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互联网角逐SaaS 能否诞生万亿级市场?
1109
2019-11-27 16:32    文章来源:东四十条资本(DsstCapital)
文章摘要:中国未来的SaaS花费如果达到美国的水平,市场空间还有30倍。

「中国真正意义上的 SaaS 市场,如今大概不到 200 亿。平均每一家企业每年 SaaS 的支出,美国是中国的 30 倍。这意味着中国未来的 SaaS 花费如果达到美国的水平,市场空间还有 30 倍,或者是一个更大的想象空间。」在 GGV Evolving Enterprise2019 年大会上,GGV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判断。

作为 2019 年来最「吸金」的行业,国内的企业服务市场再次迎来热潮,无数的创业者与投资人纷纷涌入这个赛道。根据市场预测,未来 3-5 年,中国企业级服务会迎来真正的黄金时代。

2.png

事实上,早在 2015 年前后,国内的企服就已经出现了一次爆发性发展。彼时,一批又一批 SaaS 公司快速崛起。根据 CVSource 投中数据,2014 年起,企业服务开始受资本追捧,并于 2015 年达到高峰,共出现了 2657 起,融资额达 4324.96 亿元。

然而,不同于 2015 年的投资热潮,GGV 纪源资本投资执行董事吴陈尧认为,如今公有云的市场接受度相对更高。「任何时候,好公司标准都是产品、技术与市场。」他同时表示,总体上说,目前很多创业企业不知道什么是一个好的 SaaS。「当然,这也是 GGV 作为投资机构的价值,我们可以帮助中国的企业建立比较完善的平台。」

据悉,作为一个老牌全球投资基金,GGV 旗下管理着 13 支基金,资金管理规模达 62 亿美金,投出了 56 家 10 亿美金以上的独角兽企业,并收获了 36 个 IPO 以及 68 个并购。2019 年,在企业服务领域,GGV 还收获了 Slack 等上市企业。

 01  产品与技术驱动,三个万亿市场即将诞生

「企业互联网与 To C 不同,TO B 的市场需要靠更好的产品与技术去拉动,不可能纯靠销售以及关系进行市场营销。」提到 GGV 在企业服务市场的投资逻辑,符绩勋告诉投中网。

尽管在 2015 年前后,国内的企业服务市场曾爆发过资本热潮,但 GGV 的投资主线一直都未发生改变。简言之,好公司的判断标准始终都是产品、技术以及市场。

3.png

在 GGV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 Jeff Richards 看来,「虽然当时人们把优秀的产品推向市场,但市场还没有准备好。我认为,至少在美国,目前的市场现状是,一些企业互联网公司在吸引客户购买那些突出的技术方面用力过猛。这就是企业家们所犯的错误之一。」

这意味着,不论何时,「产品的市场适用性」都是企业互联网公司脱颖而出的关键。

即使是在资本的再次狂热追逐下,如今的企服市场似乎已经被「估值过高」笼罩,「技术、团队、产品与市场」依旧是 GGV 在 SaaS 领域判断好企业的标准。

不过,与此同时,GGV 也进行了相应的布局与调整,比如早期投得更早、晚期投得更晚、在坚持全球化、多阶段投资的同时,GGV 也在全球企服领域有所触及。「投资的范围与视野变得更宽了,我们的投资也变得更多元化了。如此一来,我们可以在更大的格局和机会里面挑出一些我们认为更适合的机会。」吴陈尧称。

「每看一个项目的时候,我们的考虑都是在机会成本较低的情况下该如何把握机会,以及它的价值点到底在哪里。」符绩勋表示,行业泡沫必然是有的,在投资中,要在泡沫中寻找真理并有一定的主体性。「未来的企业服务不仅仅是软件,而是硬件与软件的结合。」

更进一步地来看,GGV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 Glenn Solomon 认为,公有云、SaaS 及开发者平台将诞生三个万亿级市场。「比如亚马逊和亚马逊云服务,还有 Google 与微软,估计这三家公司 2018 年的云收入总和会有 600 亿美金,同比增长幅度也超过了 20%;除了云计算之外,我们发现 SaaS 以及软件的开发也是一个趋势,每个趋势都是一个万亿级价值的市场。」

 02  SaaS 服务不是巨头游戏

4.png

「不同于美国市场,国内的企业服务出现了一个相对独特的格局,即企业信息化、云化与中智能化三者同步发展。」吴陈尧表示,这对国内的 SaaS 服务来说是一个跨越式的赶超机会。

而且,对照美国市场,SaaS 结合交易与服务的模式与 To C—To B 模式或将是企服领域早期的投资机会。「在 To C-To B 的模式上,先让企业内部的个人认为好用,再帮助软件进行销售,这样的公司在国内的成长相对较快;而且,在美国,大企业愿意为纯 SaaS 付费,依靠 SaaS 可以得到很好的收入和成长。但在中国,各个公司需要通过 SaaS 切入整个公司的交易环节,产生交易之后,中间的环节再产生收费。这便是 SaaS 结合交易与服务的模式。」GGV 纪源资本高级投资经理麦采尧称。

同时,符绩勋还提到,国内企业的付费习惯与不同的产业结构决定了国内 SaaS 服务企业的商业模式不能完全照搬美国。比如,在美国可以用软件收费,但在中国可能很难。「尤其是头部的国企、央企都是一次性消费,而不是租赁式消费,这个过程中就会产生不同的商业模式与变现方式。」

此外,不可避免的是,任何行业都会面临相关产业的巨头竞争,巨头的扎堆甚至会扰乱行业的发展节奏与终局走势。而在企服领域,这种担忧未免是种多余。

「本质上来说,SaaS 服务对具体基于哪个公有云提供的服务并不重要,可以是多云,不需要归属于哪个封闭的生态。」吴陈尧认为,对于相对较小的 SaaS 公司来讲,是否加入阿里或是腾讯的生态不应该是其所担忧的问题。总体上来说,很多的创业企业其实不知道什么是一个好的 SaaS。

他进一步解释称,这是因为很多 SaaS 公司还处在比较早期的阶段。「公司所服务的客户在什么时候以及多大程度上取得满意,这才是一个好 SaaS 公司的标志。」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