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从先进走向落后,传统软件依旧醉生梦死
3943
2021-10-28 14:50    文章来源:ToBeSaaS
文章摘要:企业数字化的共识是必上云,软件必将是SaaS模式。但SaaS的两个无解魔咒,国内的软件公司怎么面对?

企业数字化的共识是必上云,软件必将是SaaS模式。但SaaS的两个无解魔咒,国内的软件公司怎么面对?

  1. 全世界做SaaS服务的品牌无一例成功从原产品抽离一套PaaS的先例;

  2. 全世界做传统软件服务的企业几乎没有转型SaaS的成功案例(Adobe是唯一一例);在所有企业欢欣鼓舞冲向新时代的转角,一群拿着洋枪土炮的概念发起者忽然迷茫了。


——T研究

国内企业软件失去的40

对于上世纪50年代计算机出现,60年代软件从计算机硬件中分离出来,于是出现了独立的软件公司,实现了工业自动化和大规模复杂计算。

又过了十年,即到了70年代,企业软件(Enterprise Software)出现了,标志性公司如SAP就诞生在这个年代。历史进入80年代末,企业软件发展成了一个独立而庞大的产业。

也正是在这个时期,伴随着现代化企业的形成过程,企业软件成为企业不可或缺的发展力量,企业对其依赖程度也达到最大化。在欧美发达国家,没有企业软件,是难以想象的。

过去的30年里,企业规模越做越大,组织结构越来越复杂,它们在快速扩张的发展中没有跑散架,很大程度是因其得到企业软件的保障和支撑。

这一切都说明,40年间企业软件不但产生了巨大的行业发展红利,软件公司也获得了超额的收益回报。

而国内的企业软件,大约始于90年代中期。也就是说,在起跑线上就晚了二十多年。在随后的时间里,因为各种原因也没有快速赶上;而是一直陷于“找死”还是“等死”的纠结中。在过去的四十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也是中国企业发展最快的时代。但多数行业或企业,并没有享受到软件的红利,也没产生出世界级的企业软件公司。

正当我们以为看清了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的趋势之时,不料企业软件本身也到了瓶颈期;代之而起的SaaS迅速成为主流。

只听说软件吃掉世界,有没有想到SaaS吃掉软件?

因为软件已经渗透到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和各个角落,于是就有了“软件吃掉世界”的说法。这还不算完,从趋势看,结局可能是SaaS吃掉软件。

这个说法不是为了吸引眼球,而是有数据的分析和预测,下图是知名投资调查公司ARK的分析。

640.png

Source: 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 LLC

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出几个重要的数据趋势。

首先看2020年,SaaS仅用了短短数年时间,就挤占了企业软件30%的市场。其次是SaaS将以21%的年复合增长率(CAGR),至2030年收入由目前的1500亿美元,达到7800亿美元,这意味着SaaS将占有约80%的市场。

如果这个预测趋势正确的话,那么SaaS将名副其实地吃掉了企业软件。

国内SaaS没输在起跑线,但可能输在终点线

国内的企业软件,在起点上就已经落后了将近二十年。好在SaaS并没有这么大的差距,起点时间只有几年的差距。

不过在发展速度上,国内外SaaS的差距又变得巨大。统计来看,国外SaaS从创立到IPO,平均约七年时间。而迄今为止,国内真正意义上的SaaS上市公司(不包括SaaS概念公司),比凤毛麟角还少。

资本市场对SaaS的加持必不可少,目前SaaS上市公司的总市值接近1.5万亿美元。当然,能够参与其中,必须熟悉SaaS的游戏规则,也就是谙熟SaaS的商业指标和商业化方法。即:

SaaS的成功=商业模式X商业化

在这两方面都能做好的国内SaaS公司真不多。虽然SaaS的商业模式很容易理解,但按照其规范化运作却非常难,或者说很多都是按软件模式去运作SaaS

所谓商业化,即规模化的持续变现策略和方法。从组织到业务流程,建立和运营一套属于SaaS的变现体系。

SaaS商业模式的坚守,以及商业化能力的养成,是造成国内外SaaS行业差距的主要原因。如此下去,这个差距会越来越大。国内SaaS即使没输在起跑线上,但最终也会输在终点线上。

数字化转型的赛道变了,软件企业准备好了吗?

当国内企业在数字化转型道路上奋力追赶时,没想到赛道却发生了变化。

企业软件因为其固有的成本问题、交付问题,以及效率等问题,都成了数字化转型的巨大障碍。因此,以企业软件为主要依托的数字化转型,正在被互联网化的SaaS所替代。

需要切换赛道了,但国内的软件厂商或服务商却没有做好转型的充分准备。

传统的企业软件公司,在向SaaS转型这件事上,基本是懵的。在对SaaS模式的理解和商业化能力上,甚至还不如SaaS创业公司。

它们在SaaS转型上,也是心态各异。有的认为向SaaS转型没有必要,靠目前的软件业务模式也能再撑一阵。有的只是借助SaaS概念,改变软件产品的外在形式,而不是定义新的服务。当然,也有下决心转型的,但不幸遇到了难以逾越的障碍,然后又回归传统业务。

其实这些都不奇怪,因为即使从全球看,软企转型SaaS也没几个真正成功的。但Adobe是个例外,孤注一掷地转型,它才坐上SaaS行业的头把交椅。

分析软企转型不成功的主要原因,是其看待客户需求的角度,与SaaS企业有一个非常大的不同。

企业软件厂商从一个宏观而全面的系统视角入手,开发软件产品和解决方案,然后说动企业客户“你需要它们”。而SaaS服务商则是聚焦于某一类企业用户,未被满足的业务需求,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

可以看出,在企业软件和SaaS之间存在着一个很大的鸿沟。除了软件本身外,二者并无多少关联,因此软企转型的难度可想而知。

实际上,SaaS出现之后,企业客户的购买模式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即从“向CIO销售”,到“业务部门按需采购”,再到“好用就买”。所以,按照传统企业软件的思路,软件越来越难卖了,而SaaS的销售将更加容易。

我们知道,SaaS离不开生态。但大型软件企业很难放下身段,结果经常是把一个无中心化的SaaS生态,搞成了一个自我中心的平台。

有人说传统企业软件公司做不了SaaS,是因为缺少互联网基因。我倒是觉得,它们不是互联网基因的缺乏,而是软件基因过于强大。

如不变换赛道,并做好自我转型的准备,国内外数字化转型的差距也会加大。

弯道超车,还是换道超车?

在今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听到红杉沈南鹏先生的一段演讲。他的主要观点:推进中小企业数字化水平是数字建设的重点,而SaaS生态是其中的关键路径。其核心根据是:SaaS依靠服务订阅模式,解决了中小企业数字化业务“用不起”的问题。

深以为然。

想通过传统企业软件赛道实现数字化超越,是一件很难的事,因为没有那么多合格的服务资源可用。而做成像SAPOracle那样的企业软件公司,并不只是智力和财力的问题。

但是做一家成功的SaaS服务商,难度就会小很多,这就解决了转型资源的紧缺问题。

弯道超车,很容易翻车。但换道超车,就有希望成功超越。

国内企业软件的普及率不高,未必是一件坏事。数字化转型以SaaS方式,从广大的SMB入手;因为没有历史IT包袱,转型会更快见到成效。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标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