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转型迟迟无法推进 可能是陷入了这些障碍
1790
2019-05-24 11:03    文章来源:T媒体
文章摘要:大家都在喊着数字化转型,但真正成功实现的却少之又少,或许这些原因阻碍了其进展。

如今,数字化转型很流行。你会发现几乎没有一个CIO不利用云、分析、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某种组合来更好地服务客户或简化操作。

不过,我们需要正视一个事实:IT领袖们的劳动成果尚未成熟。根据麦肯锡2018年9月的一份调研,在1733名高管中仅有14%表示,他们的数字化转型努力已经持续改善了性能,而在持续转型的过程中取得完全成功的则只有3%。
 
麦肯锡高级知识专家 Laura Laberge 表示:“这一比率如此之低,令人沮丧。很多人反映自己已经在数字化转型的努力中做了四年,在技术和人力资本上花费了数百万美元,但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对此,CIO.com采访了该领域的专家们,想听听他们对于推动企业转型变革所存在的障碍的分析。通过归纳总结,我们发现专家们主要集中在以下12个问题:

1. 缺少CEO的支持

根据 Wipro Digital 的数据,35%的高管认为,缺乏明确的转型战略是实现其全部数字潜力的一个关键障碍。Wipro Digital高级副总裁兼全球主管 Rajan Kohli 说,这一战略始于CEO,但遗憾的是许多CEO都未能制定出一个连贯的战略。

Kohli说:“数字化转型的努力没有达到预期的投资回报率,部分原因是数字化转型既是一个战略、技术、文化和人才问题,也是一个领导力的问题。”

2. 对数字化转型的意义缺乏共识

CIO可能将数字化视为一种提高操作效率的方式,而CMO则可能将其视为提高客户参与度的一种答案。而实际中的数字化转型则需要二者结合。

所以,一个成功的数字化转型的关键通常在于创造一种新的,独特的客户体验。这需要企业范围内的共同努力,首席执行官有责任接过指挥棒,推动将IT和业务结合在一起的业务重点。

3. 陷入“静观其变”的陷阱

波士顿咨询公司亨德森研究所(BCG ' s Henderson Institute)董事总经理 Martin Reeves 表示,企业最大的约束之一是推迟转型。

Reeves 说:“成功转型的一个最大的预测因素是他们开始的迅速程度。数字颠覆发生得很快,但大多数财务指标都是滞后的。”

“要么革命要么被人革命”尽管是句陈词滥调,但我们要相信公司最好是自我颠覆,这就是Reeves所谓的“先发制人的转型”。

4. 陷入“做什么和怎么做”的困扰

大多数公司在财务状况不佳、董事会和竞争对手的压力不断加大之后,都退出了观望模式。Kohli 说,尽管如此,大多数领导者仍然很难弄清楚他们需要改变什么,以及如何去做。这种优柔寡断会造成惯性,更糟的是,会导致错误的决定。

企业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是,如何将数字化变革战略与短期和长期财务目标相协调,尤其是对那些受惠于股东和华尔街的上市公司而言。Kohli说:“有时候短期的决定并不是长期战略的最佳选择。”

5.未能将技术和人才需求结合起来

LaBerge说,转型的一个主要障碍是企业既不了解他们需要的技术,也不了解运营技术所必需的人才。企业是否需要新的数字运营模式?这需要多少团队/敏捷专家或DevOps工程师?

基于此,业务部门的领导者必须与他们的CIO保持联系,以处理这些知识差距。数字变革的步伐使其成为成功的一个困难但必要的因素。

LaBerge总结了CIO们面临的问题:“我被困在缺乏人才的困境中,我不理解技术,但如果我等待,我就完蛋了。”

6.抗拒改变

在领导人已经享受了一定程度的舒适的企业中,变革可能是具有挑战性的。Kohli说:“人们的职业生涯和权力都是建立在他们所知道的基础上的,他们很难放手。”

事实上,在2017年哈维纳什/毕马威首席信息官调查的4500名首席信息官中,43%的人表示,抗拒变革是成功数字战略的最大障碍。对变更的抗拒可能会使转型停止。

7. 技术陷阱

无论是改变的意愿,还是技术和员工的完美结合,都无法让首席信息官避免落入以技术为中心的陷阱。Reeves说,尽管技术是转型的关键驱动力,但应用那些不能满足客户需求或不能实现新的数字商业模式的工具,几乎没有什么价值。

另一个问题是:挑选最喜欢的,比如云计算、预测分析、区块链、人工智能或物联网。Reeves说,有时候CIO们会爱上他们工具包中的一个工具,而忽略了更基本的竞争和客户的考虑。这个陷阱也影响了利用传感器、数据和分析来改进决策的潜力。

8. 失去平衡

Kohli说,即使有正确的技术和人才组合,首席信息官也会以牺牲面向客户的创新为代价,专注于基础设施的改革。他表示,真正的数字化转型是同时解决这两方面的问题。

例如,公司应该在试验移动应用程序、聊天机器人、区块链或物联网的同时,分配团队迁移到云基础设施。

9.速度太慢

在Wipro Digital的调查中,只有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实现了一半的数字化投资,而大多数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公司用了两到三年的时间才实现了至少一半的数字化投资。

LaBerge说,数字加速的规模和速度加剧了这些问题,使得很难缩小现有企业和竞争对手之间的差距。例如,正在启动数字服务版本2.0的公司发现,自己正在与版本78的颠覆者竞争。

LaBerge说:“规模或网络效应会使失败看起来更大。”

10.人才赤字

数字转型需要新的人才,包括受过最新编程语言培训的软件工程师,以及了解客户对虚拟助理需求的产品经理。当用户体验设计专家、DevOps工程师、数据科学家和人工智能专业人士能够找到他们时,公司就会为他们支付高昂的费用。

但需求远远超过供应,大多数企业发现很难从苹果、谷歌或Facebook吸引经验丰富的软件开发人员、产品经理和其他技术专业人士。Kohli 表示:“人才缺口巨大。”他补充称,人才匮乏和人员流失可能扼杀数字转型。

11. 缺乏连续性

或许大家都看到过这种情形:CIO的LinkedIn个人资料从“X的全球CIO”变成了“Y的全球CIO”,或者更糟,“寻找我的下一个机会”。这种转变的影响很难量化,但它们往往会阻碍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努力。

LaBerge说:“高层领导不想继承变革。他们想从零开始,留下自己的印记。”LaBerge还表示,普通员工和其他管理人员的离职也是造成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

随着首席信息官和他们的员工跳槽(包括自愿和非自愿),企业执行数字战略的机会微乎其微。

12. 关注错误的对手

对于在位者来说,把他们的数字化矛头对准那些与他们竞争了几十年的死敌是很诱人的。例如,银行倾向于把自己的竞争对手视为其他银行。Reeves表示,其实他们应该以来自其他行业的颠覆者为基准,例如,亚马逊或Uber。

“因为,竞争标准应该由整个数字行业的领导者来制定,而不是由你所在行业的其他公司来制定,”Reeves 说。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