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位套牢机构,用友网络的信任危机是如何产生的?
5150
2022-08-03 11:03    文章来源:qwer惠星@雪球
文章摘要:上半年的大幅亏损,除了云计算行业由蓝海变为红海,竞争大幅加剧之外,用友网络公司本身的问题亦是不少。

7月14日,用友网络(SH:600588)发布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22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为2.43亿元到2.73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出现亏损。这是自用友2003年上市以来,年中的最大亏损。

半年报业绩变脸,由盈转亏。本是“云茅”的用友网络,何以至此?

除了云计算行业由蓝海变为红海,竞争大幅加剧之外,用友网络公司本身的问题亦是不少,这篇文章我主要聊一聊过去一年关注用友网络看到的一些问题。

强调资本运作,机构信任危机

2021年年初,用友系的创始人、实控人王文京重出江湖,频频在资本市场祭出神操作。

2022年1月,用友网络定增,在股价高点套牢包括高瓴、高毅、GIC、大小摩、私募大佬葛卫东在内的数家明星机构。

都是明星机构,投资决策能力毋庸置疑,为什么都选择了参与此次定增,导致无法脱身?

据相关媒体引用“接近用友网络的市场人士”的说法称,用友网络在2021年初对主营业务“云服务与软件”给出的全年营收同比增长的市场指引是25%。

在2021年12月对定增参与方进行路演时,用友网络给出的说法仍然是主营业务收入增长20%。

而用友网络2021年年报显示,其云服务与软件业务收入为86.41亿元,同比增长15.7%,真实业绩情况要低于该“业绩指引”的预期目标。

从给出市场指引到年报出炉,中间有一年的时间,足够公司靠信息差完成很多资本运作。

5月30日,迫于舆论,用友发文称:“没有给过机构方任何业绩承诺。”此番“渣男”言论,让市场对用友的的信任程度大降。

截至2022年3月31日,用友网络机构股东总数已由2021年年末的434家下降至57家。有此次“前科”在,用友以后发布公告的可信度大打折扣。

2022年3月,用友网络拆分出的用友汽车,也成功登陆科创板。这家名为“汽车”的公司,其实是给汽车公司做软件开发服务软件公司。

上市前,用友汽车大笔分红,报告期内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6426万元、7650万元、4540.8万元和5411.9万元,合计分出了2.4亿元。

据招股书,用友汽车本次上市只募集了5.6亿元资金,主要用于车企营销系统升级、车主服务平台升级以及数据分析平台建设。募集金额甚至接近其2020年底持有的5.01亿元现金金额。这实在让人质疑其分拆上市的目的。

随着另外两家由用友拆分出的公司:用友金融、新道科技开始进行北交所的第三轮问询。王文京之心,昭然若揭:

基于一款企业服务软件,拆成四家公司,力争同时A股上市,一鱼四吃。

成立以来最大亏损,源于股权操作

用友在总结本次年中业绩预亏主要原因时,称:公司预计 2022 年上半年非经常性损益较同期减少约 3.5 亿元,主要由于去年同期处置北京畅捷通支付技术有限公司(“畅捷通支付”)等子公司股权产生的投资收益等影响。

此畅捷通非彼畅捷通。通常说的畅捷通其实是一家专注小微企业的云服务、软件提供商,港股上市公司——畅捷通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这家香港上市公司由用友网络持股61.85%并实际控制。它们之间的关联是,畅捷通支付是香港上市公司畅捷通的子公司,19.28%的股份由香港上市公司畅捷通持有,另外80.72%由北京用友融联科技有限公司持有。

梳理一下,用友对畅捷通支付的交易是一次“左手倒右手”操作。

2021年3月,以“主动收缩软件业务,加快推进向云服务转型战略”为由,用友网络将其持有的畅捷通支付80.72%股权,转让给其关联公司北京用友融联科技有限公司。

如此一来,畅捷通支付的实际大股东变成了北京用友科技有限公司(由王文京100%持股,同时也是用友网络的大股东)。

相当于畅捷通支付被剥离出上市公司体系,用友网络不再持有其股权,亦不再将其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用友通过股权上的一系列操作,把畅捷通支付导出用友网络的实控版图,直接拿捏到了王文京自己手里。

从业绩上看,剥离确确实实把亏损做多了,股价做低了,用友网络的股东亏钱了。但你们要抓的是鲁迅,和我周树人有什么关系?

轻研发,总成本却难控制

用友较低的研发费用率也令人关注。根据用友的老对头金蝶国际的年报,其研发费用率在过去三年分别为17.6%,29.31%,28.38%,大幅上升。

从具体金额上看,已经从2019年的5.87亿元增长到2021年的11.85亿,达成翻倍。对比来看,用友对研发的重视程度就稍显逊色。

按往年的数据,用友的研发费用占营业总成本的百分比常年稳定在22%左右(过去三年中报分别为22.33%,21.24%,23.44%,年报占比更低,均低于20%)。

业绩预告中提到,公司持续推进云转型计划,预计2022年上半年度实现营业收入35.08-35.67亿元,同比增长10.5-12.5%。

其中云服务与软件业务实现收入为 34.83-35.42 亿元,同比增长 18-20%。这样的增长不能说低,但与用友的预计似乎相差甚远。

2021年年报中其实早有端倪:用友2021年云服务收入增长的实际数值55.5%,和其年初指引预计的80-100%增速相差一倍。云服务业务增速不及预期,甚至已经开始陷入迟滞。

可以预见的是,收入的增长伴随着一定费用尤其是销售费用的增加。用友的总成本可不低。

公司预计,2022年上半年度研发费用同比增长超过30%,经过简单计算,公司的研发费用将接近10亿元,假设其他费用不变,用友的营业总成本也将接近37亿元,毛利润仍为负。

按往年的数据,即便取最高的研发费用占比推测,用友这次半年报的营业总成本也会达到41亿元以上,比营业收入高出6亿元左右。

当然,用友中报的具体业绩尚未披露,这里只是推测。但在持续增长的成本下,用友想玩一手扭盈为亏再为盈,可是有些难度。

轻产品,负面评价层出不穷

即便用友一直声称,将持续增加研发投入,落实“强产品”关键任务,增强云服务产品的平台、核心应用和生态融合能力。

这话究竟可不可信,从前文的研发费用上可以有所发现,此外,用友的产品反馈中也可窥见一些信息。

目前,用友旗下主流ERP产品有面向大型企业的NC cloud,和面向成长型企业的U8 cloud。而随手在知乎上看看相关评论,就能发现不少问题。

用友NC Cloud

根据用户的产品反馈,用友NC的文档经常出现逻辑错误,导致各种报告的数据不准确。这类逻辑错误就像你高价买了正牌“蹩脚货”。不仅如此,作为高端产品的用友NC在操作上甚至不如低端产品的U8方便。

例如,各种类型的文件列表无法进行小计,无法进行多条件过滤,查询方案也无法保存。

由于不同的工作场景要关注不同数据,而用友NC的报表权限无法控制,导致一张报表常常需要开发多个版本,其实这种问题可以轻松避免。

用友NC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系统不稳定,出现了包括不限于以下情形:系统莫名其妙地无法登录,系统的某个模块突然不工作了,模糊查询不工作了,业务流程不工作了。

各种BUG轮番轰炸,明明是方便工作的软件却让人心更累了。

用友的售后服务人员的态度也很敷衍,回复慢,解决慢,有时甚至不给解决。例如,当用户要求他们改进各种操作细节时,客服总是用 "NC和U8是不同的产品 "来搪塞。

用友U8是用友的明星产品,功能确实比较强大,但也常出现一些问题,如:

在库存管理方面,用友U8的库存短缺报告没有提供按仓库统计的功能,只提供了按所有仓库统计的功能,这导致每个仓库仍然需要其仓库管理员自己管理,属实鸡肋。

在实际工作中,如果销售部门能够随时了解各种产品的总库存数据,将会提供很大的帮助。

而U8在查询某个产品的库存时,不能直接查询,只能按仓库分别查找,实际使用起来非常人性化。

进销存模块中,销售订单在开票或派送后不会自动关闭,必须手动关闭。如果操作员没有及时关闭已开具发票的订单或忘记关闭,以后可能会出现针对该订单的重复开具发票的问题。

要知道,由于增值税发票注销的处理在会计要求上非常严格,这个小操作往往会造成很大问题。

而且,用友U8的单据的删除不会留下痕迹,如果发生误删,是很难发现的,这对系统的内部控制非常不利。

还有一个非常反人性的设计:在采购系统中填写采购订单时,对材料和用品的查询只能通过代码,而不能通过库存名称。通常情况下,公司的存货是非常繁杂的,这给实际操作带来了很大的不便。

用友云产品的问题和漏洞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不知道是否已经解决。至少,从客户对销售和运维人员的评价来看,用友的后续服务水平并不令人满意。

机构散户悉数被套,基本面技术面均不乐观。

无论如何,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孰是孰非,股价自然有所反应。

忽然想起之前偶然看到的一份A股上市公司吃喝费(招待费)TOP50榜单中,用友网络也名列其中,全年吃喝费高达1.16亿元——不禁要感叹一句:公务招待会取代产品技术,成为支撑这家公司股民信心的核心竞争力吗?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