中国移动的亲儿子,但可惜不是宠儿。飞信的发展壮大直接影响运营商的短信收入。飞信要强壮,短信又必须是免费。现在可以做到,但对2007年短信收入高达400万亿中国移动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加上2011微信的出现,对飞信简直是“灭顶之灾”。同年中国移动还推出过“飞聊”,但到2013年就无法接收信息了。

image.png

到了4G时代,中国电信联合网易推出“易信”,名噪一时。与阿里的来往、腾讯的微信一觉雌雄后,败下阵来。但易信用户过1亿以后,中国电信就退出了。官网说法是中国电信董事长兼CEO王晓初对电信自主互联网业务管理的思维转变,要告别过去运营商的“被管道化”,以混合所有制为方向,要再造一个新电信。

电信内部有人表示,跟“狡猾的”互联网巨头合作,“中国电信是吃过大亏的”。

之前中国电信跟阿里合作也是,当时王晓初亲自到杭州拜访马云,当时马云希望中国电信能为淘宝等阿里等业务提供更好的定制化服务,比如在“双十一”期间,帮助淘宝和天猫网页打开速度快一点,或者对手机业务向全国的电信业务开通免流量服务啥的。但作为基础的电信运营商回绝了,说无法提供这种端到端的服务。

马云也很不悦,私下说“中国电信不就是有光纤吗?”话里满是轻视。

阿里也曾对即时通讯市场虎视眈眈。2013年推出“来往”,整个阿里集团都在为它摇旗呐喊。但一年之后渐渐成为一个笑柄。之后来往一分为三:来往、悟空和工作圈。工作圈就是现在疯狂奔跑的“钉钉”。现在钉钉手里最大的筹码不只是1亿用户,而是700多万的企业组织。

而一直无敌的微信产品,源自张小龙对人性的深刻洞察。无论是微信上线“附近的人”,“摇一摇”,到后来的“跳一跳”,张小龙都在迎合孤独者交往的需求。

2011年微信3.0上线一个杀手级的功能。人们只摇一摇手机,就能找到千里之外同时摇手机的人。

张小龙回母校演讲,是在一阵清脆的“咔擦”声中开始。张小龙说,“从本质上说,当你做这个手势的动作,是很色情的。”在同学们羞涩的笑声中。他开始分析起微信设计里的性暗示:摇一下是来复枪的声音,这种声音听起来很刺激、很爽,然后页面会张开一下,出现一个裸体大卫的雕像。“为什么这一连串的组合会让人感觉很爽?”张小龙解释,因为人的所有动机都来源于性的冲动,这个理念源自弗洛伊德的理论。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近几年即时通讯市场一直维持腾讯一家独大的局面。不知道还有谁能打破这个僵局,运营商?互联网巨头?互联网新贵?后来大胆的罗永浩推出了子弹短信,11天用户突破500万大关,7天就融了1.5亿。

子弹短信刚出来那会,张小龙说,“‘子弹短信’看了一眼截图,还不值得我安装体验一下。我们将来落后的原因可能因为不了解用户,而不是因为我们不了解竞争对手。”

此时罗永浩正深陷锤子手机的漩涡之时,中国移动的飞信又飞回来了,改名“和飞信”,砸了8400万,目标是代替“微信+钉钉”。前几天有人看到罗永浩在中国移动南方基地停留,有人猜测,难道锤子科技是要与中国移动合作了吗?新品牌是叫“让子弹飞一会”还是“让子弹飞起来”?

5G就在眼前了,每一代移动通讯技术更迭,运营商都试图在即时通讯市场扳回一局。在运营商眼中,只要能抢到船票,说不定日后真没准就能干票大的。

参考资料:

1.《腾讯传》

2.《中国电信撤出,易信会成为下一个网易泡泡?》

3.《<人民日报>眼中的悲剧人物,如何做出全球最牛社交软件?》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