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esforce二十年,贝尼奥夫的对与错
1284
2018-06-21 09:35
文章摘要:似乎人们一直认为Marc Benioff“总是正确的”,但实际上,Benioff有对也有错,在整个SaaS与软件发展的大环境之中,Benioff也有一些没有预见到的事情。

不知不觉间,SaaS巨头Salesforce已走过了近20年的岁月。对于它,业界似乎始终具有一个认识就是该公司的CEO Marc Benioff似乎“总是正确的”,但实际上,Benioff有对也有错,在整个SaaS与软件发展的大环境之中,Benioff也有一些没有预见到的事情。

当然,我们首先要肯定的是Benioff对于SaaS的坚持,SaaS已经被证明是一种很成功的模式,据大多数的研究机构估算,SaaS公司的年收入已接近于1000亿美元,而在未来数年里,SaaS还将持续影响并改变那些发展较为缓慢的行业。

然而,大多数的市场研究表明,在IT的基石市场——即大型企业软件交易市场中,SaaS在总体收入中的占有率仍不到25%。这种反差在微软最近收购的GitHub上尤为明显,实际上超过50%的Github收入来自于该公司出售的本地产品GitHub Enterprise。

与此同时,数据隐私和安全也成为一个愈发严重的问题,甚至Benioff本人也在推动一项与欧盟GDPR相类似的美国隐私法。虽然消费者的数据往往是这类问题讨论的焦点,但值得注意的是,SaaS供应商所储存与处理的客户数据量是惊人的,这些数据的价值往往会超过供应商本身。

所以,我们是时候在现代背景下对SaaS模式进行重新思考了,如今的SaaS整合了自身在于过去20年间的发展,并让企业能够发挥出他们自己最大的潜力。 而且我们还要考虑的是IaaS与“云计算”对于企业软件的影响,以及它们如何模糊了SaaS与本地应用之间的界限。随着企业软件世界的变化和软件构建工具的进步,我们真的需要去了解在不同地方运行软件的明显差异吗?

最初的设想

在Benioff 《Behind the Cloud》(云攻略)一书中,他指出引入云端SaaS模式的四条基本原因:

1  通过创建一个基于订阅的定价模式来实现客户的成功,该模式可随每个客户的使用而得以发展(提供“登录与扩展”的机会)。以前,软件许可证通常需要耗费数百万美元,而且必须进行提前支付,而之后,客户还必须在每年支付额外20%的支持服务费用。这种传统的定价结构会造成很大的财政困难,并使采购过程变得痛苦和冗长。

2  将软件放入浏览器中,从而消除客户端服务器企业软件的交付体验。Benioff认识到,客户愈发习惯于在网站上来完成复杂的任务。通过使用浏览器,Salesforce让企业避免了复杂的本地客户端安装过程,并允许他们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以及任何设备上对其软件进行访问。

3  通过多租户结构,在多个客户之间共享昂贵的计算资源。这让客户无需为运行单块应用的昂贵硬件进行投资。在1999年,千兆字节(GB)内存的成本大约是1000美元,1TB磁盘存储的成本是30000美元。Benioff举例到,企业运行一个Siebel CRM产品所需购买硬件的标准成本是385000美元,但只能为200个最终用户进行服务。

4  通过消除安装、维护和升级的挑战使软件的可用性更强。根据自身的Oracle背景,Benioff提到了他在安装过程中经历了6-18个月的体验。 此外,升级也因其复杂性而变得难以开展,并为客户带来了长时的停机时间。同时,企业应用的管理又是一个基本纯手工的过程,通常每个IT组织都得拥有操作团队,还得为他们的每个应用配备一个物理操作说明(physical run-book)。

这些观点或多或少与那些IaaS供应商(如AWS)在本世纪早期的做法相类似。不过IaaS提供了比SaaS更深层面上的价值,这类服务提供的是原始的构建模块而不是最终的产品。他们在租用云计算、存储与容量方面的成功促使了大量SaaS应用的出现,也催生了大量Salesforce模式的模仿者。

如今的情形

让我们回到如今,从某些方面来看,Benioff在全球走向SaaS化方面的确具有先见之明。在前文四个观点中,Benioff看对了两点:

订阅是一个正确的模式

软件的订阅模式早已被证明是一个为客户与供应商带来成功的有效方法。数年前,通过该模式微软Office和AdobeSuite就实现了成功的转型。而今天,订阅也是许多企业软件和服务的标准模式。

用户体验很关键

通过浏览器或簿本地的移动应用程序(利用相同的API并通过应用商店进行无缝交付)访问软件的模式已是随处可见。IT的消费化是一种真实的趋势,它将我们日常中的个人生活习惯带入了商业生活中。

但是,在其他领域,今天情况则与1999年大为不同。尤其是,Benioff的后两条观点不再那么引入注目。IaaS的规模经济(尤其是Google和微软开始认真地与AWS竞争后),以及这些具有“网络规模”的公司内部的开发实践在推动这些变化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现在的计算很廉价

如今的计算和存储成本已大幅下降,而共享资源的成本节约有限。目前,如果进行直接购买,1GB的内存大约是5美元,而1TB磁盘存储大约是30美元。同时,云供应商还向小型用户提供资源,这样的标准实例每小时收费则更低。在Salesofrce成立的同时,Google也开始运行了它的第一个数据中心,当然这个数据中心的计算和RAM能力只与一个iphone X相当,这不是开玩笑。

如今安装软件的过程更加简易

随着持续集成和部署(CI/CD)以及配置管理工具的出现,现代软件的安装和升级过程已经变得自动化。随着容器和微服务的快速普及,云原生的基础设施已经成为了本地开发中的一个标配,并正在成为更为可靠、灵活和可扩展的云部署标准。 比如,由Kubernetes或Docker Swarm编排的Docker容器打包软件可以几乎安装在任何地方,并可以在数分钟内生效。

Benioff没有预见到什么?

在过去数年中,人们还围绕其他数个问题进行了讨论,这些问题涉及到了SaaS的传统定义是否将成为它的唯一定义。在这方面有些讽刺的是,许多将软件推向自主托管和管理的影响可以直接归因于SaaS本身和云计算的成功:

云计算也可以是“私有的”

IaaS世界中的虚拟私有云(VPC)允许企业始终保持对自身系统的控制,并将管理工作外包与Google、DigitalOcean、微软、Packet或AWS等供应商。这样,企业(如Capital One)无需去进行困难的硬件管理,同时又可以保留对网络、软件和数据的控制权。而且,相较于其他SaaS供应商,Amazon、微软和Google对于安全的保证要高得多。

法规并不鼓励集中性的服务

使用托管在另一个国家的应用程序或由第三方管理的应用程序使企业面临一系列法律问题。 例如,欧盟的GDPR法规就对SaaS公司存储的每一份欧盟公民数据做出了责任要求,并且就企业如何管理他们的SaaS供应商中的数据也做出了规定。

极高的数据泄露风险

公司在扩大SaaS覆盖面时面临的网络犯罪风险出现了空前的增加。有时,SaaS供应商中的一名员工只是点击了错误的链接或安装错了误的Chrome扩展程序,就会将该供应商的客户数据透露给犯罪分子。 如果一般的大型企业使用1000多个SaaS应用程序,并且每个供应商平均有250名员工,那么攻击者又可以获得250,000个可能的入口点。

应用程序更加“便携”

SaaS革命的出现让软件供应商的开发原则变为云优先,目前他们正在使用一些技术(如容器)以构建全新的应用程序,同时这些应用又可以通过复制部署到任意一个基础设施之上。而向所谓的“云原生计算”转变也意味着在多租户云环境中使用的复杂应用程序可部署到私有数据中心或VPC中。一方面像BigID、StackRox和Dashbase等公司正在采用私有云本地实例来提供他们的产品,另一方面,像Atlassian、Box和Github等SaaS中间商正在转型到由Kubernetes驱动的云原生体系结构,这些全新的体系结构可在未来为企业提供更多的选择性。

CIO可用的脚本翻了一倍

大型企业中的个人与小型团队可通过选择能够满足他们需求的工具(如Slack、Hipchat和Dropbox)来推动整个软件的应用。一旦他们了解到正在使用的内容及其相关的工作方式,CIO就需要作出这样的抉择: 要么限制影子IT的网络访问,要么为这些服务寻求企业许可证,亦或是最接近于企业许可证的东西。这一现象影响深远,并催生出了一个全新的服务类别,即云访问安全代理,而进行这类应用管理的依然还是CIO或CSO。

软件的未来在哪里?

常言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上一代SaaS公司所面临的境遇,洽与他们曾取代的传统软件供应商相类似。从大型机到云计算(甚至是无服务器),CIO的目标始终是在成本、性能、管控与灵活性之间取得合适的平衡。目前的云原生计算涵盖了IT的方方面面,并且通常会强调软件的开源,这使得它更能适应如今的全新趋势,并发挥自身所长。

让我们回到Salesforce身上,许多如今大型SaaS供应商所具有的最大问题可能就是,它们是在前云原生时代创建和发展的。这说明,他们依然还是会具有一些传统时代的弊病与积习。如果他们未能进行必要的转变,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会被新一代的SaaS公司(甚至是转型成功的传统软件供应商)所打败,传统SaaS供应商并不知晓他们的应用会在哪里部署,谁会应用预先构建的自动化程序以简化管理过程。但那些新一代的供应商则将更多的控制权交与最终用户,并同时保持着对于云原生与基于云资源的热爱。

所以,Benioff及他的Salesforce在过去20年间一直倡导的“无软件”运动无疑是正确的,因为他们所针对的是一种注定会被淘汰的传统软件模式。不过,可能Benioff也没想到,在这个过程中,Salesforce所推动的云计算革命,最终改写了整个IT的规则,也改写了SaaS本身。

来源:TechCruch

作者:Grant Miller

翻译与编辑:张飞逸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