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在新三板亏成狗的?
3801
2017-02-03 10:43
文章摘要:这是一个好的时代,也是一个坏的时代:一个可容纳成千上百只仙股的乐园,终于在中国本土的证券市场热闹地开张了。到目前为止,新三板已经孵化出300多只仙股,这一数字史无前例!

唉,亏得眼泪都干涸了,那有什么哀痛呀、愤怒呀也直往肚里咽。

 

这是一个好的时代,也是一个坏的时代:一个可容纳成千上百只仙股的乐园,终于在中国本土的证券市场热闹地开张了。到目前为止,新三板已经孵化出300多只仙股,这一数字史无前例!


欢迎来到仙股大乐园,可是总有人落泪,总有人沉默。

 



慧君为你筛选了22只颇具杀伤力的仙股,恐怕你不会陌生,然后聊聊这些仙股都是怎样让人痛苦斩仓离场的?


blob.png

 

啊,多么痛的领悟,当我回望来时的路,真的走得好酸楚,过去这一年我是这样在新三板上亏成Go的。


抄底幻觉


以为抄底进去结果发现深不见底


以为市场冷却下来再“抄底”进去就安全了吗?!

 

图样图森破,想不到地板之下还有18层地狱吧。据三板慧数据统计,2016年有2546家新三板公司实施了定增,定增完成后,至少有659家新三板公司定增价对比二级市场出现了浮亏, 其中,浮亏比例在50%以上的有242家。

 

把上述数据转换成亏钱群体的画像,将会是这样的:通过定增进去且资金打到公司账上的股东,最少有近3成的人有了账面浮亏,近1成的人群浮亏达到50%以上。注意,这是至少,因为还有975只股票是没有成交的,我们不知道它有成交后会怎样。

 

blob.png

 

意欧斯(831758)、平安力合(430296)、天友设计(430183),严格来说,现在还不是仙股,只不过偶尔破破净,或者走在不断破净的大道之上。


但是慧君相信,认购了它们的股东可能会和买了仙股的股东一样叫苦连天:这3只股,连同海源达(831329),目前已经深度套牢股东上百名,另外,去年定增资金到账的股东们平均下来账面浮亏要达到78.74%!

 

惨烈。

 

偏偏这4家新三板公司都是做市企业,这下连同做市商也一起被深度套牢。那我们来看看被套死的都有谁?都是什么情况?

 

blob.png


海源达(831329.OC)


百人斩仓,做市商惊险逃顶


海源达(831329.OC)应该是这4家公司最有故事的,不但令上百名股东挥泪斩仓(想想都痛),连做市商都一块拉来上演惊险逃顶。

 

海源达的主营业务是从事铝土矿、氧化铝、铝锭和镍矿的贸易服务,于2014年底挂牌,2015年2月开始做市,做市首日就开启了一轮暴动,仅用2个月的时间,股价便直线拉升到10元附近——注意,此时就见顶啦,股东人数自然而然突破了200名,达到404户的巅峰。

 

可是接下来股灾了,大家都跌了,你凭什么不跌?好吧,海源达的股价果然也跌了,并且是一路下跌,在几乎半年的时间里,股价将近腰斩一半,股东户数也被斩了一百多个。

 

不过,即便是直线下跌的这半年里,海源达也还是有一波“诡谲”的行情,并且配合着一次定向增发。2015年10月份,海源达说要搞增发,二级市场股价竟然很配合一下子就从3元附近蹦回了5元左右,形成一个小顶部。


这倒是给了东莞证券、国都证券做市账户逃顶的机会,同时也成功吸纳进了3个定增户:深圳市海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海子投资管理中心和一个叫做“王崇理”的自然人,均同意以5.9元/股认购海源达567万股。

 

当然了,这3个定增户的结果也是

 

浮亏!

套牢!


而海源达终于在2016年底跌成仙股了!


到今天为止,这3位定增户已经浮亏近3000万,可能一不小心,这3位定增户还会继续承受巨额浮亏、甚至赔光的风险(北京一套别墅的钱)。慧君在这里发出警告,同一时期,海源达股权质押累计占总股本52.44%,已经触及平仓线!


如此缺钱,莫名其妙流动性会这么好,而风险却又不小。那么你说,这种“绞肉机”你还想到了谁?!是不是“北有海源达,南有明利”?


另外剩下还有近300多户的小股东该怎么办?

 

这个,后续慧君还将继续分析。


天友设计(430183)


机构抄底小散跟单


这只股票有意思,因为它从2015年9月份才开始跌,跌到现在,还有2家机构在抄底、增持。

 

其中,这个珠海融沣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竟然是高价定增进去的,认购的时候已经默认要亏50%的钱——到现在已经浮亏至少2200多万啦,可是它还嫌买不够似的,和兴业证券一起增持正“嗨”得很呢。

 

或许是受到俩机构增持的鼓舞,股东们超前看动力超充足,就2016年半年报披露的股东人数来看,股东数量不降反升,和二级市场股价走出一条相反的趋势来。

 

不过,即便如此,一个叫做“夏青”的超级牛散还是引起了慧君的注意:天友设计于2015年7月份开始做市,在做市之前,天友设计的股价长期在2元左右附近徘徊,而此人就在天友设计协议转做市前进入——根据2015年半年报披露,这个人持有天友设计229.9万股,但是等天友设计7月份后,股价真的是“嘭”地一下涨到10元左右,连个过程都没有。

 

然后,慧君就看到这个“夏青”跟未卜先知似的,跑路了,2015年年报披露前10大股东时已经没有这个人了。

 

好啊,薅羊毛,太精准,别人亏钱夏青却可以赚钱,而且至少可以赚个1千万左右吧。

 

blob.png


 (注意“夏青”进场的时间和份额,注意兴业证券的持股变动)

blob.png

平安力合(430296)


高价定增烟雾弹请君入瓮


平安力合于2015年4月开始做市,同时也开始断崖式下跌,到今天正在一步步逼近仙股价。


有意思的是,这只股票上演的剧情恰好和天友设计相反,恰恰是机构在跑路,个人投资者却要杀进坐席,此外值得留意的是这家公司的大股东抛售得可欢快了。

 

作为该公司唯一2名机构股东的北京平安众信科技中心和广东华兴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在该公司挂牌后就和大股东何影一般着急,一路狂减持,其负面作用就是股价一路跌个没休止。

 

进入2016年时,前10大股东名列中已经看不到机构的身影了,而大股东何影也如愿以偿,成功抛售近10%的股份,保守估计3方套利近2000万元。

 

就在3方减持得正欢时,该公司二级市场的股价已经惨不忍睹了。期间,有一笔2倍于二级市场价的定增发向了2名个人投资者杨鸿裕和付业军,两人以5元/股认购了平安力合合计200万股。

 

注意,这样的股份数量本来可以进入该公司前10大股东列表,但是慧君没有看见,因此可以揣测,两人认购完定增就跑路了,可能亏损不是很大——假设两人至今还没有减持的话,合计浮亏应该已有700多万。


总之是带着亏损跑路了,假设不存在利益输送的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其他个人投资者为高价定增买单,散户朱丁民忽然于2016年3月杀进第9名股东的坐席,而根据2016年半年报披露,朱丁民仍然持股177万股——如果至今仍然没有减持,那么朱丁民浮亏也该有上百万元了。


真正亏损的是其他投资者啊!! 


慧君在这里不由联想到一个恶性事件,如果高价定增是为了放射烟雾弹的话,小散会不会受到二级市场股价低廉的诱惑而被骗进局呢?

 

请君入瓮!

 blob.png


blob.png


意欧斯(831758.OC)


套死机构不偿命

 

这是只风格大胆的票,会不会跌成仙股慧君不知道,只知道套死机构不偿命。


意欧斯于2015年9月时开始停牌,一直到2016年6月才复牌。停牌前的股价为15元/股。


注意,这是协议转让价,而不是做市转让的价格。意欧斯开始转做市是在2015年11月,也就说,在这个日期前的价格协议说了算。


倒霉的广发证券就在复牌前的一个月前以公开、透明的方式定增了进来:以8元/股认购25万股,合计200万元。


焉知买的没有卖的精,意欧斯复牌就暴跌,做市交易的第一天,股价挂得比广发证券的持仓成本还要低,7元多,交易第二日更是迅速跳水,腰斩到4元左右。


这样一来,广发证券至少浮亏100万元到150万元左右。


100万元也是钱啊!


100万元难道不是钱吗?!


如果广发证券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不知作何感想?

 

但是真正要说完蛋的,应该是这两只产品和这家投资公司:上海元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元普新三板6号和上海元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元普新三板5号和上海蓝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慧君在2015年年报就看见它们了,很有节操的,起码抗仓扛到2016年年中,合计持股约518.33万股,以意欧斯停牌前成本计算的话,现在浮亏应为6779.75万元!

blob.png


6千多万元啊!足足亏掉两个北京市区2套别墅的钱啊!慧君好心疼!!


当然,这些只是浮亏,还没有割肉的话就不会变成实亏。那么你说现在账面上的上百万、上千万的浮亏,让你选择的话,到底是割呢,还是割呢?

 

斩仓的瞬间,有没有感觉就在爱与痛的边缘挣扎?

 

这是血的洗礼。

 

别忘了这里是个仙股大乐园,我们还有很多只很多只仙股还没分析出来呢,所以我们还有续文,当然,慧君欢迎各位投资者前来举报。


    来源:公众号三板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